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6章 來者不善(2)

那個意思吧,畢竟自己比她小六歲。

突然。

金煥正思忖着,半開的車窗玻璃被敲響了。

敲得很急促很暴躁,惹得金煥一陣心煩。

「小娃娃,你就是周總隊長新招攬進來的煉丹師?」

來人的聲音渾濁低沉。

他面色棗紅如關公一般,鬚髮花白橫眉立目,一臉凶頑相,看模樣大概在五十歲左右。

金煥露出一個標準的八齒禮貌微笑:

「您哪位?」

「我哪位?你連爺爺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搶走我的校級煉丹師晉陞名額?!」

「爺爺我在東嶺鎮邪司勤勤懇懇二十餘年,門生故吏遍布華夏!我開始煉丹的時候,你小子還沒開花結果呢!」

「黃口小兒!我不管你是誰,今天你不給我個說法,絕對走不出這實驗基地的大門!周庸來了也保不了你!」

老頭子虎鬚倒豎,眼中殺意沸騰。

金煥依舊保持着禮貌的八齒微笑,沒有答話,如機械人一般僵硬地轉過頭,把車窗玻璃升上去了……

上去了……

去了……

了……

老頭子的臉被窗玻璃擠壓變形,看起來十分滑稽。

「姐夫,糖糖覺得你還是理他一下叭,這傢伙叫孫正炎,東嶺市丹師三大家族之一,孫家的二把手,向來性如烈火。」

「這次你臨時空降佔了他的晉陞名額,老頭子面子上過不去,要知道,他可是早在半個月前就到處宣揚自己有十成把握進階,辦了場酒宴,禮金都收了……」

「噗!」

金煥一口水噴出,這人也太要面子了吧?頭一次聽說先辦酒宴後晉陞的。

「可是糖糖,我沒有申請佔用什麼校級丹師的名額啊?不是說我跟鎮邪司只是一個合作關係嗎?」

「是周庸總隊長讓姐姐幫你申請的哦,他們說有了這個身份,你再採購材料出售丹藥都能方便一些。

而且對你也是一種保護叭,畢竟你沒什麼自保能力,作為野生丹師免不了要被各方勢力盯上,給你一個鎮邪司的官方身份震懾一下它們,一般的傢伙就不敢打你主意了。」

金煥點點頭,掃了一眼窗外的孫正炎。

看來自己不給他個台階,他今天是真的不能善罷甘休了。

楊錦寧的車隔音效果很好,金煥一轉頭,就看見孫正炎在那罵罵咧咧張牙舞爪。

可是他只能看見動作,幾乎聽不見聲音,對方看起來像個默劇小丑演員。

孫正炎被金煥這種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行為十分惱火,不知道從哪兒撿了塊板磚,就要砸車窗。

金煥連忙下車制止。

「哎哎哎慢着!我說老頭,這可是楊秘書的車,你砸了我可賠不起。」

老頭一聽楊秘書,臉上的肉一哆嗦。

金煥當即判定,這傢伙剛才說周庸來也白來,完全是吹牛逼的。

楊錦寧都能把他嚇一哆嗦,更何況周庸?反正倆人誰也沒在,隨他怎麼吹。

「我不管那些,大傢伙都過來看看啊!,」孫正炎扯着脖子放聲大喊,

「就是這小子空降,搶了本該屬於咱的名額!今天老子要向他挑戰!

我出一億華夏幣,再加上我孫家的帥級傳家功法《赤炎凝丹訣》作為賭注!若是我輸了,這些全部歸他所有,並且我老頭子立即跪地磕頭拜師!」

「若是我贏了,哼哼!你就給我滾出鎮邪司!這裡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塞進來鍍金的地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