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 - 第 6 節 女兒柔弱,為母則剛(2)

是他的人,我一個外人,連照顧女兒都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感覺。」
都坐下吧,叫你來主要是我跟你爸有事情要通知你跟小星,還有這位是王律師,是你爸公司律師團的領頭人物。」
我隨便介紹了下,而我老公則是陰沉着臉不說話。
之前聽到錄音。
他都要拎刀去把沈明給砍了,還是被我攔下的。
5」媽,到底什麼事啊,還需要請到律師這麼嚴重?」
沈明攙扶着小星坐下,當著我們的面,還刻意跟小星十指緊扣,表現出夫妻恩愛的樣子。
我瞄了眼丈夫,他的臉色愈發陰沉,頭扭向別處,在努力剋制着不一拳揮過去。
確實,面對這樣的人渣,需要極強的忍耐力才不爆發。」
是這樣的,嚴總托我起草一份遺囑。」
」遺囑?」
沈明都不等律師說完,就急急打斷,滿是緊張且關心:」爸媽,你們出什麼事了?」
」我們沒事,其實就是防患於未然,王律師,你繼續說吧。」
我示意律師,沈明還是一臉緊張,握緊小星的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緊張我二老,其實就是緊張遺產。
恐怕他要失望了,王律師拿出文件,念出我或者丈夫離世後,名下所有產業包括公司都會交給基金公司託管,他們每個月只能領一萬塊,而且只能用在孩子身上。
沈明的臉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從驚愕到失望再到被人搶去五百萬的那種痛心。」
爸媽,你們這是……」他努力地組織着詞彙,我知道他想問的是為什麼不把財產交給唯一的女兒,而是交給基金會。」
我跟你爸一直以來都有個願望,就是希望能福蔭子孫後代,所以才要把所有產業都交給基金會打理,不管是小星,還是小星以後的孩子,甚至是孩子的孩子,從出生到二十五歲,每個月都能領一萬塊。」
」是這樣的沒錯,如果沒有異議的話,你們二位就在這上面簽個字吧,算是見證人。」
律師遞過筆,沈明臉色極其難看,轉頭看向小星,其實就是在示意我女兒反對。
6」小星,來,你先簽字。」
我接過筆,主動把遺囑遞到女兒的手中。
我的女兒我了解,她對這些東西一向不以為然。
我跟她提的時候,她甚至沒問為什麼要這樣,只是開心地答應,還覺得這樣的方式很好。」
不是,爸媽,我絕不是反對,只是這個基金會靠譜嗎?
萬一把你們辛苦攢下的資產都給霸佔了,到時候我們就苦訴無門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跟你爸心裏有數,你簽字就行,之後的事情交給王律師打理。」
我沒管他,看到女兒簽好名字,把遺囑遞給他。
其實他簽不簽都沒關係,但我就是要特意讓他過來,讓他親眼確認就算害死我們,也絕對拿不到一毛錢,包括他們現在住的那套房子。
當初是送給女兒做嫁妝,可當父母的哪能沒點心眼。
房產證上沒有寫女兒的名字。
寫的我。
所以他們只能住,永遠都別想打房子的主意。
女兒不能受到刺激,我跟丈夫這麼做的目的,只是想緩住他,一切先等女兒生了再說。
沈明借故離開之後不是去公司加班,而是回到他們家那個破舊的小租屋把事情一說,一家人用極其難聽的話咒罵我跟丈夫。
說我們倆老不死的,好端端立什麼遺囑,錢不給唯一的親生女兒,竟然相信那幫外人。
小三問他怎麼辦。
他沒有說話,倒是他那個媽,說要不然就留着我們兩個老不死,想辦法搞死那小賤貨。
她說的是小星,身為婆婆竟然說兒媳婦是小賤貨。
我真想撕了她的嘴,這一家人真是無恥至極,搞得這些錄音我都不敢給丈夫聽,怕他一時衝動,真拿刀砍了他們全家。
7第二天上午,女婿一家突然登門拜訪。
他爸還拎着一麻袋的地瓜,說是他們老家的特產,他親自種的,還說城裡人都稀罕得很,讓我們別嫌棄。」
是嗎?」
我冷眼掃過他們,如果不是私家偵探調查過,我還真不知道沈明一早就已經把一家子都接到城裡,而且還住在公寓附近。」
媽,我爸媽他們聽說小星不舒服,心急,連夜趕過來的,一晚上都沒睡過。」
沈明舔着臉笑着,陪着好,像只狗一樣諂媚。」
既然是這樣,那就早點讓你爸媽去休息。」
我並不想讓他們騷擾女兒,偏偏小星走出來了,雙眼一亮:」沈明,爸媽來了啊?」
」兒媳婦,你身子骨不舒服,我來看看你。」
沈明他媽舔着個臉往裡湊,笑嘻嘻地挽住小溪的手,假裝關心:」來來,別站着啊,趕緊坐下,讓媽好好地看看你。」
」親家啊,這次來是打算跟你……」沈明他爸一臉討好,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沈明打斷:」爸,我不是跟你說了嗎?
