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5章 姐帶你找場子(2)

,糖糖登時現身。

她一改昨日的可愛模樣,像吹氣球般猛地漲大,好像一團真正的雲。

她罩到王摩身上,迅速升高再散開,王摩頓時被摔在了地磚上,捂着屁股罵罵咧咧。

屏幕另一頭,同時在觀看直播的杜德昭腦門上汗如雨下,連滾帶爬地衝出校長室,往系辦公室跑。

他可是認識這位女煞神。

大名鼎鼎的三星戰將,鎮守東嶺第一人周庸,當年欽點這位做秘書。

說是秘書,但是周庸每次出戰都必帶着她。

別看這傢伙表面上只是一個落單的漂亮女人,實際身上不知道帶着多少個精靈。

能療愈的,能輔助戰鬥的,能操控人意識的。

當初建築大學重建,這位可是親臨現場指導過防衛設施的建造工作。

別說是這種人物,那可是鎮邪司!就算是一個雜毛兵,也不是普通人惹得起的啊!

人家就算弄死你,也有鎮邪使的豁免權,你死都白死。

王摩捂着屁股從地上爬起來,她沒看見糖糖,以為是金煥把她摔在地上,嘴裏繼續罵罵咧咧:

「好啊金煥!怪不得這麼硬氣,找了個包養你的賤女人是吧?我看你這書也別讀了!再記大過!開除!」

「該開除的是你!王八蛋瘋女人!」

杜德昭氣喘吁吁地跑進來,上來對着王摩就是一個耳光。

「你知道這位是誰嗎你?!這是鎮邪司的楊秘書!還不道歉!」

王摩被打懵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楊錦寧卻是站起身,掃了一眼杜德昭:

「不用了杜校長,我今天來就一件事,這位王摩老師,欺侮我鎮邪司高級煉丹師,蓄意損壞我鎮邪司費盡心力收集來的煉丹靈材,還沒收了一部分。」

「按華夏律法,您知道這是什麼罪嗎?死罪!」

「但是我們的丹師金煥先生大人大量替她求情,只要她歸還沒收的材料,損毀的就既往不咎。」

王摩依舊捂着臉,口中喃喃道:「丹師……金煥?」

杜德昭也是一臉納悶。

「沒錯,金煥先生早就作為丹師與我們鎮邪司合作了,而且是,將——級——丹師!」

楊錦寧特意把「將級」拉長,眼神如釘子一般釘在杜德昭臉上。

雖然金煥還沒有拿到正式的鎮邪司任命通知,而且就算拿到了,也只能先從校級開始申請。

一是因為,將級需要至少完美煉製過三顆以上成品丹藥,金煥這次的任務還尚未完成。

二是因為,將級任命是大事,需要華夏現有的三名將級丹師聯合面試親測,過關後才能拿到任命。

楊錦寧是為了在眾人面前抬高金煥,但其他人哪裡會知道?

杜德昭慌忙連聲催促:

「王摩!快拿出來啊!快把沒收的材料還給金先生啊!」

王摩都快哭出來了,她從嗓子眼裡擠出微弱的回應:

「可……可是……我把那些東西當成垃圾丟了……」

「什麼!你給丟了?!你他媽還真是膽大妄為啊你!老子一眼照顧不到居然讓你這種癟三在學校里作威作福!你你你……」

眼神要是能殺人,杜德昭已經殺了王摩成千上萬次了。

「校長……還有……還有這個……」

王摩哆哆嗦嗦地從陽台上搬下一盆綠植,那個盛着泥土的器皿,赫然是金煥從鎮邪司借來的煉丹爐。

可惜已經裂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