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醫妃太囂張》[替嫁醫妃太囂張] - 第8章 臣女定不負皇恩

「免禮。」
許錦姒起身走到一邊,等待皇上查看夜王情況。
皇上走近床幔,見夜王臉色已由慘白化作紅潤,污紫的嘴唇已變白翻紅。
忽然,夜王猛地一顫,雙眼睜開,嘴角吐出一口黑血。
皇上被嚇了一跳,連忙喚道:「快!快讓御醫前來查看!」
門外恭候多時的御醫聽到皇上旨意,連忙進屋,為夜王看診。
御醫一番檢查後倍感驚訝,夜王的身子已無大礙,脈象穩若常人。
年邁的御醫摸了摸花白的鬍鬚,轉身跪地恭敬道:「啟稟皇上,夜王的毒已去。可喜可賀,如今夜王已如常人,夜王妃真是醫術了得。」
「是嗎?醫術了得?」
皇上掃了眼緊閉的房門,兩眼閃過一抹狡黠,「朕看來,不過是王妃故弄玄虛,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無視君威,以下犯上,毒害夜王,賣弄醫術,從現在起帶去大理寺嚴加管教。」
許錦姒一聽,臉色煞變。沒想這皇帝竟恩將仇報,搬弄是非。
急了眼,上前就指着皇帝的鼻翼細數他的不是:
「老頭,你竟冤枉好人。你要真抓了我,你兒子就沒命了,你知不知道?!」
「大膽!你竟敢如此稱呼皇上。」
御醫在一邊起身就護着皇上,卻不想皇上忽然大笑起來:「你可說說是何人下的毒?」
「十四皇子中毒,有人不擔心自己兒子反倒是守着夜王,你不覺得很奇怪嗎?老頭。」
「有點意思。沒想丞相居然養了這麼機靈的女兒。朕很欣賞你膽謀與醫術,好好守着夜兒,可別叫朕失望。」
許錦姒猛地看清皇上的意圖,也不敢耽擱片刻,噗通一聲立馬跪下。
「臣女定不負聖恩。」
忽然病榻上的夜王睜開雙眼,皇上餘光掃到夜王,心裏又生一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