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10章 紋身女孩兒

「也沒別的。」

「就是你個老頭子非要比試,害得我力竭腿軟,沒一頓大魚大肉是肯定說不過去。」

「哈哈哈哈,金先生爽快人,我孫家可不止煉丹術一絕,府上的廚師在東嶺也是榜上有名,今天我請客,在場的大家同去!」

眾人紛紛稱好。

唯有一人婉拒。

站在楊錦寧身邊的眼鏡男嗓音陰沉地搖了搖頭:

「我就不去了,我跟錦寧教授還有事情要做。」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死死盯住金煥的臉,表情陰晴不定。

楊錦寧也一拍腦門:

「對了,周庸總隊那邊遇到了一起精靈作亂案件,需要我和元葉教授一同去勘察一下。」

「嗚嗚~小煥煥,看來姐姐要餓肚子咯~孫先生家有什麼好吃的別忘了給我帶回去一點哦!等你吃完飯我差不多應該也完事了,到時候去接你。」

楊錦寧使勁揉亂了金煥的頭髮,哈哈大笑着出了門。

那個叫元葉的眼鏡男教授緊隨其後。

人群中有人出聲:「早就說元葉教授和楊秘書般配無比,今日一看果然是郎才女貌啊!」

金煥耳聽這話,雙眼瞬間眯起。

所謂雄性的佔有慾與領地意識,就是哪怕身邊這個雌性我沒準備和她怎麼樣,但旁人若是湊近,我照樣會怒不可遏。

還是孫正炎反應迅速,當時就打圓場接話。

「放什麼屁呢!我看楊秘書跟金先生才更般配一些!哈哈哈哈!」

眾人紛紛稱是,一行人嬉笑着乘車直奔孫家府宅。

孫正炎沒有吹牛,孫家的廚子確實一絕,山珍海味吃得金煥滿嘴流油,桌上今天在場的基地人員們也都紛紛向他敬酒,想趁早巴結一下這個青年才俊。

畢竟這世界上有一句老話說的好,得丹師者,可興大業!

這世界上但凡成了氣候的任何一個勢力,必定都有高階丹師坐鎮。

他們雖然戰鬥力遠遠不如戰鬥序列的人,但有了他們,三分的能力就能發揮出十分的水平,十分的水平就能輕鬆突破到十二分的水平!

趁着機會混個臉熟,往後求丹問葯,也好張口。

「來來來!金兄弟再喝一杯!以後你就是我親兄弟!」

「我早就看出金先生絕非凡俗之輩,不曾想竟然能贏過孫大哥!往後還望金大師多多照顧了!」

「東嶺有孫氏一族,現在又有金大師,假以時日必定能超越半月城,成為華夏第二大城!從此以後咱們再去總部開會腰板也硬了!讓那幫傢伙再飛揚跋扈!」

金煥初來乍到,不想駁了大傢伙的面子,但凡有人敬酒皆一飲而盡。

沒一會兒工夫,就尿意洶湧。

跟已經爛醉如泥的孫正炎打了聲招呼,便起身走向房間外尋找衛生間。

孫家太大了,里里外外不過百餘號人,卻在市中心佔著一套5000餘平的四合院兒,外加一棟給下人住的住宅樓。

四合院里的人們來來往往,都騎着電動助力車,甚至有的直接開車趕路。

金煥本來就喝得暈暈乎乎,轉出門來,一時間竟分不清東南西北。

就在這時,他掃到了前方一晃而過的人影,於是趕忙出聲喊住。

走近前一看,來人是個女性,褲子穿着孫家的工作人員統一服裝,上衣卻不倫不類地穿了一個黑色緊身露臍弔帶。

她留着**頭短髮,卻戴着一個非常難看的漁夫帽。

帽子里不知道塞了些什麼東西,顱頂被頂得高高的。

五官模模糊糊看不清,但身材窈窕,肩臂和腹部的大片紋身圖案很別緻,乍一看,甚至感覺上面泛着詭異的青黑色的光芒。

金煥醉醺醺的,看人有些重影,一時間竟沒有察覺出有什麼不妥。

他晃晃悠悠的扶靠在牆邊,側過臉出聲問道:

「姑娘,衛……衛生間怎麼走?」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