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2章 全部沒收

那就是,

任務發佈方提供的原材料,按例都會多出一部分。

這是由於丹師煉丹,很難避免會有一些失誤,所以在材料準備上就要提前彌補,這是丹師們不成文的規定。

畢竟人都會出錯。

可金煥不會。

那麼這部分,他也就理所應當地順手笑納了。

一舉三得,贏麻了。

金煥將材料拿出來擺好,流程熟悉地點火放料,蓋上蓋子,靜候三分鐘。

哪怕是華夏國的將級煉丹師,也需要至少九個時辰才能煉製出來的校級歸元丹和尉級進階丹,

就這麼被他三分鐘一顆,泡碗即食麵的功夫就給煉製成功了。

而在煉製的同時,系統面板上也不斷跳出【《九轉炙丹訣》修鍊進度+1!】的字樣。

一直到煉製結束,金煥有些體力不支雙腿發軟,畢竟雖然他的煉丹方式很簡單粗暴,可還是像正常丹師一樣需要消耗氣的。

縱使有九轉炙丹訣這種上古高階功法,也只是消耗的量比較少而已。

對金煥這種沒有納氣導引功法作為基礎的普通人,這個消耗量已經相當辛苦了。

不過最後一顆丹藥出爐時,九轉炙丹訣也在這時候突破五星校級,提升到了一星將級。

材料卻還剩下一半之多。

這讓金煥動力滿滿。

「還剩一顆將級歸元丹就算完成任務!剩下的材料都是我的!這次賺大了。」

他癱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又吃了些東西補充體力,撐着疲軟的雙腿下床準備繼續煉製。

熟練地重複動作,繼續按照九轉炙丹訣記載的丹方比例,向瓷爐內添加所需材料。

這時候,宿舍門卻被用鑰匙在外面打開了。

三個室友蔫頭耷腦的走進來,一臉地無能為力,後面跟着肥頭大耳的系輔導員,王摩。

她的眼鏡片上泛着綠光,單薄的嘴唇已經快遮不住她那地包天的碎牙了。

「盯了你好幾天,這下被我逮到了吧?去,把他的東西都拿出來!讓大傢伙也都看看,他逃課在寢室里幹了些什麼好事!」

王摩說話時,腰上的贅肉跟着一抖一抖地,看得金煥一陣反胃。

她帶來的學生會小隨從們,就好像聽到了主子口令的哈巴狗,一窩蜂地衝上來搜查金煥的柜子和行李箱,生怕錯過在主子面前表現一下的機會。

「放下!你們沒有權力搜查我的私人物品!」

金煥起身想要掙扎,卻被學生會的幾個人死死按住,他本就已經渾身無力,根本沒辦法反抗。

幾個室友尷尬地站在一旁,不敢出言幫忙,也不敢轉頭就走。

學生會的人把行李箱中的藥草和瓶子散亂地倒在桌子上,就連金煥忍着燙藏在衣服里的瓷爐,也被他們扒掉衣服搜了出來。

金煥有苦說不出,他知道這絕對不是巧合,王摩就是在針對他。

因為兩天前他曾經在教室里當眾質疑,王摩把貧困生補助名額給了她自己的親侄子。

也就是現在正死死壓在自己身上的學生會長,王維德。

「我要報警!你們這是侵犯人權!」

「人權?老師教育學生天經地義,學生會長配合老師合理合法!再說,這屋子裡這麼多人都在,誰看見王摩老師侵犯人權了?」

「你看見了?你看見了?還是你看見了?」

王維德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