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2章 想要你就直說嗎?(2)

,迅速離遠一些。

柳聞香淡淡掃了一眼廳子,然後找個舒服的地方坐下:「今天表演什麼曲目?」

「拿手的挽花台吧?」周翠兒想了一下說道。

柳聞香搖了搖頭:「浣花城雲夢學院的夫子吳里京,年不過四十,卻聲名漸隆,不但文才一流,君子劍更突破六重,深得城主器重,更是桃李滿天下。挽花台?好是好看,但太溫柔鄉了。」

「那不如將軍令?鏗鏘有力、鐵甲風雲…」周翠兒想了一下說道。

柳聞香再次搖頭,連解釋都懶得解釋,目光轉向晨風:「給個好意見,有賞。」

「當~」一枚銀幣飛落在方桌上。

晨風艱難地站了起來,根據聲音方向與記憶摸索到方桌前,然後伸手準確地摸到那枚銀幣,將之揣入懷中,又沿原路返回坐下。

「你就這麼自信?」柳聞香忍不住笑了起來,三十三歲的絕美婦人在這一瞬間驚艷一方,如明媚的陽光穿透陰雲。

「就跳那曲鯉龍變。」晨風輕撫琴弦,「不過四十而名天下,正是志向高遠時;又恰有文人的才情,含蓄而堅韌,所以物喻比直意更能討得他喜歡。更何況,這個鯉與吳里京的里同音。」

「妙啊,妙啊!」柳聞香擊掌而賀,美眸放光,「心中有日月,未見已通透。一枚銀幣,值了。」

轉頭望向周翠兒:「上午好好練習一下,但也不可用心,否則下午沒了精神。」

「是。」周翠兒與晨風連忙恭敬行禮。

柳聞香斜瞥了一眼周翠兒的長袖:「聽說晨風先生的木雕亦是一絕,怎麼我比不過周翠兒。」

周翠兒臉上一驚,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長袖。晨風臉皮抖了抖,雖然看不見,也猜到周翠兒被柳聞香套路了。

只是疑心試探一下,結果一試一個準。

柳聞香臉色一沉,站起來向周翠兒伸出了手。在猶豫與恐慌中,周翠兒顫抖着取出了小木雕,放在了那隻手上。

「雕功精湛,活靈活現。」柳聞香柳眉一挑,忍不住讚歎,隨即臉色難看地轉向晨風,「如此傳神,難道你摸過她的臉頰?」

「沒、沒有,絕對沒有?」周翠兒吃了一驚,「撲嗵」一聲跪倒在地。

「曉艷描述,廢掉六次,十三日才成。」晨風轉頭向著柳聞香的方向恭敬一禮,「我的生計在柳老闆、在周翠兒,如果她拒絕我這個琴師,我將生活無依。七宴鎮,琴師也並非我一人。」

柳聞香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良久冷哼一聲坐下,將小木雕砸在周翠兒的身上,後者嚇了一跳,任它掉落一旁,不敢看、不敢撿。

「周翠兒是老娘辛辛苦苦養育、培訓出來的,你小子敢打她的主意,我會殺了你。」柳聞香冰冷地望着晨風,「何況你算什麼東西?!一個瞎子而已,身體孱弱、無根無萍。」

「還有你!」柳聞香轉向周翠兒,「我給你定的規矩呢?瞧瞧你衣衫半露的,瞎子就不是男人了!再讓我看到你同情心泛濫,我就將你趕出去。」

「不、不要,翠兒再也不敢了。」周翠兒身軀顫抖,連忙準備磕頭。

「好了,好了。」柳聞香伸手扶住周翠兒,她生怕對方磕得頭破血流,「下午還要歌舞獻藝,你這麼磕,是想故意給我難看嗎?」

「不、不敢。」周翠兒驚恐莫名,一時不知所措。

「起來吧。」柳聞香扶起周翠兒,「我就相信這一回,不過我是因為相信我帶出來的徒兒,而不是那個瞎子。」

說到瞎子,轉頭望向晨風:「既然你僅憑描述就能夠雕刻出周翠兒模樣,那麼就證明給我看。」

「是。」晨風連忙作揖。

「給你十三天時間…二十天時間。」重重冷哼一聲,柳聞香出了秀藝廳。

秀藝廳一陣沉默。

何必呢?想要你就直說嗎?非要演這一出。

晨風心裏腹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