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 第4章 那麼多女人你記不全也很正常(2)

開,瓢潑大雨一瞬間下了起來。

  徐秋水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前幾天讓徐小宏在商場見到了聶鴻以後,她的一顆心就越來越不踏實。

  小宏最怕打雷了,每次都要鑽到她懷裡才能睡的踏實。

  想到這一點,徐秋水再也躺不下去了,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十一點三十分。

  她直接翻身下床,快速的給自己換了衣服,打着傘就衝出了別墅。

只是她剛出別墅就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別墅門口已經停了一輛黑色的賓利。

黑暗中,從車上下來一個人。

  有壞人?!

  徐秋水想到這一塊兒的治安,家裡又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抓緊了手裡的傘拔腿就跑!

  只是她身後的人人高腿長,不過片刻的功夫已經追了上來,一把捏住她的胳膊,那力氣大的像是能把她的胳膊捏碎一般!

  徐秋水腦海里已經閃過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到最後直接認為有人過來謀財害命,她急忙呼救,「救命!救命啊…」

男人直接動手,連拖帶拽的把人拉進了別墅。

燈一亮,徐秋水看清楚眼前的男人,竟然是聶鴻!

  他像是剛從水裡出來一般,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一絲不苟的西裝此時也皺巴巴的貼在身上,渾身上下,只有那雙眼睛明亮的可怕。

  「你怎麼突然來了?」

  徐秋水滿肚子困惑,剛開口下巴就被他給捏住,男人指尖冰涼,冷的她不禁打了個寒顫。

  聶鴻薄唇輕啟,聲音更是冷的像冰渣子一般,「那天在商場里見到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徐秋水心裏咯噔一聲,他知道了什麼?

「你問這個做什麼?」她警惕地反問。

  聶鴻冷冷一笑,指尖用力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抬頭,「帶我去見他!」

  兩個人目光交匯,徐秋水嚇得直接搖頭,經歷了剛才的害怕,她已經逐漸冷靜了下來,「聶鴻,現在三更半夜的,什麼孩子不孩子見不見的,你有什麼事情等明天再說。」

  徐秋水下巴被他捏的生疼,依舊的倔強地盯着他,聶鴻嗤笑了聲,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扔給她,緊繃的冷峻臉龐上沒有多餘的表情,「這是親子鑒定,昨天商場里那個孩子,是我的種!」

徐秋水被他的話嚇懵了,手忙腳亂的打開親子鑒定,看清內容,整個人如遭雷劈一樣僵硬在原地。

徐小宏和聶鴻有血緣關係!

四年前,毀了她的清白的人是聶鴻!那個讓她四年里一直生活在折磨之中的男人,竟然是他!

荒唐!可笑之極!

她的契約丈夫,竟然是讓她這四年來過的狼狽之極的罪魁禍首!

「說話,嗯?」察覺到徐秋水的抵觸,聶鴻冷笑一聲。

徐秋水咬緊牙根,看着他那張混蛋臉龐,連聲音都在輕輕顫抖,「孩子和你沒關係,你休想認他!」

她絕對不允許徐小宏認一個這樣不負責任的花心男人做父親!何況他憑什麼在這四年裡頭對徐小宏的成長無所付出,現在一句孩子是他的種就要和孩子相認?

他做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