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 - 第10章 利用

綿綿細雨,院子里的廊檐都掛起了水簾,東南角池塘里的敗荷隨雨滴搖曳沉浮。鵝卵石鋪就的小路綿延至正房。

章以柔踏進屋裡,溫之言隨後,裊裊和衛風仔細收了油紙傘。

章以柔還未喝上一口熱茶,檐下已然是章相夫婦。

「這天氣真是晦氣!」

章夫人嫌棄地用手帕擦凈衣物上洇的雨漬,將帕子隨手給侍女後就大搖大擺地踏進屋子。

四處打量,眼珠骨碌骨碌地轉,活像挑剔心愛女兒所嫁的家室,只可惜章以柔既不是她的女兒,更加算不得心愛!

章相一進來便一擺衣袖,坐到座上喝茶了,吹熱茶的動作看似漫不經心,實則也在暗暗觀察着溫之言。

但溫之言只是靜靜坐在下首,不發一言。

「姑娘,這是所有的嫁妝了。」

好幾大箱子放在正**,瞎轉悠的章夫人一聽,三步並作兩步過來,就吩咐侍女打開。

「慢着。」章以柔將手輕輕壓在開了一條縫的箱蓋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夫人要算,那我們就得算清楚一點兒,對照着禮書來。」

章家侍女配合著裊裊和衛風,將這些箱子清算完,最後居然還有整整四個大箱子是沒在禮書里的。

饒是章以柔也吃了一驚,莫非章夫人的嫁妝混入了這麼多?

她抬眼去看章夫人,沒錯過她眼裡的驚疑。

看來她也沒料到啊……

侍女們依次打開了箱子,一瞬間亮眼而又華麗的飾品和各種墨寶、字畫 ……數不勝數……亂了在場所有人的眼。

章以柔一看便知,這定不全是章夫人的嫁妝。

章夫人看到箱子打開的情景也是一驚,這和她想的也太過不一樣了,但很快她心裏也打定了主意,看到其中一箱,她認得出來這便是她混進嫁妝的那一箱。

「這便是了!這便是了!這麼多都給弄混了,都怪這些粗心大意的丫鬟!」

章夫人心裏樂開了花,也不去管其餘三箱是什麼來頭,只想着全都抬回去才好。

章以柔挑了挑眉,過去拿了每一箱的飾品在手中細細看,

「夫人是說……全部都是嗎?」

「是啊是啊,這四箱全都是啊!你看看,你看看,這不就是我的嫁妝嗎?我在府里戴的回數可不少!」

說著挑出那一箱里她特意放進去的簪子給章以柔看。

「夫人的簪子,我自是認得。」

她怎麼會不認得呢,她曾是個孩童時,因為過於喜愛這簪子,有一回便忍不住從夫人的鏡台拿出來細細看。

後來章諾涵看到了想玩,兩人爭執了起來,簪子不小心掉地,幸虧是銀飾沒損傷。

可這一幕還是被剛進屋的章夫人看到了。

那時章夫人也不問緣由,只一個勁教導她不可調皮,卻話里話外都說她性子頑劣,不好管教。

她心裏是極想要得到章夫人的寵愛的,不願自己在她心裏留下不好的印象 。

於是越發規束自己,要懂禮,聽父母長輩之言,硬生生將自己原本的性子磨平,做一個被拿捏之人,好換取章相和章夫人的疼愛。

「這一箱子,姑且算作夫人的,這三箱……可就不是夫人您的了。」

章以柔慢悠悠以指一一點過這幾個箱子,恰好,那一箱是章夫人的嫁妝。

好啊,現在的她早不是當初的小女孩了,也不是前世的她自己了……

這一切,她勢必都是要討回來的。

其實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一箱子和其他不同,箱子一樣,但裏面裝的物件明顯做工、次級不一致。

章以柔緩緩拿起三箱中的一件頭飾,細細查找。

「陵康二十年,汪氏。這頭飾鍛造竟是汪氏的,鍛造不過三年,」

章以柔抬眼審視章夫人,「據我所知,夫人已嫁進章家二十一年,怎麼嫁妝還能是三年前的?夫人總不會嫁了第二回吧。」

「怎麼可能!」章夫人想都不想便反駁,說完眼神快速掠過座上的章相,又厲聲駁斥:「章以柔你少污衊我的清白!」

「以柔自是相信夫人的。」說完,也只是擒笑看着章夫人。

章夫人冷靜下來一想,不對啊,她這不是變相承認了那不是她的嫁妝了嘛!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哪!

她看着章以柔越發覺得這女人蛇蠍心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