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 - 第6章 協議

章以柔看着顧京昀抿緊了嘴,卻是再不肯開口了。

她不由想到他們的第一次初見。

那是她第一次出府,和裊裊翻牆出去的,人生中第一次做那般出軌之事。

幸運地遇上樑都花魁遊街,主幹道上都擠滿了人,只為了一睹花魁風姿。

她也好奇,於是迫不及待掀開了帷帽,誰知滿天都是為花魁造勢而撒下的花瓣,對花粉過敏的她當時臉上就冒出了紅疹,臉腫得像豬頭一樣,把裊裊都嚇壞了,忙扶着她退開。

想是緣分註定,當時騎馬路過的顧京昀不知為何就注意到了她,下馬遞給了她一塊乾淨手帕,

「快捂住口鼻,尋一醫館瞧瞧。」少年的聲音端的是清明婉揚。

年少的她就這麼記住了當時鮮衣怒馬的少年。

此後因緣際會,他隨父來章府做客,兩人便這麼結識,到如今卻是數不清的孽緣了。

也許他也早就不是那個滿眼星辰、無憂無慮的少年郎了。

章以柔暗自嘆了一口氣,退後站定,昂起頭顱道:「相識已有六載,當初你練功不得要領,是我求得府上頂有名的武師教習你;你在軍中受氣不得提拔,是我日日陪你、開解你,甚至找我爹爹幫忙……你千不該萬不該玩弄我的感情,你既有心上人,又何必撩撥我?顧京昀,你要我如何不恨你!這筆帳我會牢牢記住的,你最好祈禱你們顧家祖宗保佑你。」

「滾吧,不要再來礙我的眼睛。」章以柔盯着顧京昀冷冷說完。

只見他臉色幾番變幻,終究是無法再繼續虛情假意,只是狠狠瞥了章以柔一眼,走了。

章以柔緩緩鬆開捏得死緊的手,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有血緩緩從那月牙形狀的傷痕中滲出。

她正想鬆一口氣,卻不想近處傳來了衣物摩擦聲,一個人影慢慢從竹林後緩步走出。

章以柔忙轉過身,不想這副狼狽樣被看了去,方才那匆匆一瞥已經足夠辨認出來人是誰。

她只自顧低着頭,儘力去忽視身後傳來的一聲比一聲清晰的腳步聲,和那有如實質的目光。

她緊咬下唇,還來不及收拾心情就羞憤道,真是什麼不堪的場面都被他撞上!怎麼會有這麼倒霉的人啊!啊啊啊啊!

突然,手心裏被放了一塊帕子,獨屬溫之言低沉的聲音緩緩道:「無意偷聽,絕不向外多說,你放心。擦擦吧。」

隨即一陣香氣拂過,酒香混着冷梅香,按理說喝酒後身上沾染的酒氣最是難聞,卻偏偏將冷梅烘托出了膩人的香味,很是醉人。

等聲音遠了,章以柔才抬頭盯着那個走遠的紅色身影,暗自捏緊了手心的手帕。

等到章以柔整理好心情回到屋裡,映采已經不跪在地上了,屋裡只有三人,溫之言正坐在桌旁吃着點心。

見她進屋,緩緩抬頭看了一眼又低下了頭,不經意地開口道:「宴席多半結束了,太晚了,過來吃點夜宵,喝點粥,暖暖身子。」

章以柔愣了一愣,只見裊裊和一個小廝站在一旁,朝她一臉偷笑的模樣。章以柔無奈,只好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