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5章 姐帶你找場子

三個小時後。

兩人吃了西紐國的餐食,楊錦寧還親自挑了幾身衣服,買了些日用品給金煥。

金煥掃了一眼被她揉成團的小票,總算明白什麼叫富婆我不想努力了。

「明天早點起床哦,小煥煥……姐姐帶你去學校找場子!竟敢對你……對你……呼呼呼~」

楊錦寧不勝酒力,偏偏又逞強喝了一整瓶紅的。

人還沒走出電梯,就已經靠着牆癱在地上了。

金煥攔腰抱起她,感受着洶湧的柔軟,把她送到了602門前。

他學着楊錦寧的樣子喊了句「蔓蔓,麻煩開下門!」

然後就看見青藤綠植慢慢拉開了門。

糖糖也在門口探頭探腦。

「糖糖也在啊,你們錦寧姐姐喝醉了,晚上要好好照顧她,如果有事可以像傍晚那樣到樓下叫我哦!」

「嗯嗯!好噠好噠!」

糖糖十分乖巧。

金煥回到樓下自己家,稍微洗漱了一下就睡了,紅酒後勁很足,他也有些上頭。

第二天一早,他剛睜開眼,就看見糖糖眨巴着小黑眼球盯着他。

嚇得他一骨碌坐起來。

好一陣才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個情況。

「姐夫你醒啦?姐夫早上好!錦寧姐姐叫我看看你醒了沒,要我告訴你八點鐘在地下車庫門口集合。」

「姐夫?」

「對呀!」

「誰告訴你要叫我姐夫的?」

「咦?難道我猜錯了?孤男寡女,深夜買醉,戴月而歸,不省人事,電視劇里這樣演的一般不都是情侶嘛?」

「糖糖喜歡看電視劇?」

「是噠是噠!」

「以後改看新聞聯播。」

「哦……」

金煥發現,這個小棉花糖,她有點像「大聰明」。

洗漱下樓,車庫門口楊錦寧已經在等了,兩人坐上她的車,直奔建築大學。

剛進大門,金煥就看見公示欄上張貼着自己的通報批評。

楊錦寧冷笑一聲,拉着金煥的胳膊就衝進了系辦公室。

跟與金煥單獨相處時完全不同,鎮邪司總隊長秘書,精英培訓基地客座教授的上位者氣場徑直迸發開來。

王摩正在通過視頻連線給全校師生開周一例會,總結上一周的學習生活情況。

被兩人闖入後,先是一愣。

看清來人是金煥,眉毛頓時擰緊。

「呦呦呦,這不是剛剛逃課被通報的金煥同學么?剛通報完就不參加周一例會,還遲到,怎麼著?不服氣想找茬?」

王摩上下打量了一遍楊錦寧,那傲人的身材與姣好的容貌更讓她心生妒忌,口中刻薄道:

「這位是你母親吧?怎麼?帶着家長來找茬?大家可都通過直播看着呢!你家孩子還想不想讀書了?」

「你……」

王摩貶損自己的時候金煥雖然很生氣,但也不要想跟她爭這個口舌之利,可是她貶損楊錦寧年齡比他大,他必須得表示表示態度。

不過楊錦寧很理智,攔住了金煥,也沒有理她的話,只是坐在直播的屏幕前淡淡地說了一句:

「杜德昭,這校長你還想當嗎?」

屏幕前觀看直播的人和王摩都愣了一下。

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直呼校長大名,這是真不準備在建築大學念了啊?

「你你你竟敢……」

王摩伸出手就要去抓楊錦寧的頭髮。

楊錦寧也不慌,只一個響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