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10章 我有生氣嗎?

熟悉的氣息、熟悉腳步,晨風的身軀微微顫抖。

「曉艷!你竟敢逃課?!」晨風摸索着抓住少女的手,憤怒地吼道。

行進的人群嚇了一跳,紛紛駐足張望。

「繼續,停什麼停。」柳聞香在簾中傳出聲音,讓隊伍再次前行。

「少爺,我沒有。」曉艷頭一次看到少爺發這麼大脾氣,連忙說道。

晨風很快冷靜下來,隨即聆聽四周,鼻子微微一動,轉向另一側道:「可是蔣武師嗎?」

「晨風琴師好。」蔣純梅聲音平淡,但目光炯炯望着少年,裏面的神情十分複雜。只是晨風看不到,曉艷背對着身子沒有注意,可是後面的柳聞香透過帘子看得清清楚楚。

蔣純梅自信還是第一次見過晨風,但僅憑着聽覺與嗅覺,她不認為對方會立即想到自己,恐怕更多依賴的是精巧的推理,當然還有敏捷的反應速度。

首先柳聞香可不是善人,不會隨隨便便同意曉琳加入隊伍,所以少女的到來一定還有其它因素;其次,晨風曾經托柳聞香幫忙入學望月學府,而恰好曉琳的老師就是蔣純梅;再次,隨行的隊伍多了曉琳,根據嗅覺與聽覺,在她的身邊似乎還有一個女子;最後,以蔣純梅的嚴厲以及少女的性格,沒有老師同意、未經少爺同意,曉琳萬不會做出這種出格的事情。這些線索匯聚起來,基本上給出了答案。

「這是怎麼回事?」晨風猶自有些生氣。

「對不起,少爺。」曉艷輕輕搖動着晨風的手臂,「老師被邀請做隨行護衛,所以我也跟着來了,主要是怕少爺在路上沒有人照顧。」

「唉,那你也要提前告訴我啊,讓我出這麼大丑。」晨風輕輕敲了少女一下。

「少爺你不生氣了,人家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曉艷試探地問道。

「生什麼氣?我有生氣嗎?」晨風一臉茫然狀。

「嘻嘻,沒生氣,沒生氣,少爺脾氣最好了。」緊緊抱住晨風的手臂,少女的臉上洋溢着笑容,頓時吸引一眾視線。

晨風半轉身軀,向著蔣純梅微微致禮:「這段時間多謝蔣武師對曉艷的照顧。」

「這是老師應盡的責任。」蔣純梅搖了搖頭,「何況我也喜歡曉艷,一直把她當自己孩子看。」

呵呵~蔣大騙子居然也會套近乎了?!後面轎中的柳聞香豎著耳朵,不屑地搖了搖頭。蔣純梅心有正義的底線是不假,但還沒那麼善良,也不是什麼活菩薩。至於把曉艷當自己孩子這話,也只能聽聽罷了,當不得真。

晨風自然也沒有當真,思索了一下後,忍不住轉向後面的轎子。柳聞香究竟與蔣純梅有什麼關係?

在曉艷的攙扶下,晨風上了馬車,沒想到蔣純梅亦跟了上來,結果是三人同乘,氣氛漸漸有些怪異。

「曉艷,正好那個畫像拿出來給蔣武師看看,也許有什麼線索?」晨風突然拍拍曉艷的手臂。

「早就看過了,老師並不認識。」曉艷說道。

「噢~」晨風輕輕點點頭,然後自言自語道,「洛長門,大風帝國的軍主。」

轎里有人呼吸突然變得沉重,但很快被曉艷的聲音遮掩:「少爺,你說什麼?」

「沒什麼,有些累了。」晨風斜靠於後,曉艷展開毯子輕輕披蓋。

「這個人是我的師兄。」蔣純梅的話讓晨風睡意全無,「也是我的殺父仇人,我找了他很久,原來去了大風帝國。」

蔣純梅原本是大唐帝國的武修世家,只是家道中落,剩下父女兩人開了家武館為生,後來便收留了孤兒也就是洛長門為徒。

蔣純梅自小與這些師兄弟生活玩耍在一起,一直以來非常快樂,但隨着年齡增長,少男少女們漸漸暗生情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