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深深之雙宜傳》[宮廷深深之雙宜傳] - 第3章 重生(2)

冒出來,只看他支支吾吾說了一句,「奴才賤名,恐辱了娘娘尊耳。」
「我問,你叫什麼?」
「奴才賤名……張育寒。」
「張育寒,」楊桃一字一頓說道,面上笑意不減,「我記着你了」。
這話一落,她便沒再去看那中人到底有多誠惶誠恐,只是目中一寒,由人慢慢扶往外頭,不料甫一邁出去錦宮門便見聖駕親臨,然而驚愕也只是一瞬,轉眼她便十分守禮的跪請聖安了。
皇帝見勢,忙下輦親扶她,一面說道,「這些日子委屈你了,朕記得昭和元年六月,雙宜一如今日,身穿紅衣,由八抬大轎抬入宮。
今日……朕再使八抬大轎,抬你入關雎。」
楊桃聽言,心頭一痛,面上的笑一點點涼下,眼風堪堪掠過宮道的轎輦,蹲身對着皇帝又是一禮,「妾謝您恩典。
這些時日,您予妾的恩典實在太多太多——妾快承不住了。」
「承不住也得承,」皇帝神色如常,話里卻不大客氣,「朕從前多寵你,日後一分也不會少。」
只見他吩咐抬輦的黃門,「吉時快到了,先送你們慶貴嬪去太廟。」
只見楊桃慢慢登上了轎輦,犟着不肯再看他一眼,只是低低的自嘲一笑,「可是楊桃……早就在去錦里燒死了。
如今的我,哪裡還是從前的我。」
隨後這半日里,楊桃先往太廟參拜聽封,皇帝親授其貴嬪金冊金印,禮成後又往崑崙宮拜見皇后,行三跪九叩之禮。
皇后倒是十分寬仁,並不忌諱楊桃這一身正紅的吉服,反而耐心勸她,「當日誰也不曾想到祥嬪包藏禍心,為構陷你竟然不惜賠上皇嗣。
好在如今她已就地伏法,陛下也已還你清白,更許你三品貴嬪之位,往後慶貴嬪重回陛下身邊侍奉,更要事事謹慎,凡事以陛下為主,多為陛下分憂,也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
聽及「開枝散葉」幾字,楊桃驀然想起一樁舊事來,元年她初初承恩之時,與往日倍受恩寵的祺瑞貴嬪多有齟齬,皇后便藉機特賜下一對瑪瑙手釧,特意囑咐二人日日帶着,以示姐妹情深。
誰料無意間竟讓楊桃發現其中端倪,所謂的瑪瑙手釧中皆暗含麝香,這也是楊桃在宮中承寵雖多,卻仍無所出的主要緣故。
思及此,她面上不禁露出一絲冷笑,所幸現下正是垂首聆聽教誨的時候,自然不曾叫皇后看見。
「先前孤賞給你與祺瑞貴嬪的鐲子還在不在?
她福薄,小產後沒能調理好身子,這便撒手去了。」
說至此處,皇后似乎頗有些傷神,「究竟孤當日也是為著你二人情誼才賞下的,你在去錦時不能帶着也罷了,如今既已重獲妃位,便該好好戴着,連着祺瑞貴嬪的份,一併好好的活下去。」
「妾入去錦前已命人仔細收好了,便是您不說,妾也要日日戴着的。
您給妾與祺瑞貴嬪的恩典——妾一日也不敢忘,請您放心。」
聽她這樣問,楊桃卻也不惱,反而持着十二萬分的恭敬,笑着回了皇后的話。
此刻皇后倒是意味深長看了一眼楊桃,「好,這就好。」
一番鞭策教導後,皇后體諒楊桃才自去錦宮出來,說她氣色不好,正需仔細修養,言下之意便是這幾日皆不宜侍奉皇帝了,楊桃對此倒也沒有不滿的,只是點頭稱是,皇后見她如此乖巧,也不再留她說話,許她先行回關雎宮歇息。
回宮路上雲意倒是頗為擔憂地問了一句,「娘娘……果真還要日日帶着么?」
楊桃靠在輦上,淡定自若地一笑,「總歸那裡頭的腌臢玩意兒都除盡了,她要咱們帶,那就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