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6章 因為我征服了柳聞香(2)

腳步,「你的學業不能停,另外柳聞香也不會同意多帶一人。」

曉艷撅了撅嘴,隨即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只是晨風並不能看到。

入夜,曉艷一直吵着要跟少爺同榻而眠,後者怎麼說也沒有用,用少女的話來說:少爺馬上要去浣花城了,一別就是數日,會非常想念的。

晨風最終同意,兩人和衣而眠,曉艷如八爪魚般緊緊擁着晨風,令他心血澎湃。

「我雖然是琴師,但也是聞香閣的琴師啊,耳濡目染,少爺我也沒那麼純潔。」轉頭望着少女恬靜俏麗的面龐,晨風暗罵自己一聲,隨即強迫自己進入半夢半醒之間。

藏書樓里,晨風的身軀宛如透明,經脈、骨骼、五臟宛如奇幻線條突兀地浮現在半空之中。

經脈俱毀,雖不至於無法行動,但身體羸弱不堪、氣血鬱結、毫無氣力。至於雙眼處,更是一片漆黑,沒有任何數據、信息反應,彷彿死寂。

斷脈殘篇有記載,經脈與丹田並非不可恢復,但所需藥材極其稀有,甚至不似人間藥物,而且對身軀與精神力量的承受要求非常高,亦痛苦萬分、危險重重,甚至是九死一生。

先不說能不能找遍這些藥材,也不說能否煉製成功,首先這副軀體就達不到強化程度。

大唐帝國修行主要分為兩種人,一種是武修、一種是獵妖修士,分別走的不同路線。武修的門檻非常低,但修習起來困難重重、需要日夜磨練,方可有所成就,當然到了後期也需要極高的悟性。武修等級劃分為武徒、武者、武師、武聖、武神,每個等級又分初、中、高三階。

獵妖師則對天賦要求極高,特別是對於精神力量方面。獵妖師往往會藉助於符咒、靈物、獵妖武器等施展特定的術法,從而提高殺傷力或者控制力,當然也有一些特殊的獵妖師,僅能起到輔助作用。獵妖師等級劃分比較簡單,先是獵妖學徒,然後是一級獵妖師、二級獵妖師…九級獵妖師,直至獵妖聖者。

從等級上模糊劃分,獵妖學徒與武徒基本上差不多,前四級獵妖師跟武者差不多,五級至八級跟武師差不多,九級就是武聖級別,獵妖聖者就是武神級別。

嚴格來說,獵妖師往往強於武者,因為武者不一定是獵妖師,而獵妖師必定也是個武者,而且在對戰妖物來說,更具有優勢。所以在這個世界上,獵妖師的地位遠遠高於武修,除非達到武聖及以上級別。

晨風要想恢復經脈正常,首先就必須達到武者級別的身體強度。注意不是技藝達到,只要身體達到就行,而身體達到的最快捷徑就是十枚固脈丹,記載於武修基礎篇。

這種速成方法一般武修都不會輕易嘗試,因為缺乏了對技藝的修習以及武技的頓悟,往往會自斷天賦。但晨風管不了那麼多,他的身軀沒辦法支撐他如常人一般慢慢修習積累。

何況晨風現在的要求非常低,他沒想過做什麼武修,他只想做一個正常人。

藏書樓里十天,現實才過一夜,最為神奇的是,看過就記住,彷彿這些知識就在腦海里,只是需要你重新在記憶里提取到它們。當然,記住不等於掌控。

想要治病,先要看病;想要看病,先要知病。各種人體結構、藥理知識的基礎篇後,晨風開始閱讀大量有關疾病癥狀、病例解析等書籍,甚至逐漸涉獵一些疑難雜症、異疾奇病。

藏書樓中突兀浮現一個個虛擬的病人,排着隊送到了晨風的面前,讓他判斷對方病症。正確的立即飄於一旁等待救治,錯誤的打回隊尾,重新來過。

通往二層的階梯上那層薄薄的阻隔已經消失,一道金光突然射向沉思的晨風,沒入他的左眼。

「啊~」晨風驀然驚醒,一股刺痛從腦海里傳出,令人不堪忍受,身軀翻滾着摔落床頭,滿地打滾。

腦海深處,氣血上涌,密密麻麻爬滿了那道金光,將之層層包圍,最後形成一個大繭,徹底沉靜下來。

而晨風已陷入昏迷,真正的昏迷。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整個身軀彷彿削瘦了一大圈,比趙寧更像一隻身體虧空的猴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