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誥命夫人:傳聞中的替嫁丑妻] - 第9章 挑事

不一會,章夫人果然出來了,此時人群也被驅趕得零零散散。

章夫人一看見章以柔便牙齒恨得痒痒。

她聽說了一些事,便想挫一挫章以柔的銳氣,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那次去章以柔房裡找過她一回後,她便覺得章以柔變了,不像從前一樣好拿捏了。

於是乎她才做下了剋扣禮錢的事,誰知這章以柔是個有心計的,竟然去找老爺告狀,迫不得已她只能妥協,現在她又做出這等事,把章家架在火架上烤。

章以柔捕捉到章夫人望見她時,眼中閃過的一絲冷光,但轉瞬即逝。

「哎呀,以柔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呀!我剛剛只不過是午休才沒來得及出來迎接你,是不是誤會我了?來來來,咱們進屋說話,大家都散了都散了。」

章以柔看着這章夫人一副親熱地過來拉着她的手,惺惺作態。

她趕緊收手,『哭』得更凶了,章夫人一看,又把手拉在她的小臂上,一面勸她,一面暗自使勁將她拉進屋裡去。

一進門,兩人就都不裝了。

「哼!」章夫人狠狠的甩開章以柔的手,氣急敗壞地進了廳堂,章以柔慢悠悠跟進去坐下。

「你裝的一副好樣子!你看看你今天做的事,把章家的名聲都搞臭了!我看你就應該死在娘胎里!這二十年來章家是白養了你了!」

章以柔聽得章夫人如此狠毒的話,更是嗤笑一聲。

「怎麼?敢做不敢當嗎?你們一家有把我放在眼裡嗎?口口聲聲說疼我,暗地裡卻和顧京昀聯手來陷害我,想要我為你們賣命?做夢!」

「你,你,你這是要氣死我!你是如何得知的?」章夫人又驚又疑,她腦子裡快速思索,究竟是誰走漏了消息?

「我如何得知就不勞您費心了,您還是好好思考怎麼堵住眾人之口吧。今天叫我回來究竟有什麼事?」章以柔不耐煩道。

章夫人聽得問話才又逼迫自己冷靜下來。

「看來你也在溫家過得不怎麼樣嘛,郎君都沒和你一起回門,果然是新婚之夜沒落紅的可憐人啊。」說著做出一副假惺惺的心疼狀。

章以柔心裏一驚,但轉瞬又想到了章夫人硬塞給她的侍女——映采!

她心裏已經轉了好幾個彎了,才不以為意道:「是啊,又怎麼比得了您呢?您在妹妹新婚之夜爬上床,和章相苟且,後來奉子成婚,倒是可憐了您的妹妹,到死都不明白怎麼剛成婚就溺水而亡了呢?」

「你!」章夫人聽了這家族秘辛就這麼被章以柔說出來了,頓覺頭上都在冒火,她越想越氣不過,起來就朝着章以柔扇了一巴掌。

啪!章以柔的半邊臉火辣辣的,她咬緊了牙,快速蓄力,揚起手重重地扇了回去。

章夫人沒想到她敢還手,一時不察就被扇得倒了地。

身邊的侍女都被驚得長大了嘴巴,忙去扶人,裊裊也緊張的看着章以柔,「姑娘,沒事吧。」

章以柔朝她搖搖頭,上前盯着剛被扶起還處在震驚中的章夫人。

「你以為我不敢還手嗎?你算什麼人!我奉勸你今後少找我的麻煩,不然要你好看!」

章以柔看着面前的章夫人,只覺心頭因前世遭遇而積攢在心頭的鬱氣都散了幾分。

那頭章夫人反應過來,正想再上前打章以柔時,就看見章以柔高高舉起右手,挑着眉道:「你確定還要和我打?」

「還不攔着你家夫人一點,免得又受傷。」

章以柔呵斥着章夫人的侍女,她們一聽這話,也趕緊攔着章夫人,怕真的動起手來,章夫人怕是討不得好,她們又不能去跟着打三姑娘。

「你這個賤蹄子!」章夫人只覺得活到現在沒受過這麼大的屈辱,她現在只想狠狠的打那個死丫頭幾巴掌,讓她知道什麼是長幼尊卑!

章以柔看着章夫人發狂的模樣,神色冷凝,心想這潑婦說不定就是想要她受辱,懶得理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