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3章 弱小才是原罪(2)

少爺,以及在必要的時候可以保護他。但胖虎爺爺雖然身手不錯,教導能力一般,另外似乎功法也不適合曉艷,進步緩慢,倒是力氣驚人。

曉艷連武徒都不是,就算力氣大也如何對付不了中階武徒。

晨風再次繞過曉艷,空洞的雙眼轉向張猛:「今天吳里京來到七宴鎮。」

「跟我說這個幹嘛,誰不知道。」張猛不屑地搖了搖頭,「我父可是治安司司主。」

沒有理會張猛,晨風繼續說道:「今晚他們在城主府設宴,你父親負責安防工作,據說有意提點一下七宴鎮的青年才俊,如果你去晚的話…」

「什麼?你不要騙我?!」張猛心裏一驚,有些狐疑地望着晨風。

「如果宴席已開,見不到你,我想以你父親那脾氣…」晨風繼續說道。

「等等!」張猛打了一個寒顫,「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你一定是騙我。」

「今天他們在聞香閣觀舞,吳里京一高興應允了城主的邀請。」晨風淡然一笑,「我不正好是琴師嗎,還得了五十紋賞錢。」

望着五十紋賞錢,張猛信了八分。這點錢紈絝看不上,但也知道窮酸的晨風僅靠彈琴半年也難以獲得。

「如果讓我知道是假的,我會殺了你。」張猛惡狠狠地說道。

「可以。」晨風點了點頭。

「但還是要踢兩腳,不,三腳。為了今天這局面,我可是繞了不少路,還趕走了不少競爭對手。」張猛轉身走了三步,突然回頭說道,「瞎子,我答應不重。」

「好。」晨風無奈地轉身,並死死拉住一旁的曉艷。

「砰砰!」兩腳確實不重,但污辱性強,借力將晨風踢了一個狗吃屎。

曉艷反應很快,想要扶住晨風,但張猛似乎早料到這一點,順勢勾手下滑,肆意地摸了小手一把,得意地揚長而去。

銀幣散落一地,晨風爬起來在地上摸索。曉艷憤怒地痛罵著肥胖的背景,連忙上前幫忙。

「少爺,你痛不痛。」曉艷心痛地望着晨風。

「張猛雖然紈絝,但不算惡人,沒用什麼力氣,惡作劇而已。」晨風拍了拍灰塵,隨意說道。

「真是太可惡了,總有一天我會揍他一頓,還有那些欺負你的人。」曉艷目露寒光地說道。

「好了,不要說這些了,把後面三個月的學費都交了。」晨風數出三十紋銀幣交給曉艷,然後又往鞋子里藏了十五枚。

曉艷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憤怒與悲傷,仔細藏好銀幣,默不作聲地攙扶着晨風繼續前行。

果然,家門口或站或坐着五個大漢、三個婦女帶頭的是一個面貌慈祥的中年人,正慈祥般地望着晨風與曉艷,滿臉慈祥的笑意。

「今天收穫不小吧,聽說來了貴客。」中年人搓着雙手,兩眼放光,「你看,在我們村,自小就照顧你們兩個小兔崽子,多不容易啊。」

「照顧?!」曉艷一下子炸毛了,憤怒地指着中年人,「你這個村長當得跟土匪有什麼兩樣?自胖虎爺爺死後,你們無時無刻地搜刮我們兩個小孩子。」

「怎麼能這麼說?」一個老婦白了曉艷一眼,「我們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們拉扯大的,你小的時候還上我家吃過飯呢?」

「那是我爺爺用三張兔皮換的!」曉艷氣得渾身發抖,「你們可真是不要臉了,我現在就讀望月學府,總有一天我會畢業,你們真的貪婪到不顧後果了嗎?!」

老婦人頓時嚇得不敢說話,轉頭望向村長。

「咳、咳,你看這就不對了。」中年村長面色也有些猶疑,但最終還是咬了咬牙說道,「望月學府也不可能不講道理,你們住的可是北山村的房子,至少到現在為止我們也沒有收過房租吧,交點生活費這很正常,畢竟這村裡房屋、衛生、修路什麼的,都是村裡出的。」

「可你們三天兩頭…」曉艷氣不過準備繼續爭辯。

晨風拉住了曉艷,伸手亮出六紋銀幣,頓時一群人雙眼發光,貪婪如盯着骨頭的餓狗。

「只有六紋,五紋貴客賞的,一紋老闆娘賞的,三紋給你們可以,但兩個月不要再騷擾我們。」晨風冷冷地說道。

「三、三紋就想打…」那個老婦人貪婪地望着六紋銀幣,眼裡充血。

曉艷突然鬆開晨風,惡狠狠踏前一步。

「行了,行了。」中年村長急忙拉了一把老婦人,「三紋就好,三紋就好,嗯,算是贊助村裡修路了。」

「修個屁路!」曉艷憤怒地望着村長,「哪條路是你們修的!真要把我們逼急了是吧。」

「好了,好了。」中年村長後退幾步,連忙向幾個村民擺手,「走了,走了,該回家睡覺了。」

望着一行人走遠,曉艷突然蹲下身子嗚嗚哭了起來。晨風緩緩蹲了下來,摸索着摟住少女的雙肩。

「記住,你還年輕,要想改變這一切,你就要快快強大起來。」晨風輕輕擦去曉艷的眼淚。

弱小才是原罪,這該死的世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