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6章 因為我征服了柳聞香

十五天,晨風果然帶着一枚木雕見了柳聞香。不過,這枚木雕遠遠大於給周翠兒的,用材也十分考究,而且雕功更加的精細與複雜。無它,除了人物外,晨風還特意為其搭配了一株薔薇盛開的畫面背景,小山上雕刻着吳里京的那句詩:十步不看花,千里有聞香。

柳聞香暗暗深吸口氣,望向晨風的目光有點複雜。

絕對是個人才,心思細膩、才華橫溢,最可怕的是那副吳里京的字,簡直一模一樣,幾可以假亂真。

「你說你不是個瞎子該多好。」柳聞香小心翼翼地把玩着木雕。

「如果不是個瞎子,也許就沒了這些能力也說不定。」晨風流露出一絲淡然笑意。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柳聞香點了點頭,輕輕將木雕置於桌上,「雕得確實不錯,也費了心思,可賞。」

十紋銀幣在桌上滾動,但晨風並沒有起身。

柳聞香挑了挑眉:「嫌不夠?」

晨風搖了搖頭,起身恭敬行了一個複雜無比的禮,頓時讓柳聞香皺起了眉頭。這是文士藝坊通用的一種至高禮節,有時候往往代表着弟子致禮之意。

柳聞香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望着晨風。

「晨風想參加浣花城的琴藝大賽。」晨風保持着跪姿,低頭說道。

柳聞香思索了一下,目光落在對方孱弱的身軀上,有些恍然:「為了固脈丹?咦?你就這麼自信,桂冠一定是你?」

固脈丹是歷屆琴師大賽桂冠獎品。

「一定是我。」晨風這時候不能猶豫,直接給出了最狂妄的話語。

柳聞香咯咯地笑出聲:「瞎子,就憑你?你的琴藝是不錯,可還沒到那種冠絕一方的地步。我聞香閣也丟不起那個臉,連一個瞎子都要上場,人家還當我無人。」

晨風沒有言語,默默起身來到琴台前,摸索着焚香凈手,然後駐足冥想,一個時辰後方才緩緩落座。在這期間,柳聞香的表情變幻莫測,但最終沒有制止瞎子的舉止,有些懷疑有些期待地斜倚軟榻之上,靜靜看着少年。

琴聲起,三連斷,然後連綿如細雨,隨風由遠及近,無數樓台榭閣盡在眼底;似有緯輦緩緩而行,簾中起落,美人回顧,遠方馬蹄聲遠,不見人影。

轉音處,淚相思,紅窗隻影,倚月而眠,金戈鐵馬入夢來。

殘陽如血,秋月如勾,萬里硝煙盡,滿地凄涼。曾經鐵甲如黑雲,如今寥落如殘星。

新城處,江山遠,有人笑,有人哭,門外煙花如錦繡,帳里紅妝卻斷腸。

春風應暖意,何處惹秋霜。

一捧黃土,一杯酒,

不在英雄冢,

未必非英雄。

琴止,指收,餘音繞梁。

柳聞香已淚流滿面。

天過正午,一則消息炸響整個七宴鎮:

聞香閣特約首席琴師晨風,代表本閣將參加一年一度的浣花城琴師大賽,在此期間不得為難,否則本閣必千百倍回報。

無數紈絝憤怒,無數鎮民不解,無數琴師不服。可是沒有人真的敢觸怒柳聞香,就連城主孫大蒙亦公開聲明全力支持,還加派了治安司保護。

「為什麼?」許多人心裏暗問。

「為什麼?」曉艷也在問。

「因為我征服了柳聞香。」晨風輕倚曉艷,向著北山村走去。

這段日子十分安詳和快樂,因為沒有紈絝弟子再欺負他了,也沒有了地痞我賴的糾纏,就連北山村的村民也被治安司嚇得不敢靠近三尺之內。

「在床上?」曉艷眉毛挑了挑,轉頭望向少爺俊秀的臉龐,小手不由自主地抓緊。

「胡說!」抬手輕輕敲了曉艷一下,晨風繼續說道,「真的是琴藝,我自己創作的『沉默英雄『。」

曉艷美眸閃亮:「那一定非常好聽,我也好想聽,少爺。」

晨風流露出一絲苦澀:「陶盡門前土,屋上無片瓦。我們買不起琴。」

曉艷沉默了一下,隨即展露笑容:「不會啊,帶上我不就能聽到了。」

「不行。」晨風停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