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2章 全部沒收(2)

手指過金煥的三個室友,所有人都尷尬地躲開了視線。

王摩看着擺在桌上的瓶瓶罐罐,冷冷吐出兩個字:「沒收!」

「是!」

金煥一聽沒收瞬間就急了。

因為懸賞任務是有時限的。

由於這些任務都具有排他性,你接了別人就不能接,那你耽誤了時間沒完成就要賠付違約金,是懸賞金額的三倍!

東嶺市中心三套200平大平層的價格!

沒了材料和丹爐他就沒辦法按時交差懸賞任務,那違約金就能把他壓死!

金煥一邊極力反抗,一邊高聲譴責:

「你沒資格沒收學生的貴重物品!再說這些東西不是我的,是……」

「哦呦,貴重物品?就這些個破瓶瓶罐罐?」

王維德隨手拿起一個瓶子丟在地上,摔碎了。

金煥看了一眼,是一瓶百年齡的芫草汁,價值最少30萬華夏幣。

「我不小心摔碎了呢,怎樣?要不你去告我啊?告贏了我賠給你啊?」

王摩冷笑一聲,不屑地瞥了一眼金煥,轉身出門。

一眾學生會成員急忙跟上主子,蒼蠅一般來,又蒼蠅一般離去,金煥被記了大過,第二天還要全校通報批評。

走出寢室樓,王摩隨手就把那堆價值連城的煉丹材料扔進了垃圾桶,但卻把外觀精緻的小瓷爐留下帶回了辦公室。

宿舍里,幾個室友面面相覷後,都擠出笑臉上前來對金煥噓寒問暖,聲討王摩。

金煥雖然看透了他們的嘴臉,但是並不怪他們。

東嶺建築大學,整個華夏國的建築行業里,都是頂樑柱一樣的存在,只要順利畢業,一輩子至少吃喝不愁。

跟輔導員頂着來,風險太大。

金煥沒有指責他們什麼,只是背上包披上黑袍,戴好帽子口罩墨鏡,出門了。

眼下材料缺失,任務發佈方提供的特製丹爐也被搶走,他必須立刻去跟對方解釋清楚闡述情況。

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些損失。

好在,他機敏地提前收好了已經煉製好的那幾顆丹藥,把它們藏在鞋子里才沒有讓王摩等人發現。

金煥把丹藥掏出來聞了聞,又找了個小盒子放進去。

「有點味道,不過應該不影響使用,嗯……」

……

破船酒吧。

這裡便是懸賞任務的交接地點,金煥最開始便是抱着拼一把的心態,從電線杆小廣告上收集到的信息。

像極了那些專科醫院的套路。

此時剛剛下午三點多,酒吧里只有一些工作人員,和圍着吧台聊天的熟客,舞池裡空着,音樂聲也不大。

金煥剛剛推開門,整個空間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三秒過後,領班的服務生大喊一聲:

「快關門!不要走了黑袍!快叫楊秘書下來!他來了他來了!」

一圈人吵嚷着把金煥圍在中間。

有人去樓上喊什麼人,有人在鎖門關窗。

金煥渾身一抖,有種進了賊窩的感覺。

「乖乖,該不是要黑吃黑吧?不對,人家是黑,我就是一小白啊!」

他突然感覺自己之前的決定有些草率了,也許不該貪心着急,接了這第三個將級丹藥煉製任務。

畢竟這樣一來,自己勢必會被盯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