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煉丹很難嗎,不是會燒鍋爐就行?] - 第7章 接受挑戰(2)

驚。

孫正炎臉上也有些不悅。

「你這是煉丹還是涮火鍋?如若不能煉製,認輸便是,不要耽誤大家時間!」

「是你讓我儘管說的啊?我煉丹就是用這些東西,你想耍賴嗎?」

金煥摳着午飯後牙縫裡留下的菜葉,一臉無賴相。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在無理取鬧,鐵爐煉丹,食材則是用來補充體力。

畢竟他還沒有找到一本納氣導引功法,消耗全憑自身,每次煉製完丹藥都又累又餓,得食補一下。

「就按他說的辦,大家且隨我二人去基地丹房見證,我二人也好順便抓藥。」

「糖糖你留在車裡,等錦寧姐回來告訴她我去丹房了。」

「嗯噠!好的姐……好的先生!」

外人在場,糖糖硬是把那句「姐夫」憋了回去。

孫正炎帶着眾人來到基地丹房,指着四周環繞着的葯櫃說道:

「小子,取葯吧,別說老頭子欺負你,我讓你先取,有什麼好品質的隨你先挑!」

孫正炎佯裝大度,實則心中自有計較。

他怕金煥記下他的取葯位置和順序,萬一歪打正着,蒙對了藥量,下一輪金煥只要胡亂說一個失傳的丹藥,自己就處境堪憂了。

金煥自然看出了他的小算盤,只是也不在意,兀自走到葯櫃前,仔細往小稱里挑揀着材料。

孫正炎雙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金煥的動向,神情越發嚴肅。

直到金煥走到一個名叫「芝泥」的葯櫃前,他忽然長舒一口氣,心中暗道:

「我當他真是少年天才,現在看來不過爾爾,歸元丹加芝泥有何用?簡直是多此一舉。」

但這畢竟是比賽,孫正炎並沒有傻到出聲糾正。

直到金煥挑選完畢,他才上前取葯。

這時,去準備設備的人也回來了。

孫正炎抬來了一尊他自己專用的紫金爐鼎,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圖案,看上去神秘非常,而又古色古香。

同時還喊來了自己的兩名司火童子,專門負責在他往爐鼎里輸送靈氣掐訣念咒的時候,為他維持煉丹所需的特定火焰大小。

「這是老夫當年支援北疆有功,我華夏將級丹師魏洪先生,親手賞賜給我的紫金爐鼎!」

孫正炎一臉驕傲,邊說邊捋着自己的鬍子。

圍觀群眾一片叫好聲。

只有金煥,默默走到自己的大鐵爐子邊上席地坐下,嘟囔了一句:

「花里胡哨!」

然後起爐生火,架起小銅鍋,一邊在下面爐子里放天材地寶靈血靈藥,一邊在上面燒水放料,肥牛丸子統統下鍋。

一火兩用,毫不浪費。

孫正炎那邊渾身發力掐訣念咒控制靈氣入爐,眾人提心弔膽。

金煥這邊滿頭大汗胡吃海塞辣得直吐舌頭,眾人一臉黑線……

倏地!

孫正炎怒喝一聲

「專心!」

原來是左邊的司火童子羽扇揮得太急,火勢漸旺,爐鼎中的藥液傳出沸聲。

孫正炎連忙控制爐鼎位置,稍微遠離明火方才止住。

隨後心神不寧地瞄了一眼金煥。

只見對方依然氣定神閑,笑着打趣道:

「孫大師不急,我還剩兩碗白米飯沒吃完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