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向不平等宣戰,用魔法打敗魔法] - 第 7 節 我與繼姐,針鋒相對

後媽在給我包的湯圓里藏了細小的刀片,我轉手把這碗湯圓獻給了我爸。
當晚,我爸胃出血送去醫院急診搶救。
我爸出院以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後媽離婚。
我全程冷眼旁觀,這就是做心機婊的代價!
1我爸是個上門女婿,我跟我媽的姓氏,從小就看着我爸給我媽端洗腳水,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媽。
哪怕我媽拒絕,他也依舊照做不誤,端茶遞水,表現得甘之如飴。
連我也以為我們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直到十歲那年,我媽病逝了,我爸迫不及待地娶了後媽,把比我還大了一歲的姐姐領進門。
我才第一次看清了我爸這個軟飯男的真面目。
要知道,當年我爸媽結婚前,我媽大氣的出資替我爸還了一百多萬的債務。
婚後,我爸創業,我媽也是出錢出力,甚至信任地把我外祖父留下來的礦廠也一併交給我爸管理。
結果,距離我媽下葬不到兩周,我後媽畫著精緻的妝容,一身艷麗地走進我家,肆無忌憚地打量着這裡,一邊有說有笑地和我爸探討,」老公,這裡的傢具太舊了,沙發明天我給換掉。」
」嘖,還有客廳的窗帘,顏色也太土了吧,一點品味也沒有。」
」這裡,那裡,都要換。
還有,保姆我也重新找好了。」
我爸向來不管這些,隨口就應了好。
過了許久,後媽才像注意到站在房門口的我,她笑眯眯地向我打招呼,」這就是蘇茉吧?」
」爸,這個阿姨是誰?」
其實我心裏早就料到了答案,但我還是執着地問我爸。」
這是你的新媽媽,以後要叫她媽媽,知道嗎?」
我爸很認真地回我,雖然是問句,語氣卻是不容置喙。
我的眼眶瞬時就紅了,眼淚不爭氣地包在裏面。
讓一個母親剛去世,年僅十歲的孩子,立即改口叫另外一個陌生的女人媽媽,簡直比天塌了還要可怕。
當時的我,真的不能理解,一向和我媽表現得夫妻恩愛,百依百順的我爸,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陌生?」
老公,你別嚇壞了這個孩子。」
後媽笑了笑,嗔怪的推了推我爸,友好的朝着我道,」別急,你先叫我阿姨吧。
我會對你很好的,放心吧。」
她回頭,指了指一進門,就坐在我的鋼琴椅上,擅自擺弄鋼琴鍵的小女孩,」那是我的女兒許歲,比你大一歲,以後你要叫她姐姐。」
我抬頭和許歲對視了一眼,穿着潔白公主裙,身材又瘦又高的許歲從鋼琴椅上起身,朝我走過來。
她漂亮的大眼睛上下審視着我,聲線甜美,」妹妹,喏,第一次見面,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以後,你可要聽話哦。」
最後幾個字,她說得意味深長。
我僵着手,遲遲沒有接。」
爸爸,妹妹是不是不喜歡我?
連我的禮物都不接受。」
許歲扁起嘴,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嗲嗲的朝着我爸撒嬌。」
蘇茉,還不收下禮物?
你媽教你的那些禮貌規矩,你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爸兇巴巴地瞪我。
這還是第一次,我爸在家凶我,而且當著外人的面。
我很不適應,但還是憋屈地伸出手,接下了許歲的禮物。」
老公,不怪蘇茉,都是蘇姐沒把孩子教好,以後我會好好教她的。」
後媽挽起我爸的手,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
聽到我媽被別的女人指責,比我被人狠狠罵一頓更難受。
我大聲的朝着我爸吼,表示抗議,」我媽沒有錯。」
她最大的錯誤,是選錯了人,嫁錯了老公。
丟下話,我跑回了房間。」
你個死丫頭,就是被你那個死了的媽慣的,以後我非得好好治治你。」
躲進房間,我還聽到我爸在門外朝着我大罵。
我吸了吸鼻子,沒管他。
那天晚上,出於好奇,我打開了許歲送我的那份禮物。
拆開精美的包裝,裏面是一本最近很火的虐心漫畫書。
講述小女主人公,在父母離婚後,因為不聽後媽的話,遭到後媽和繼妹的虐待,最後被繼妹設計陷害,遭到父親的厭棄,被趕出家門,流落街頭的故事。
我這才知道,原來所謂的禮物,是一個下馬威。
2短短几天,後媽把我家的傢具、擺設全部換了一個遍。
連同我媽的衣服,護膚品,甚至小至我媽用過的水杯,牙刷,都像是垃圾一樣,被打包扔出了門。
我又哭又鬧地向我爸爭取,都無濟於事。
我阻止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又心急又心痛。
當時還只是一個小孩子的我,根本無能為力。
吃晚飯的時候,許歲看我喪眉耷眼的樣子,得意地翹起了嘴角,」妹妹,前幾天我送你的禮物,你看了嗎?
喜歡嗎?」
聲音依舊很甜美,笑起來的樣子也很好看,像是天使一樣。
她『演戲』這麼賣力,裝得很辛苦吧?
