《長安歌》[長安歌] - 第1章 寒潭

第1章 寒潭

無形的重力拽着整個人往下墜,沒有邊際的黑暗團團湧進了腦袋……

乍然,一道細小的光線刺進了神經,李九猛的睜開眼睛。

冰涼寒冷洶湧而至,胸腔似要炸開,觸目所及是無盡的黑暗,四肢不得動彈,腳下卻被一股重力拖拽,李九奮力張開嘴,沒有聲音,只有寒水迅速佔據了口腔。李九反應過來,掙扎着想擺脫束縛,無奈這手腳繩索毫無動靜……隨着動作,大汩大汩的水湧進了肺部,李九漸漸放棄了掙扎,腦中划過一張模糊不清的臉,電光火石的閃過一幕一幕的畫面,碎裂的光影沒入黑暗,李九慢慢闔上了眼睛。

恍惚中水波浮動,似有光亮隨着波紋的縫隙落入水中,兩道不知是何物的影子帶着破碎的白光向自己靠近。李九那層不爭氣的眼皮終是完全落下,腦中的團團黑霧又開始蔓延,終於陷入了黑暗。

春日的木枝里總是有烤不幹的水分,火一燒就響起噼里啪啦的爆開聲,李九睜開眼睛,視野間橘黃色的光亮微弱的跳矅着,肺部依舊刺疼,入口的空氣卻讓李九有一種仿若隔世的錯覺,李九貪婪的張大嘴,死而復生的感覺沖紅了雙眼,瞬間蒙上了淚霾。胸肺經不起急竄的空氣,李九劇烈的咳嗽起來,止不住的眼淚汩汩而出。

「小九醒了?」印入眼帘的是個白麵糰般的男孩臉,興奮的拍着李九的後背,然後……李九咳得愈發激烈起來。

「喝水。」一個暗藍的身影挑開白麵糰的胳膊,遞過來一個水囊。然而並沒有什麼效果,李九捂着胸口想要看清來人,事不如人願,鼻涕眼淚噴射而出,糊了一臉。

暗藍色皺眉,抬手欲安撫,將要觸及李九的後背時,暗藍色猶豫了一瞬,終是輕輕的拍了下去,一下兩下,三下四下……無數下的輕拍後,終是有了點效果,咳嗽聲平息,李九的呼吸漸漸緩和下來。

「給他擦乾淨。」暗藍色將水囊塞進李九手中,嫌棄的看了一眼其滿臉的鼻涕,對白麵糰說道。

李九恍惚的接過水囊,努力想睜大眼,便被一團濕漉漉的布巾蓋住了臉。白麵糰笨拙的蹭着李九的臉,十分小心的,擦乾淨一坨坨的鼻涕眼屎。儘管手法笨拙,也終是讓李九有了張乾淨點的臉。視線沒有了阻礙,眼前忙活的白麵糰看得便清楚了。

也沒有那麼白凈,臉上臟髒的,伴有小小的血口子,眼睛很清亮,嘟嘟的肉,根本是個孩子啊,李九心中想到,這才六七歲吧。

環視四周,像是石壁,雜草叢生,更像是……這不是個山洞嗎?還是個沒有人氣滿是雜草滴着水的小山洞啊!李九有點懵,望向山洞裏唯一的光源,一窩小小的篝火,柴火的香氣伴隨着忽明忽然的火焰,整個山洞蒙上了微微的黃色。再看過去,一抹暗藍色,是剛才安撫自己的那個人!他正背對着篝火,褪下身上的衣裳……脫衣服啊!李九眼睛眨了眨,視線往邊上挪過去。一個半身**的少年,端坐在地上,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

少年的眼神沒有情緒,直直的看過來,篝火的星光在他眼裡閃動着,李九頓時更懵了,忽然冒出一身冷汗。她終於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山洞,是哪兒?這些少年,是誰?自己發生了什麼?自己是誰?一個個問題湧入,大腦卻一片空洞。水潭中的冰寒刺骨,手腳束縛,死亡的感覺再次席捲全身,赴死的決絕與無助竟是自己唯一的記憶,再往前是什麼?心似乎是空的,沒有內容,手中的水囊被捏得變形,李九下意識的鬆開了手,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