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異世異聞錄》[異人異世異聞錄] - 第4章 劫獄

「噠……噠……」走路聲已經在兩個牢房裡斷斷續續了好長時間,雖然兩人不知道所謂的三小時後會發生什麼,但已經躁動起來的心讓兩人根本靜不下來。

「咱們吃完飯多長時間了?」沉不住氣的蘇利曼隔着柵欄窗問道。

「快三個小時……了吧。」胡安心裏也沒底,越臨近預期的時間越不安。

「你確定?我咋感覺都到晚飯點了快。」蘇利曼搖頭晃腦地說道。

「這破牢房也沒個窗戶,白天黑夜都不知道,要是中間少送一頓飯的話時間觀都能被攪亂。」胡安站在牆邊摸着牆壁說道。

正當兩人探討時間問題時,樓道里的警鈴急切的響起。

「到了!三小時到了!」蘇利曼激動的喊着。

胡安聽着警鈴聲,也衝到玻璃牆上觀察着大門的情況。

「所有武裝人員請注意,所有武裝人員請注意,各安保隊長立刻命令小組人員各司其職,值守各監區牢房監管實驗體,疏散所有非武裝科研人員前往逃生通道,剩餘武裝人員立刻前往指揮室集合!准許使用熱武器!准許使用熱武器!」

話音剛落,爆炸聲立刻傳來,胡安與蘇利曼兩人同時一震,扶着牆壁抵抗晃動,看着對方震驚的眼神。

「艹,這TM是劫獄!劫獄啊!」蘇利曼聽着爆炸聲激動的握起了拳頭。

「這是直接打進來了么?是**軍還是誰?關鍵是咱們怎麼出去啊?」胡安看着上着鎖的門問道。

胡安的話剛說完……

「咔!」一聲輕響響起,胡安和蘇利曼的牢房鎖打開了,同時打開的還有其他四個空牢房的鎖和監區門的鎖。

「法克,他們把門鎖都給黑了?」蘇利曼邊說邊走出牢房,胡安後腳也走了出來,看着打開的監區門與無處不在的爆炸聲叫罵聲,蘇利曼扭頭看着胡安說道:「劫獄啊……出去之後盡量低着身子跑,誰也不知道這槍林彈雨的會不會中獎。」

「你有經驗,我聽你的。」這種時候胡安只能是賭一把相信這個不靠譜的蘇利曼。

「有個屁的經驗!我電影上學來的,誰一輩子能碰見劫獄的?」蘇利曼咬着牙說道。

「先去門口看看情況。」隨後蘇利曼便動身悄摸的走到監區大門旁。

「電子的果然靠不住,不過幸好……。」胡安扭頭看着彈開的門鎖,嘀咕着說道,隨後便來到了蘇利曼身邊。

這時的蘇利曼已經打開門向外面悄摸探着頭,胡安也順着門縫向外面看去,而見到外面的場景後,蘇利曼瞪大了眼睛,胡安也獃滯住了。

只見外面地上躺着好幾個身穿囚服的人,同時也躺着更多的穿着作戰服的警衛。

還有三個站着的囚犯劫持着兩名人質與三名警衛對峙着,更關鍵的是這些穿着囚服的『人』長得不太像人啊!

兩個面如野獸,一個長着動物的蹄子,胡安看着這三人,又看了眼地上躺着的奇形怪狀的囚犯們,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開啟了數據檢測功能。

未知生物-未知族裔-中年男性/青年男性/青年男性

生命體征:健康

是否建立新生物檔案……

『不建立!』開玩笑,什麼場合還建立生物檔案,先解決了眼下的事再說吧,胡安心裏想着,聲音傳來,便抬頭看起了對峙的雙方。

「放開我們的人退回到牢房裡去!立刻!」對面領頭的警衛喝道。

「滾蛋,都這樣了讓我們退回去等你們找後賬?你當我是腦殘?」其中一名長得熊一樣的囚犯回道。

而胡安和蘇利曼所在的監區在警衛的右後方,正好處於視覺死角,看着面前的環境,又看着地上躺着的警衛身邊掉落的微型衝鋒槍,胡安的心臟咚咚咚的跳動了起來。

『能行么……』胡安的手微微顫抖,他也被自己的想法驚到了,殺人?胡安可從沒殺過人,頂多玩過射擊遊戲,但現實和遊戲是不一樣的。

『法克,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又不是白痴,不開槍就是死路一條!而且這幫人……不,這種人渣……死不足惜。』胡安咬着牙,下定了決心。

「喂,賭一把不?」胡安看着蘇利曼說道。

「法克,他們是怎麼回事,這就是這裡的實驗體?這還是人么?」蘇利曼顫抖着說道。

「別管那些!你看不清局勢?這些人才是我們這一邊的!」胡安揪住蘇利曼的領子低聲說道。

「行,行,你說,咱倆該咋辦。」蘇利曼看着咬着牙的胡安,也想明白了,這些人雖然長得可怕了點,但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個預備實驗體,慌雞毛!蘇利曼在心裏安慰着自己,沒想到之前讓他擔心受怕的身份,現在居然給他帶來了一點底氣。

「你開過槍么?」胡安看着蘇利曼問道。

「廢話,我毒梟大國出……」

「行,可以了。」胡安看着馬上就要擺譜的蘇利曼趕緊制止了他,隨後指着地上的槍說道:「看見內邊地上的槍沒有?」

蘇利曼看着不遠處地上掉落的槍,覺得可行,便點了點頭。

「保險在哪?」

「啥玩意?你不會用槍?」蘇利曼震驚了,誰會想到提出這種意見的人反而不會用槍呢。

「別廢話,告訴我保險在哪就行。」胡安認真的說道,自己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只要知道了保險開關,那就握緊、瞄準、抵肩、開槍。

蘇利曼看着胡安,擺出一副信你有鬼的神色:「槍身左側握柄上面有一個可以撥動的鐵片,S是保險狀態,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