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深深之雙宜傳》[宮廷深深之雙宜傳] - 第4章 關雎

甫一進關雎宮門,便有一位約莫三十歲的掌事姑姑迎上前來,另有一位先前就在身邊伺候的中官三寶,二人領着關雎一干宮人在院中跪迎,口中齊呼「慶娘娘冬祺」。
楊桃也不急着叫眾人起來,目光在他們身上粗略掃過一回,這才慢慢開口,「我這位娘娘究竟不比宮裡旁的娘娘立得穩,你們穆妃娘娘是頭一位侍奉陛下的,昌修容娘娘呢,膝下又有一子一女。
反觀本宮,又是遭廢黜,又是進冷宮的,現下雖好了,往後卻不定還要怎麼樣呢。
你們若覺着在關雎不穩妥,這會兒趁早同掌事姑姑說了,本宮自然答允就放了你們回宮正司去,彼此還快活些!」
底下眾人一時連大氣也不敢出,唯有三寶率先跪下表態,「奴才等人願意誓死效忠娘娘!」
因有了這一句,底下的宮女黃門才齊齊跟隨應道。
楊桃雖不盡信這話,此刻也不無滿意地笑了,於是便留雲意下來提點打賞眾人,自己則與掌事姑姑慢慢往前走,一面對她說道,「姑姑既為關雎掌事,往後我行事間若有不當之處,還望姑姑多加提點指教了。」
「娘娘貴為關雎主位,奴婢乃臣下,何談提點指教,張氏輔佐您,皆乃分內之責。」
只見那掌事姑姑不卑不亢地說道。
楊桃倒是十分欣賞她此般態度,便問道,「我看姑姑氣度非尋常女官可比,心裏很是尊敬,既為張氏……怕不是吳郡張家出來的人罷?」
「娘娘慧眼如炬,奴婢拜服。」
只看她眸中一亮,似乎頗以吳郡張家這一身份為傲,「張氏月娘,拜見慶娘娘。
娘娘一口一個姑姑,是折煞奴婢了,往後您只喚月娘便好。」
「何談折煞?
我資歷淺顯,有心想與月娘親近,先怕將架子擺高了,又怕鎮不住底下那群小的,不想這會兒倒惹你笑話了。」
如此二人有說有笑,慢慢便行往正殿了。
此時楊桃位於正殿台階下,抬頭便見匾上書有「關雎殿」三個大字,月娘牽着人緩緩走上台階,一面說道,「瓊台現有東西十二宮,關雎宮乃東六宮之首,這些娘娘想必入宮就聽說了。
此是關雎殿,乃宮嬪御平日晨昏定省的所在,也是娘娘往後處理關雎宮務,接見其餘嬪御之處。
不過如今關雎上下唯有娘娘一人居住,定省一事倒是免了。」
進了正殿,果然只見殿內正**設有寶座,想必即是主位娘娘平日接見外人所坐之處,寶座前設有珠簾為障,左右下方各設長榻小几,供外客坐談,此間如何輝煌自不必提。
環顧過正殿,二人便繞往寶座後一道屏風後頭去了,不料屏風後竟有一扇門,門外是一條長廊,通往主位寢殿,廊外有各色花木,景色怡人。
二人穿過長廊,最終停在了寢殿外,匾上書有「棲鳳殿」,楊桃看見這三字,不由一愣,月娘看出了楊桃心事,便溫聲勸道,「這是陛下親筆所提,外人不敢置喙。
您的起居飲食皆設於棲鳳殿,棲鳳內設有暖閣,書房,膳廳等隔間。
此乃娘娘閨房,除卻您的貼身宮女,外人輕易進不得。
其他嬪御若無您准許,也是進不來的。」
楊桃點頭會意,說到貼身宮女,她才想起問一句,「春深那丫頭呢?
如今是在誰那兒當差。」
月娘遲疑了一瞬,到底還是說了,「您還不知道吧,她……如今該稱為謙小主了,如今就住在蓬萊宮。」
楊桃面色變了一變,很快又恢復常色,沉沉嗯了一聲,良久才問,「除了雲意,另一個一等宮女是誰?」
「是一位名喚沉香的姑娘,往前只在宮正司當過差,原本皇后殿下還怕她不曾服侍過主子,伺候不好您,倒是陛下發話,點了名要她過來伺候您的。」
楊桃聽了這一番話,腦子裡一時亂鬨哄的,強撐着儀態,只說自己累了,擺手讓月娘下去了。
雲意這頭見月娘出來了,又看明白了她遞來的眼色,便把手頭敲打提點的事宜交由三寶,自己則匆匆進屋陪着主子去了。
「娘娘,喝口水潤潤嗓吧。
奴婢叫小廚房下了一碗面,過會兒等您吃過了,這半年的晦氣也都吃掉了。」
雲意一進棲鳳,便徑直往裡間行去,果然見楊桃縮在榻邊牆角里坐着,此刻也識趣地不提皇帝送來的好茶,只是中規中矩地奉上了白水。
楊桃極力壓住摔盞的怒火,只是悶悶說了一句,「春深如今也成小主了。」
雲意顯然不很意外,眼底慢慢溢出一絲心疼,也不知如何勸慰她,便沒有開口說話。
見她不語,楊桃才將埋在臂彎的臉抬起來,定定看着她,「你一早知道了么?」
雲意點點頭,「那會兒在去錦宮的時候,奴婢聽那些嘴碎的太監們說過幾句,奴婢怕您傷心……所以……」
「不必解釋,」楊桃一手抵在額上,緊咬着下唇,「我了解你,只是怎麼……」她轉了轉眼珠子,又死死盯住了天花板,「怎麼……我打去錦出來,很多事情都不大一樣了呢?」
她顫着聲問出這一句,彷彿真很疑惑似的。
雲意見狀欲勸,楊桃卻又只是拚命搖頭,「你先出去吧,讓我一人緩緩。」
聽見這話,雲意心知此刻再怎麼勸也是不管用了,只得服軟退下,只是臨退出去前又說了一句,「奴婢還是那句話,奴婢只有您一個主子。
您與誰過不去,奴婢便與誰過不去,春深縱然是奴婢的妹妹,她叛了娘娘,便是她的不對。」
雲意出去後,楊桃便重又將頭埋進臂彎里,一直不肯說話。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楊桃正神思恍惚間,不意耳邊乍然冒出這一句,這音色雖然十分熟悉,卻是許久不曾聽見的,她抬眼一看,來人果然是楊桃入冷宮之前結交的尤容華——衛相映。
尤容華是潛邸侍妾,奈何出身卻不大好。
說到底她還是高祖賞給皇帝的梨園歌伎,皇帝登基時給她的封位雖不太高,不過位列才人,但好歹賜了「尤」字為號,宮中上下便都稱她尤才人。
她也是個十分有福氣的,承了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