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6章 來者不善

「鎮邪司的特製煉丹爐,你用來養花。」

「王摩,你罪加一等。」

楊錦寧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我……我賠!」

「好啊,特製青瓷丹爐一尊,三百萬。青藤精靈血一瓶,50萬。」

「百年齡芫草汁一瓶,30萬,還有其他等等天材地寶,打包算你200萬,金先生大人大量,只要你把這580萬賠了,其他的事既往不咎。」

「什麼?這些玩意這麼貴?!」

「貴?你應該慶幸你沒有把臟手伸向成品丹藥,否則把你十八輩祖宗刨出來賣骨灰都不夠你賠的!」

楊錦寧威嚴的聲音裡帶着慍怒。

「我舉報!那個什麼草汁,有一瓶是我侄子王維德摔碎的!跟我沒有關係!」

與此同時,一間教室里,王維德失聲大喊:「你放屁!明明是你命令我們去找金煥的茬!就因為他質疑你貧困補助名額分配不公!」

一時間,狗咬狗一嘴毛。

杜德昭長出一口氣,當時向楊錦寧表態。

「楊秘書,耽誤您寶貴時間真是抱歉,這件事我一定配合警方妥善處理,絕不藏私!

另外我校決定對金煥先生着重培養,日後各項補助與工作機會一律優先,以報答鎮邪司對我們群眾的守護之恩!」

「我想不用了杜校長,你覺得金先生一個丹師,會差你那仨瓜倆棗的補助錢?」

「我們先前尊重金先生的決定,才讓他作為普通人在普通的學校里跟你們相處,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你們的處處針對!」

「鎮邪司與金先生商議決定,離開你校,由我們鎮邪司精英培訓基地親自執導。」

楊錦寧說完,牽着金煥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建築大學。

只留下雙眼發直的王摩,焦頭爛額的杜德昭,還有屏幕前觀看這場鬧劇直播的一眾傻眼學生。

校門口,楊錦寧蹦跳着走出大門。

「怎麼樣小煥?我剛才添油加醋的表現還不錯吧?」

楊錦寧一臉邀功的表情,甚至忘記了撒開金煥的手。

金煥也大大方方牽着,伸出大拇指誇讚:

「錦寧姐不當演員簡直是娛樂圈最大的損失!」

「好啦!你學校的事解決完了,吃個午飯,接下來我們去西郊培訓基地!」

……

……

「好啦,我現在要去給大家上課,糖糖就留給你,可以讓她帶着你在基地里隨便轉一轉,我很快就回來哦。」

楊錦寧把車停在專屬車位,側身捏捏金煥的臉,轉身向培訓區走去。

「牽手手,捏臉臉,還說不是姐夫,人類真奇怪……」

糖糖趴在駕駛位靠背上小聲嘟囔。

金煥聽見了,但是也沒搭茬。

楊錦寧確實漂亮,但他對這種女人不會主動產生什麼想法,因為前世把妹經驗告訴他:

如果一個各方面看上去都極其優秀的女人,直到相當成熟的年紀還沒有談過戀愛,那要麼是她生理有問題,要麼是她心裏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可能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生活習慣,也可能住着一個對她來說遙不可及的人。

楊錦寧不是稚嫩的清純雛鳥,她也許真的沒談過戀愛,但未必沒有過戰鬥經歷。

從這兩天她的表現來看,金煥自然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乾柴配烈火。

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只是偶爾深入交流清空彈夾,金煥自然不會抗拒。

只是要發展正式關係,也許對方並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