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深深之雙宜傳》[宮廷深深之雙宜傳] - 第9章 大封

自三月里皇帝提了一回楊桃兄長楊勤之事,便再沒有後話了。
反倒是一向侍奉在皇帝身邊的御侍陸氏,不但被封作上陽郡主,還給賜下了一樁婚事,許的是正六品太學博士蔣佑,婚期就定在六月。
這位陸氏雖是侍御,出身卻不低,且她原本並不姓陸,而是姓蘇。
她的父親蘇均自潛邸時便常隨着皇帝——當時的靖王四處征戰,算得上靖王的得力副將,在收回鶻最後關鍵的一役中,他更是捨身救了靖王一命,此後英勇犧牲於沙場之上。
此役大捷,高祖越發看重靖王,大大嘉賞了他與三君,這也是靖王成為太子最關鍵的一步。
蘇均死後,因妻子早逝,留下一雙兒女孤苦無依,靖王自然心存感激與愧疚,便收留了蘇均一雙子女留在王府,長子年紀倒與靖王差不多,女兒則才滿十歲。
靖王登基成了皇帝後,特賜了蘇均一家國姓為陸,蘇均之女當時恰滿十五,皇帝便做主封她做了御侍,留在凌霄宮中伺候筆墨。
至於蘇均長子蘇裕,則由皇帝欽賜官職,就此成了皇帝的隨從侍衛,皇帝對他推心置腹,如今他也隨皇帝上過幾次戰場,外人皆傳他二人看着不似君臣,倒更似手足。
故而這位陸御侍封為上陽郡主一事傳出來,宮中嬪御倒並不很意外,大家都以為其父救駕有功,她又是功臣之後,這郡主之位,她是名符其實的。
自然了,皇帝下的這道旨意也叫宮裡不少妃嬪放寬了心。
蓋因這位陸御侍生的花容月色,從前大家總憂心她近水樓台先得月,只怕哪日搖身一變就成了宮中嬪御,與她們平起平坐,兼有與皇帝數載朝夕相處的情誼,那時候哪還有她們的得寵的機會。
這會兒皇帝連上陽郡主的親事都定下了,大傢伙兒自然再沒什麼可怕的了。
轉眼到了六月初一,上陽郡主大婚之日,宮裡鑼鼓喧天,禮炮齊鳴,場面如何熱鬧自不必提,又因她是自凌霄宮出嫁,大傢伙心裏頭更是都與明鏡似的,這位上陽郡主雖是年幼便喪了雙親,但她如今的娘家靠山卻是當今聖上,過門後,饒是那夫家在朝中如何威風,又有誰敢欺辱她。
可誰料在迎親半路上,蔣佑騎的馬冷不防受了禮炮驚嚇,一通亂竄,竟把馬上的人狠狠甩出數里,那蔣佑落馬後,頭上又恰好磕着尖銳之物,鮮血淋漓,當場斃命。
上陽郡主尚未過門便剋死夫君這一樁事,惹得宮裡宮外議論紛紛,此後金陵城內只怕再無人敢與她議親。
皇帝一向看重她,只怕她來日沒有着落,遂以「帝王之氣可降萬物」為由,納了上陽郡主入宮為妃,冊為貴人,更是一舉讓她搬進了西邊的華清宮。
更為巧合的是,上陽郡主婚期當夜,少陽宮那頭的姝貴人那一胎便發動了,因是難產,愣是分娩了整整一夜才將孩子生下,所幸母子平安。
更為可喜的是姝貴人誕下大周開國以來頭一對龍鳳胎,不可不謂天降祥瑞,滿朝官員無不上表稱賀,因這一喜,他們對皇帝冊封上陽郡主為貴人一事的不滿也漸漸淡了。
皇帝大喜之下,不單將姝貴人連晉幾級為容華,更是下令舉國同慶,六宮大封。
那些低位妃嬪自不必提,而幾個高位之中,昌昭儀安氏一舉晉為昌妃,楊桃由慶貴嬪晉慶充容,惠貴嬪劉氏晉惠充媛,晏婕妤百里氏晉晏貴嬪,主掌長留宮,尤容華衛氏晉尤婕妤,敏嬪齊氏與高麗貢女嘉嬪李氏,倒是都晉了婉儀。
因貴嬪以上晉封皆需前往太廟行冊封禮,跪授金冊金印,而籌備大典卻需好些時日,因此六月連着七月,宮裡倒一直都是熱熱鬧鬧的。
後宮熱鬧,前朝自然也不曾閑着,七月里,皇帝派魏王率軍出征吐蕃,琢貴人之父堯山、楊桃之父楊奕,就連陸貴人兄長陸裕三人也皆領兵隨往吐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