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歌》[長安歌] - 第5章 捕魚

第5章 捕魚

「八哥?我們要去哪裡?不等七哥一起嗎」無視李天沐的低氣壓,李九輕聲問着。

「小七拾柴燒火,我們捕魚作食。」小八簡短的回答着,不自覺也壓低了聲音,俯首輕輕說道。

「有調料嗎?鹽?味精?辣椒?孜然?小蘿蔔腦中回想着食物,喋喋不休。

「何謂味精?只有少許粗鹽塊和干奶酪,煮茶補充力氣的。」小八有點兒受不了這個小話嘮了。

「味精就是增鮮。

「到了。」李天沐打斷了李九的絮叨,斬落一根長滿花苞的枝杈,回頭說道。

二人停止閑話,踩着泥水跟了出來。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雖然還是無法穿透霧氣,依舊有金色的光兒砸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掩蓋了幾分瀑布轟隆帶來的威懾。

「你待在這邊,不要靠近。」李天沐拎着李九的後領子將其拽到一塊略微乾燥的石頭上。

「隨我下水,莫踩深潭。」打發了小小蘿蔔,李天沐指揮着黑小八,準備開始叉魚。

李九這次很聽話,望不到盡頭的瀑布洶湧而下,聲音震得胸口發悶,她遠遠的看着兩個兄長入水忙活,漸漸陷入沉思。

李天沐對自己有明顯的敵意和防備,但是卻不像是對自己這個人,而是這層身份?也是,一個孩子能有什麼真的令人如此厭惡的地方。黑小八李天行似乎跟自己沒有什麼交集,僅僅像是不喜歡她,但是又不像真的討厭她,倒像是因為原來的李九對他很冷淡,引起的不喜。她接受了這個八哥哥,這個八哥哥便再沒對她有過那種生疏的眼神了,還有自己的性別,到底……

「快上去抓住它!可別跑了!」一聲呼和將李九的思緒拉回。

兩個少年滿身滿頭的水汽,揮舞着尖棍,裝成熟的也不裝成熟了,面癱的也不面癱了,通通一臉興奮手舞足蹈大喊着朝岸上奔來。一隻青色的大魚背脊一道血口子,在李九不遠處奮力的蹦躂着,濺得泥漿四起,眼看就要跳進小溪澗中。

未來得及思考,身體已經先有了反應,李九一把撲了過去,死死的抱住四處亂蹦的大魚,泥水砸了一臉,小身子緊緊的壓制着大魚的動作。

李天沐一把撈起小蘿蔔,黑小八接過大青魚,大魚還在不甘心的擺動着尾巴,三個人臉上都濺滿了泥水,互相望了望,李九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再嚴肅的少年,也是孩子啊。李九心中想着,抹了一把臉望着兩個泥人咧嘴。狼狽的二人撓撓頭,也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翹起嘴角。

待陽光已經透過雲霧撒滿整個山谷,三人的肚子也響起了曲兒。兩個少年已經完全沒有貴氣公子的樣了,濕漉漉的衣裳四處是口子,臉上泥漿斑斑,頭髮雜亂,用藤蔓串起魚兒胡亂掛着,扛起來就往回走。

李九踩着二人的陰影,顛顛的跟在後頭,她隨手扯了一根草兒,扒開草莖叼在嘴中,兩個少年走幾步便停下來,等這個好奇的小短腿跟過來,又繼續朝前大邁步。

來回的踩踏,林子里已經形成了一條不那麼難走的小泥路,小李九嚼着草莖,輕聲哼着沒調的小曲子。僅求保暖的時候人是最單純的吧,未知,恐懼,膽怯,一干情緒在此時,都顯得多餘。捕食待烹填飽肚子,已經是此時幾兄弟唯一的念想。

「大哥?是你們嗎?」前方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白小七撥開樹枝,露出一張滿是黑灰的臉蛋,隨即咧開嘴朝他們,不是,朝還在甩尾巴的魚撲了過來,「捕到這麼多魚嗎?可是要餓死我了。」

黑小八一把推開白小七,依舊是面癱臉,「這魚掉了好幾回了,可別再弄掉了。」

「柴火夠用了嗎,今兒,許是要下雨了。」李天沐抬頭望了望遠方,微微的皺起眉頭。

「定是夠了的,我可是跑了好幾趟,都堆得比小九高了。」白小七摸摸李九的腦袋扒拉掉幾根雜草,很是自信。「林子那片我粗略探了下,不似有人煙,往深里腐葉太厚,沒敢再進去。」

「看來大哥說得對,林中深處應是有瘴氣沼澤。」黑小八微微低下頭。

「這個山谷應是幾座大山的夾縫,地勢險峻又潮濕異常,來路已毀,外頭的人想要尋到痕迹看來是困難重重。」李天沐眉頭皺得更深了。

李九被石頭絆了一腳踉蹌了一下,白小七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看着有點走遠的兩兄弟,有些心急,費勁的半抱半拖帶李九往前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