我盯着她,很突然的,就不想繼續難過了。
我繼續難過下去,除了讓自己多傷心幾天,吃不好睡不好以外,沒有任何作用,徒讓那些想看我笑話的人得逞了。
我夾了一根綠色蔬菜,放到許歲的碗里。
那道菜,我看許歲連筷子都沒動過,估計是很不喜歡吃吧。」
姐姐,你送我的漫畫書,我當然看了。
謝謝你呢。」
這是這幾天來,我第一次叫她姐姐。」
不過馬上要期末考試了,老師說這種閑書平時就不要給我們看了,會影響學習成績的。
姐姐,以後想送我禮物,還是挑一些別的吧。」
我也朝着她笑,不就是演綠茶嗎?
我之前是不會,但是家裡有位演戲這麼優秀的『高階綠茶老師』在這裡,我也可以跟着學呀。
我又挑了一塊鮮嫩的魚肉,夾給我爸,」爸爸,你說是吧?」
許歲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我爸的眼色,見我爸皺了皺眉,才不好意思地開口,」對不起啊,蘇茉,下次我一定認真給你挑份適合你的禮物。」
後媽也在旁邊幫腔,」老公,是我考慮不周。
那本漫畫我也看了,最近很火的,我以為蘇茉也會喜歡。」
」沒關係,正好我也準備了一份禮物想要回贈給姐姐。」
我起身,從房間里拿了一本嶄新的筆記本出來。
回來時,我看見許歲把我給她夾的蔬菜挑出來,正要扔在飯桌上。」
姐姐,你怎麼把我夾給你的菜扔了?
那我還是不要回贈姐姐禮物了吧,免得遭姐姐嫌棄。」
我垂下頭,很委屈地道,」姐姐送我的漫畫書,哪怕老師說會影響學習,我可都好好收藏着呢。」
我爸乾咳了兩聲,表示不悅,畢竟男人一般都喜歡妻子溫柔大方,兒女和睦。」
蘇茉,你誤會了,我夾起來是準備吃菜呢。」
當著我爸和我的面,哪怕再不喜歡吃這道菜,許歲還是勉為其難地咽了下去。
我這才把筆記本遞給了許歲,下一刻,一張合照從裏面掉出來。
上面是去年我生日,我爸媽帶我去迪士尼時拍的全家福。
我爸站在中間,我媽挽着我爸,我爸的另一隻手牽着笑靨如花的我,照片的背面是我爸寫的一行字——幸福的一家三口。
這張照片對我來說,很有紀念意義。
但是落在我後媽和許歲眼裡,卻顯得十分刺眼。
我後媽不加掩飾的板起臉,將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
許歲臉色也很難看。
搶在我爸開口前,我連忙解釋,」我找了半天,就是這張照片里我最開心。
所以才選了這張全家福送給姐姐,姐姐不會介意吧?」
話落,我又眼眶紅紅的看向我爸,」爸,去年生日那天,我們一家三口在迪士尼玩得好開心,您還記得嗎?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全世界對我最好的爸爸媽媽。」
我爸似乎是想起了過往的點滴,以前在家他還是很疼愛我這個女兒的。
他淡淡地道,」許歲,既然這是蘇茉送你的禮物,你就收下吧。」
許歲敷衍的應了一聲,彆扭的將照片夾進筆記本里,那表情就像是被人餵了一隻蒼蠅,還要硬吞下去。
3飯後,在我爸面前,我熱絡地拉起許歲的手,很懂事的道,」姐姐,以後我們要好好相處哦,爸爸工作很辛苦的,我們可不能給他添麻煩。」
許歲笑着點頭說是,在我爸看不到的角度,她靠近我,在我耳邊咬牙道,」蘇茉,來日方長,我們各憑本事吧。」
一個月以後,我爸去外地出差了。
許歲終於找到了報復我的機會,她按捺不住地下手了。
因着我爸不在,回到家,對於後媽和許歲,我是盡量能避則避,減少矛盾。
一吃完飯,我就鑽進房間,一邊戴着耳機練英語聽力,一邊趕作業。
我沒有注意到悄悄拿了備用鑰匙打開我的房門,躡手躡腳走進來的許歲。」
蘇茉!」
等許歲走到我身後時,她朝着我大叫了一聲。
摘下耳機,我剛要回頭,趁我沒有任何防備,許歲拉開我的衣領,直接從我的衣服領口丟進去一隻軟趴趴的東西。
那是一個活物,接觸皮膚時,黏膩的觸感,把我徹底嚇壞了。
聽到衣服里傳來呱呱呱的叫聲,我才知道那是一隻癩蛤蟆。
我頭皮發麻,渾身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慌慌張張地從位子上站起來,我差點哭出來,又蹦又跳地想要把那隻蛤蟆甩出去。
一旁的許歲,看到我狼狽不堪的樣子,惡劣的笑,」蘇茉,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爸爸出差了,沒有人會來救你。」
我越是着急,她越是得意。
我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忍着劇烈的噁心,用手把那隻醜陋的綠皮蛤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