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異世異聞錄》[異人異世異聞錄] - 第4章 劫獄(2)

是單發,F是全自動。」

「明白了。」

「誒?」

……

「嗯?」看着對面三個警衛身後鬼鬼祟祟溜出來的兩個人影,其中一名囚犯立刻捂住了被他挾持的人質的嘴,旁邊的另一個人也同時照做,人質也看到了對面溜出來的二人,神色慌張的想開口警告,但被狠狠地鉗制住了,兩名囚犯立刻大聲叫罵著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你們幾個現在退走還能活,一個月幾千塊錢啊犯得着玩命么!等一會我們的人來了你們想走也走不了!」另外一個囚犯掐着人質的脖子威脅道。

「別TM想唬我,這基地都是我們的人,哪有你們的人!」領頭的警衛舉槍瞄着對面的幾個囚犯。

「是啊是啊,那就拜拜啦。」囚犯看到對面溜出來的人抬起了槍之後,直接一爪子劃開身前人質的脖子,同時另一個囚犯一掰脖子,解決了面前的人。

「你們!」震驚的領頭警衛話還沒說完,身後就響起了槍聲。

「砰砰!砰~」

幾聲槍響過後,蘇利曼驚訝的看着胡安:「你打這麼准還用我幹啥,你剛自己過來不都解決了么?」

「我不知道……就像激光瞄準器一樣,有一道射線從槍**出來。」胡安獃獃的說道,難道又是芯片?自己被改造成機械人了?

「下掛式激光?沒有啊。」蘇利曼疑惑的說。

胡安也沒從剛才的震驚里緩過來,聽到蘇利曼的話,腦袋裡出現了之前的畫面,當他悄悄的摸到了地上的槍械後,槍口處就出現了一個像紅外激光一樣的半透明指示線從槍口延伸到了所指的地方,看着指示線,胡安連瞄準鏡都不用,就像是光槍遊戲一樣,便下意識抬手射擊。

「也許不是他准,而是他腦袋裡芯片的功勞。」對面的一名囚犯開口說道,胡安聽到芯片二字後,立刻抬起頭看向了對方,畢竟這個芯片這些天展現出來的功能已經很離譜了。

腿像蹄子一樣,留着臟辮的人走了出來:「你好,我叫格斯特,我在實驗台上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聽着周圍人說過這個芯片,他能提高人一定的作戰能力,但是……你最好小心一點,芯片這東西誰知道有沒有後門。」

「我叫胡安,旁邊的這位叫蘇利曼,你剛說這個芯片……他們有提過這種隱患?」胡安看着面前的三人,問出了自己早就想問的問題。

「也許吧,畢竟他們不可能白白給你這麼一個工具,而且是這麼一個有可能對他們產生威脅的工具,就像槍一樣,肯定有保險的。」格斯特看着提着槍的胡安說道。

「法克,這麼危險,胡安,我認識幾個不瞎管事的醫生,出去之後趕緊找他們給你取出來這玩意,一想要是有人在我腦袋裡放了個東西,我恐怕連覺都睡不着了。」蘇利曼看着胡安,眼神里的擔憂止不住的溢出。

「先活着出去再說吧。」胡安打算把遠憂放在了一邊,先考慮如何在這近患里存活下來。

「你好,我叫加文,旁邊這個小狼崽叫高爾。」長得像野獸一樣的加文主動說道。

「嗯,你好……」胡安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行了,趕緊走吧,沒時間浪費了,這些攻擊實驗室的人不知道還能撐多長時間,趁早趕緊跑出去吧,這地方我是一秒都不想多待了。」高爾呲了呲尖牙說道。

胡安聽完後,便想着低頭拿幾個彈夾,畢竟有備無患,但他看到被自己開槍打死的人之後,還是陷入了獃滯,殺完人的那種後怕此時浮現在心頭……

「我到底在幹什麼……媽,你一定沒想過你兒子有一天會殺人吧。」胡安低聲嘟囔着。

「喂!胡安,準備好就走了,別耽擱太長時間……」蘇利曼對着胡安喚道。

忍着不適從屍體上摸索出了彈夾,胡安起身追上了已經準備好的幾人。

隨後一行五人便開始尋找出去的路,一路上遇到了幾個零星的警衛,不過有格斯特三人在,胡安一槍沒開敵人就都被解決了,血流漂杵……

在面對一地屍體的時候,胡安的胃也是翻騰不止,喘着粗氣,恐懼與緊張讓四肢顫抖個不停,平時在電影里看到一地屍體血液並不覺得有什麼,而現實當中視覺嗅覺以及心理的全方位刺激,讓胡安抑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反應。

一旁的蘇利曼看出了胡安的不適,撞了撞胡安的胳膊問道:「沒事吧,你們美國人的神經應該挺大條的啊。」

「誰跟你說我是美國人了,我只是到美國談生意來的,我們國家可不會出現這種場景。」胡安沒好氣的白了蘇利曼一眼。

「哈哈,習慣就好習慣就好,這兒就這樣,我們國家有的地方火拚起來可比這嚴重多了。」蘇利曼打着哈哈說道。

「……謝了。」胡安聽着蘇利曼的話,心裏的恐懼感與不適感也下去了一些,畢竟還有個大活寶在身邊呢,人類的適應性很強,有人開導的話也就更容易走出來一些。

……

胡安幾人在尋找出去的路同時,指揮室上演着另一幕場景。

「我是真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見。」西裝男看着對面戴着兜帽的人說道。

兜帽的陰影覆蓋了這個人的面容,後面的開口處垂下了三根藤蔓似的東西,就像是把頭髮編織在了一起一樣,手指上也彷彿覆蓋著一層樹皮狀的物質,碧綠色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感。

「是啊,羅德曼,別來無恙……」女性的聲音從兜帽下響起。

「那麼……歡迎回家,三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