不要提這事。」
」怎麼了?」
小星看過來。
我挽手在胸,打量着他倆,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8」小星啊,是這樣的,爺爺他生病了,還挺嚴重的,就一直想見你這個孫媳婦一面。」
沈明他爸一臉為難,說話間還小心翼翼瞄向他兒子。」
爸,小星她身體不好,怎麼可能回老家,車馬勞頓的,她萬一有個閃失怎麼辦?」
沈明陰沉着臉,語氣極重,他爸眼圈頓時就紅了。
這父子倆還真是一脈相承,演技都這麼好,不去當演員真可惜,還有他媽已經在抹眼淚。」
爺爺他……」小星向來善良,看着他們這樣,眼圈一下就紅了,根本不知道,這些豺狼是要啃她骨頭。」
既然病得這麼嚴重,你們怎麼不帶來城裡看看?」
我是不可能讓女兒跟他們走的,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想幹什麼,我聽過錄音都一清二楚。」
親家母,你是不了解我們村裡人,這病得很嚴重的意思,就是說已經沒得治了,所以我這才不得已,想圓老人家最後的願望,免得他爺爺死都死得不瞑目。」
沈明他爸說得潸然淚下,他媽媽甚至嚶嚶哭出聲。」
那我回去吧。」
小星哪見過這種陣仗,直接就被收攏了。」
不行!」
我斷然拒絕,小星有點激動:」媽,沈明的爺爺想見我最後一面啊,我不能不去。」
」你急什麼啊?
醫生說什麼你忘了?
你不為自己想,也得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你現在是要當媽的人,能不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
我聲音很大,冷冷地呵斥女兒,視線掃過沈明爸媽,最後看向沈明:」小星的情況你是清楚的,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媽,不管沈明的事。」
女兒還要幫着這白眼狼,我都後悔把她保護得太好。
沈明他爸也跟着:」親家母,你別怪他,要怪就怪我,是我亂說話,是我不對。」
說話就說話。
他突然揚手,朝自己的臉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9」爸!」
」爸!」
」孩他爹!」
三道驚呼聲幾乎同時響起,小星驚得都站起身。」
親家母,你別怪沈明,你怪我,怪我就好,我這給你跪下好吧,你千萬別動氣。」
他說著直接就跪在地上,還朝着地上用力磕頭。」
爸,你別這樣。」
小星趕緊過來,而我面無表情的冷眼看着。」
媽,你太過分了。」
小星扶起那做作的老東西,皺着眉頭看向我。
她善良且孝順,沈明那家人就是捏着她這一點,才要來我面前上演這一出苦情劇。」
小星,你別怪親家母,是我亂說話,我確實不該不顧及你的身體,還想着說讓你回家。」
他這話說得情真意切,對比下我是惡毒的老巫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