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少寵妻至上》[厲少寵妻至上] - 第10章:進了厲少霆的房間

簡安安頓時就想到了五年前的那個男人,他的腰際就有一個紋身,她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

然而眼前一閃,厲少霆已經穿好了浴袍,一邊走一邊系帶子,心情不錯的問道:「午餐你做了什麼菜?」

簡安安後知後覺的「啊」了一聲,回神趕緊跟了過去。

厲少霆把花朵形狀的小香腸叉了起來,在眼前轉來轉去,而後看着簡安安:「怎麼,你把我當成是小朋友了嗎?」

簡安安漲紅了臉:「我會改的!」

厲少霆將小香腸吃了下去,眉目舒展,味道很好。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的確只有這個女人做的東西才能讓他恢復味覺,品嘗到酸甜苦辣的味道。

他的心情頓時很不錯,臉上凌厲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不用,就這樣吧。」

這頓飯是厲少霆失去味覺之後,吃的最好的一頓,所以吃得非常的盡興,可是一邊的簡安安,卻一直心不在焉的。

簡安安想到了昨天護士的話,再加上厲少霆的腰上好像真的有個紋身,所以她的心裏被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她站在一旁看着厲少霆吃飯,真是越看越覺得小辛和他真的有幾分像……

他們吃東西的時候永遠都是不疾不徐,動作優雅斯文,就連撇嘴的弧度都是如出一轍。

如果是巧合的話,那也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也不敢確定厲少霆腰側究竟有沒有紋身……但她必須要親眼看一看,畢竟她已經找了那個男人四年了!

她只有這麼一條線索,不管對方是誰,她都不能放過。

厲少霆吃過飯後就上樓辦公去了,厲氏的重要決策都需要他過目,所以就算是周日他也很忙。

簡安安找不到機會接近他,一下午都心神恍惚,一直在琢磨着怎樣才能看到厲少霆腰上的紋身。

她旁敲側擊的向王叔打聽厲少霆的事情,可王叔守口如瓶,一概微笑着推說不清楚,不知道。

簡安安雖然很是心急,但也不能貿然行動,要是不小心冒犯了厲少霆,從厲家被趕了出去,那他們的身份地位懸殊,以後她要是再想見到他,就更不容易了,想要看看他的腰間是不是真的有紋身,那更加的難上加難了。

到了晚上,簡安安按時準備了家常菜,厲少霆在樓上用餐,沒有下來。

一整天糾結未果,她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以後再找機會。

正當她打算回家的時候,外面陰沉沉的天空忽然傳來「轟隆」一聲巨響,之後就毫無徵兆的下起了瓢潑大雨。

簡安安站在門口,傻了眼。

糟了,出門忘記看天氣預報了!她沒帶傘,現在要怎麼回去?

難不成要拜託王叔送她嗎?

想來想去,除了拜託王叔送她一程,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簡安安嘆了口氣,正要回去厚着臉皮開口,王叔就很及時的出現在了她的身後:「簡小姐,幸好你還沒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