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7章 我變成了周翠兒

因為準備浣花城參賽,晨風有了三天假期,而曉艷做了早餐後上學去了。

悠悠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晨風吃力地爬了起來,一股瘋狂的飢餓感襲來。

迅速來到木桌前,甚至顧不上用筷,晨風直接下手開始大口抓食吞咽。

兩個饅頭、一碗白粥還有一個鹹蛋,可以說是不錯的伙食了,然而平時足夠的份量也僅是讓晨風恢復了少許清醒。

匆匆撲出房門,僅存的一絲理智指引着晨風一路摸索向北,直到來到半山腰上的胖虎爺爺墳前。

顧不得磕頭,晨風急可不耐地繞到墳後,摸索着打開了一個地窖口子,然後頭下腳上直接墜了下去。

地窖並不深,但就這樣跌落也十分疼痛。疼痛令晨風的意識再次清醒幾分,使他勉強關好地窖入口,然後憑着記憶摸索到上方懸掛的一小排臘腸。

臘腸並不是熟的,而且非常堅硬,可是晨風已經顧不上這些,如野獸般嘶咬,很快鮮血就順着嘴角落下。

足足吞咽了六根臘腸加上一整塊臘肉,晨風這才停止了可怕動作,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一股難以名狀的氣息遍布全身,食物以神奇的速度消化分解,最終將能量布滿全身。

又恢復了那般虛弱模樣,但好在沒有剛才的乾巴枯瘦了,灰突突的臉龐掩蓋不住清秀模樣。

「我這是怎麼了?」晨風漸漸恢復意識,不僅對自己的行為大吃一驚,甚至有些恐懼。

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晨風回憶着每個細節,最終確定昏迷前自己在藏書樓,似乎有什麼東西刺入了左眼。

一定是藏書樓搞的鬼,晚上的時候再進入看看,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想到這裡,晨風努力站了起來,一臉陰沉地走向地窖的入口處,那裡懸掛着一個軟繩梯,彷彿一道天塹般。

以往都是曉艷上下取放東西,失明的晨風在地面上利用敏銳的聽覺放風,然而現在輪到他攀爬了,對於這副孱弱的身軀來說,無異於千難萬阻。

可是必須儘早回到住處,否則曉艷回來找不到自己一定會發瘋的。

晨風鼓足力量,開始攀爬軟梯,然而試了無數次,最終都重重跌倒窖底,最後一次更是摔得昏迷不醒。

放學後,曉艷沒有看到晨風,家裡的大門也敞開着,起初她以為少爺就在附近散步,可是等了一個時辰也未見歸來。

後來,曉艷乾脆出門尋找,先是繞着自家的房屋,後來擴大到整個村子,再到後來,曉艷開始瘋狂敲打每家每戶,詢問着少爺的蹤影。這些人,平時曉艷都不會去理會。

得到的消息令人悲觀,沒有人注意到瞎子的去向。甚至有些人幸災樂禍,眼珠轉動,想着要不要趁機去瞎子家裡偷一把。

曉艷猛然想到了北山,拚命地奔跑,最終來到胖虎爺爺的墳前。墳後地窖的窖口雖然關閉,但似乎十分倉促,留着明顯的痕迹。

一把掀開窖口,曉艷探頭呼喊,但沒有任何回應,於是便匆匆下了軟梯,腳落地時頓時傳來一股柔軟之意。

「啊,少爺。」曉艷驚叫一聲,黑暗中點燃了火摺子,焦急地跳下軟梯,抱起了晨風。

藏書樓里,晨風震驚地環顧四周,原來的一樓已經變成一片雲海,無數虛幻的人影往來穿梭,十分熱鬧。

晨風靜靜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弄懂這些人影在幹什麼,臉上流露出萬般震驚。

這似乎是一個虛幻的七宴鎮,有鎮主府、有鹽稅司、有治安府,當然也有集市與聞香閣,甚至老闆娘柳聞香依舊斜倚在紅欄處,吃着葡萄眺望着熱鬧的街道。

晨風好奇地走在集市,從來都是用耳朵聽的世界,現在終於可以用眼睛看到了,原來它是這麼好看,柳聞香與周翠兒更加的好看。

想起曉艷,晨風的心裏一顫,這是他最想第一眼看到的人。

望月學府在哪裡?以前的晨風只會由曉艷陪伴着從城門走到聞香閣,其它任何地方也沒有去過,因為多逗留一分,都有可能給晨風帶來許多麻煩與傷痛。

一邊貪婪地看着七宴鎮、看着形形**的人群,甚至還看到了曾經一直欺負他的張猛,原來他真的那麼肥胖。

默默走入聞香閣,身邊的虛幻人影似乎對他不聞不問。一口氣上了熟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