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我的眼中有一個藏書樓] - 第8章 瞎子上錯樓了吧

案前,曉艷疑惑地望着晨風作畫,很快一個栩栩如生的男人形象躍然紙上。

「少爺,這畫的是誰?怎麼這麼逼真,不過,這個人看起來好凶。」曉艷忍不住胡亂猜想,甚至拿畫中人與晨風仔細對比。

似乎長得並不像。

「別亂猜。」即使看不見,晨風也能夠感知到小丫頭在想什麼,「這個人我也不認識,但突然就出現在了我的夢中。」

沒有完全說出實情,主要是太過匪夷所思,另外也不知道這世上有沒有這人。

「好人?壞人?」曉艷生怕說錯話,小心翼翼地詢問。

「應該算是壞人吧。」晨風搖了搖頭,這年頭哪來的絕對評判標準,但這麼說可以絕了小丫頭胡亂認親的念想。

「這麼真實的夢境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曉艷摸了摸腦袋,「我從來沒辦法記得清自己的夢。」

「所以我才感覺十分奇怪。」晨風順着話題往下說,「感覺就像是一個預兆。」

曉艷皺了皺眉:「他殺人了?」

晨風輕輕點了點頭:「很多人。」

「沒、沒有我吧,少爺你可不要嚇我。」曉艷突然有些擔憂地望向晨風。

「告訴你了不要胡思亂想。」晨風忍不住敲了一下曉艷的頭,隨即有點低沉,「實際上我最想夢到你的模樣。」

「那簡單,你仔細摸摸看,也許夢裡就看到了。」曉艷興奮地抓起晨風的手,將它放在自己的臉上輕輕的摩挲。

細膩的肌膚、精緻的五官、小巧的嘴唇,似乎有一雙大眼睛,少女溫暖柔軟的觸覺襲上心頭,讓晨風突然怦然心動,連忙收回了手。

「嘻嘻,少爺,你臉紅了。」曉艷瞪着明麗的大眼睛,頑皮地望着晨風。

「別胡鬧,說正事。」晨風連忙擺了擺手,掩飾住自己的尷尬,「你明天悄悄帶着畫卷上學,然後找機會詢問一下你的老師,看看有沒有可能認出這個人,或者認出此人身上的鐵甲等等。」

曉艷點了點頭:「少爺是不是有什麼猜測?」

「是的,我懷疑此人應該是個軍兵,而且官職不低,很可能是個將軍之類的。另外,看這鐵甲制式,他應該不是大唐帝國的官兵。」晨風回憶了一下說道。

「行吧,我明天去問一下老師。」曉艷明顯有些不以為意,只是個夢境而已,少爺也太認真了吧。

不好,不會是真的摔壞腦袋了吧,嗚嗚,都怪我,我該怎麼辦?

嘆了口氣,晨風決定將夢境中的部分內容講述給曉艷聽,否則真保不準這丫頭會胡思亂想到什麼程度。

沒有講藏書樓,也沒有講成為周翠兒的事,只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講述了所看到的事。但小丫頭明顯關注點不在這裡,反而興奮地問起晨風都看到了什麼。

然而,隨着晨風的描述,曉艷從開始的驚喜漸漸化為震驚,到最後陷入了莫名的驚慌。因為晨風講述的太逼真了、太準確了,甚至就連七宴鎮里一些物品顏色、形狀都說的十分準確。

「少爺,你、你不會是看得見了吧?」試着在晨風眼前揮手,後者的雙眼依舊空洞無神。

「是不是都非常準確。」晨風抓住少女的小手,「這件事千萬不要說出去,否則少爺很可能會被人說成失心瘋,而且如果有人相信就更加可怕,保不準被禁錮研究。」

「曉艷明白。」小丫頭明顯陷入了迷惑與驚恐之中,一時有些慌亂,「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晨風輕輕摟住少女的肩膀:「實際上這個世界存在很多普通平民看不到的東西,就比如這個世界上其實有妖、有魔,亦是鬼,他們真實存在的。你老師有跟你講過獵妖師嗎?」

「沒、沒有。」曉艷搖了搖頭。

晨風又花了很多時間,才終於讓曉艷相信他所說的這些事,簡直顛覆了她的認知,一時陷入沉默,但很快就變成興奮起來。

「少爺、少爺,我不想當武師了,我想成為獵妖師。」曉艷搖着晨風的手臂說道。

內心一片苦澀,晨風很想翻個白眼,可惜他的眼窩一片渾濁。自己就是那個妖啊,你卻要當獵妖師。

「明天扶我去七宴鎮,我們分頭行動。」晨風拍拍小姑娘的手,然後起身走到案前,「我再畫一幅這個鐵甲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