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歌》[長安歌] - 第6章 避雨

第6章 避雨

「哪個宮女?胭脂嗎?看不出你宮裡還有這麼膽大的宮人啊。」白小七咋舌。

「你的魚焦了。」李天沐用樹枝戳了戳白小七的魚,打斷了問話。

白小七慌張的將魚舉高,觀察着焦黑的魚尾,李九朝李天沐尷尬的笑了笑。倒是黑小八,一心一意的控制着火候小心自己的魚兒,彷彿什麼都沒聽到沒看到。

山洞外傳來噼里啪啦的雨聲,呼嘯的山風發出嗚嗚的聲音,才過午後的天,卻已完全漆黑。魚兒肥膩的肚皮吱吱響着,魚身已經開始散發焦香,混着青澀的樹枝被炙烤的甜味,滿滿的香氣充斥了整個山洞。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吞了下唾液,呼呼的吹着發燙的烤魚,小心又大口的撕扯肉塊。

這下急壞了李九,她太矮,魚大部分時間都在火焰中燒,她的魚兒一半焦黑一半血絲,實在下不了口。

李天沐一條一條的撕着魚肉吞咽着,觀察着小李九,這個小蘿蔔頭心急的左看看右看看,又吞了吞口水,離火堆走近半步,將手中插着魚的棍子高高舉起,嘴裏不知道念叨啥,絮絮個不停。人,真的會在經歷了生死以後?轉性嗎?李天沐思考着。終是看不過眼,將吃剩的魚骨丟在一旁,一手奪過李九的魚。

「哎哎哎?」所有力氣都在樹枝上的李九,被突然而來的力道扯得晃了個圈,差點給甩火堆里去,也楞是沒撒手。站穩以後小蘿蔔很疑惑的望着李天沐,滿臉寫着,「這是我的魚。」

李天沐看着這個小崽子一副不爭氣的護食樣,忽然有些頭疼。「你都烤成什麼樣子了,浪費食物是為羞恥。」

李九怯怯的鬆了手,還是一副你別吃我的魚的模樣看着李天沐,李天沐白了她一眼,抽出小匕首,颳去黑色炭化的魚肉,重新幫她烤着。

這條慘不忍睹的魚終於在李九炙熱的眼神下烤好了,小傢伙迫不及待的嗚嗚吹着往嘴裏塞。沒什麼鹽味了,魚肉卻十分鮮甜,刺少肉多,李九差點吞掉了舌頭,吃得滿嘴烏黑,很快的幹掉了這條魚,毫不在意的打了個嗝,眼神已經轉向了用樹葉包裹着未烤的大青魚。

望着狼吞虎咽毫無食狀的兄弟們,李天沐有些無奈,一手拿起一根串了魚的樹枝,繼續做着苦力。

「這池子里的魚都待傻了,又大又鮮。明天我們還吃魚好不好?」李九舔了舔手指頭,一臉饞相。

「太子殿下莫非想一直在這山谷中不再出去不成?」李天沐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瞥了一眼李九。

李九抬頭看着三人映着火光的臉,心中忽然有個念頭,或許,就這麼待下去,也很好。

「小九莫擔憂。」望着李九低垂的腦袋,白小七於心不忍,小肥手拍拍她的頭,「父皇定會派人來尋咱們的。」

李九有些感激,未知的自己,未知的兄弟,卻一直在收穫善意。抬起頭望着白小七稚嫩的臉卻一副擔憂的眼神,將要出口的謊言推諉不禁吞了下去。面對一無所知的父皇,或許,眼前的生活要來得簡單得多。李九笑了笑,表示自己不害怕。心中卻在卻步,她,好像還沒有準備好,迎接以後的生活。

然而現實很快把李九的憂心忡忡拉了回來。比起將來,眼前的困境,似乎才比較要命啊。

接踵而至的閃電和驚雷過後,滂沱的大雨似乎再也止不住。它不滿意三個少年心思沉遠的,雨水從山洞的石壁上傾注而下,抗議叫囂着人類的忽視。

待三人頭頂開始滴落泥水,起身旁望,石壁已是水簾洞天了。

「天薇夫人曾教過,山中積**,至多不過半個時辰才是,這雨,下了不止一個時辰了吧?怎的還不見有停下來的趨勢呢?」白小七舉起柴火四處觀望,有些心慌。

「**隨風而行,矮山來,高山擋,阻在山坳,雲層過不去,這雨,多半要傾灌在這低谷之中。」李天佑緊皺眉頭,望着泥水湧出的石壁,有些懊惱。

「山洞會不會塌啊?」李九抱起最後一隻魚,也學着李天佑皺起眉頭,維恐天下不亂的說著糟心話。

「塌不了。」李天佑白了她一眼,接過白小七手上的柴火,往深處走去。「你們看,」他揮舞着柴火,「落水並未四散積漲,此處已經形成石乳,溝壑如此深,應是多年過水衝擊而成。這石洞深處,應有水道通往地勢更低之所。」

「塌不了,那就是也不會積水了。」李九放下魚,扯着白小七往山洞裏看去,漆黑一片,也不知是沒有盡頭,還是泥石阻擋。

「大哥,這後頭沒有路,雨水入縫進潭或是成瀑,我們,也許並未在谷底。」白小七回頭牽起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