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 - 第 2 節 親女與養女的較量

我姐說她晚上腳涼,我媽理所當然地讓我每天伺候我姐泡腳,幫她揉腿按摩。
最主要的是,這個姐姐並不是我媽親生的,她是被收養的。
童年的時光里,我親媽的偏心,讓我覺得,我才是我爸媽的養女。
直到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淚崩了。
1我五歲那年,才知道我姐不是我媽親生的。
我舅舅英年早逝,留下一個遺孤,也就是我姐姐。
那時候我媽便將還是嬰兒的姐姐抱回家,視如己出。
我媽年輕的時候生不出孩子,親戚說收養了我姐,說不定能帶來孩子緣。
果不其然,在收養我姐姐的第二年,我出生了。
我媽一直在我面前耳提面命,誇大其詞地說我姐是我家的大福星,我也是因為有我姐才能招來的孩子。
從小到大,這些話,聽得我耳朵都起繭子了。
而我姐也因着我媽的嬌慣,變得性格乖張古怪。
我家的戶型是八十九平的小戶型,我爸媽睡主卧,我和我姐一直在次卧睡上下鋪,還有一間沒有窗戶的儲物間。
等到我姐上初一了,她黑着臉找我媽告狀,說我晚上會打呼嚕,嚴重打擾她睡覺,進而影響她的學習。
她這幾次考試全班墊底,全是因為我,結果我媽二話不說直接把寬敞的主卧,讓出來給我姐睡,還補償的為她新添置了一套昂貴的學習專用桌椅。
她和我爸住到了次卧。
而我被迫搬進了擁擠又沒有窗戶的儲物間。
儲物間正對着家裡的衛生間,冬冷夏熱,堆滿了家裡的雜物,廢紙盒,舊課本什麼的,甚至連一張床都放不下。
我那時候才上五年級,還只是個半大的孩子,當場委屈地哭了,」媽,我不要睡儲物間!」
我媽沒好氣地駁斥了我的請求,冷着臉道,」你都這麼大了,能不能懂點事!
還不是你晚上打呼嚕,害得你姐沒法好好學習!
儲物間或者睡客廳,你自己選。」
在我媽這邊碰壁以後,我偷偷拿家裡的座機,給我爸打電話求助。
我爸工作性質特殊,每天早出晚歸,周末經常無休,大多的時間,除非我一直等到深夜,才能看到他一眼,要麼早起,能和他一起匆匆吃個早飯,經常我是見不到他的。
但是在這個家裡,只有我爸最疼我。
每次受委屈了,我也只能找我爸解圍。
我爸聽說了這事,也氣得不行,直言我媽偏心,」你放心,我會找你媽談談!」
原本我以為在我爸的幫助下,我可以成功逃脫住儲物間的命運。
沒想到,到了晚上,我媽就在儲物間,支了一張小型的單人摺疊床。」
蘇果,從今晚起,你就睡這裡。
白天記得把摺疊床收起來,別佔地方。」
我欲哭無淚,打心底懷疑,我媽以前是不是對我說謊了,我才是那個領養回來的孩子吧?
或者,我只是他們充話費,附贈的?
那天晚上,我倔強地坐在摺疊床上不肯睡,一直迷迷糊糊地等到十點,聽到鑰匙聲,我激動地跑到門口。
是我爸下班回來了。
一見到他,我沒說話,兩隻眼睛紅腫的跟桃子似的,卻將眼淚含在眼底,像是在無聲地控訴着我媽的偏心。
我爸知道我受委屈了,連忙道,」閨女,我都知道,我現在就去和你媽說!
你還在長身體呢,怎麼能睡儲物間,真是豈有此理。」
我爸直接進了次卧,我就躲在門外,緊閉的房門內,很快傳出我爸媽激烈的爭吵聲。
聽到我爸媽在為我吵架,我心裏也不好受,一直忍住的眼淚,終於控制不住地往下砸。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爸從房間里出來,安撫地摸了摸我的頭,」乖女兒,爸爸也是沒有辦法啊,你媽媽太蠻不講理了。
你再忍一忍,等爸爸賺夠了錢,咱們家就換大房子,爸一定讓你擁有一個單獨的房間。」
我猜到了結果,也不打算再抗議了。
但是小孩子的心理,終究還是忍受不了憋屈和不公,我抽泣了一下,」爸爸,你別騙我,你認真地告訴我,我是不是根本不是你們親生的,我才是養女吧?」
2我爸臉色一變,連忙解釋,」不許胡說,你是我和媽媽親生的孩子,千真萬確。
只是,正因為你姐姐是養女,你媽不想別人戳我們家脊梁骨,說我們有了親生女兒,就刻薄養女,才要對你姐姐加倍的好。
你媽媽其實也很愛你,你要理解你媽媽的苦心。」
不能刻薄養女,就一定要刻薄親生女兒嗎?
我垂下頭,把臉上的委屈全部隱藏,認命地回到儲藏室睡覺。
當時正值夏天,儲藏間沒有窗戶,也沒有電扇。
哪怕我把房門全部打開,整個小房間,還是像一個炙熱的烤爐一般,熱的我翻來覆去睡不着。
好不容易挨到凌晨五六點,天氣涼快了點,剛睡着,半夢半醒間,就聽見從衛生間傳來我姐沖馬桶和洗漱時嘩啦啦的水流聲。」
姐,你能不能小點聲?」
一晚上睡不好,我困得眼睛都睜不開,朝着衛生間喊。
哪知我姐絲毫沒有半點自覺,反而在衛生間乒乒乓乓地製造出更大的噪音,不忘得意地回道,」難道我在自己家,還要像做小偷似的躡手躡腳嗎?
蘇果,你都五年級了,你沒學過一句話,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多吃點苦,對你沒壞處!」
不等我說話,我媽正在做早飯,從廚房探出頭來,」蘇果,閉嘴!
你姐都早早起床要去上課了,就你還在睡懶覺,你還有理了!」
我躺在摺疊床上,又是一肚子委屈。
後來,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白天是儲藏間,晚上就成了我的房間,貫穿了我的整個童年。
不僅我們家最好的東西要無條件供給我姐,更過分的還在後面。
家裡的飯桌上如果出現兩個雞腿,從來沒有什麼一人一個的說法,兩個雞腿都必須都是我姐的。
因為我媽說,我姐從小身體虛弱,必須要好好補一補。
童年裡,如果不是我爸偶爾會帶我出去吃一頓,我甚至不知道雞腿肉是什麼滋味。
我姐穿舊的衣服,用舊的書包,課本,都讓我像垃圾桶一樣回收,這些種種辛酸就不必細說了。
我高二,我姐高三那年,寒冬,我姐的房間既裝了暖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