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異世異聞錄》[異人異世異聞錄] - 第7章 帝國審查庭

深夜,對於曙光大陸的各個國家來說都是休息的時間,而瑪奇蘭帝國則是一個相對開放包容的國家,這個國家沒有宵禁,人們出沒於城市裡的酒館之間。

相比於那些出來玩樂的人,城鎮守衛在這種時間段則要更加提高注意力,夜晚同樣是那些不安分的人起來活躍的時間。

自由港,位於瑪奇蘭帝國西部,西灣領的主城,這裡的夜晚同樣喧囂,城牆上的衛兵正在睡眼惺忪的巡邏着,而此時城市遠方冒出了一抹光亮,城衛兵看着突然冒出的亮光愣了一下,擦了擦眼睛抬頭看去。

「真是廢棄的北港燈塔?那地方不是早就廢棄了么?怎麼會……」

想着北港燈塔的靈異傳聞,城衛兵打了個哆嗦,立刻跑到城衛廳報告了情況,過了沒一會兒,兩道人影便從城市副門中騎馬疾馳而去……

……

一段時間之前……

北港廢棄的燈塔附近,一個不着寸縷的人影被海浪緩緩推到了岸邊。

不知過了多久……

「我!咳咳……咳咳咳……」胡安猛的睜開了眼睛,剛說了一個字就開始咳嗽。

過了一會兒,肚子里的水咳完了之後,胡安才喃喃說道:「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

說完這話,胡安愣了一下,趕緊摸了**口:「沒死?傷口呢?我記得被那個娘們扎了個透心涼啊,怎麼沒了?」

眼看身體沒什麼事,胡安長舒了一口氣,看着星辰在天空中閃爍着,只覺得自己好久都沒見過這麼明澈的天空了。

「那麼我又昏過去了么,這幾天就沒正常睡過覺……」躺在地上的胡安看着漆黑的夜晚,自嘲的說道。

轉動身體,胡安一隻手撐着地面,試圖站起身來,可腳剛一用力,身體就像沒有支撐一樣摔向了地面。

「怎麼會?」看向自己的手臂,胡安發現怎麼用力都握不起來。

「我到底昏迷了多久……」摸了摸自己雜亂的鬍子以及長到蓋住臉頰的頭髮,胡安迷茫的說道。

在地上又躺了一會,數了數天上的星星之後,感覺四肢恢復了些許力氣後,胡安費力的站起了身,這次沒有再倒下。

「這是在哪啊……」看着四周的樹木,記憶中的雪山冰原沒有絲毫蹤跡,左右望去,一座燈塔吸引了胡安的注意,此時的胡安也並無他處可去,便拖着疲憊的身體,胡安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

「吱……」腐朽的木門被推開,胡安藉著月光艱難的走進了圓廳中。

「還真原始啊,燈塔里都是這樣的么……」看着破爛不堪的木頭架子和桌椅,胡安愣了一下,然後便摸着牆壁尋找開關。

過了好一陣,胡安什麼也沒找到,反而是在牆上找到了一個油燈架子一樣的東西,看着面前的油燈,胡安嘴角抽抽的說道:「不會沒通電吧……」

胡安盯着油燈瞅了一會兒,嘆了口氣,打開了蓋在上面的蓋子,心想在裏面看看有什麼能助燃的東西,不然的話真讓胡安鑽木取火他也鑽不出來啊。

「嗯?」蓋子被掀起來後,像是起了什麼反應,絲絲火苗在油燈中發出了微弱的光亮,沒過幾秒油燈就着了起來,並且整個燈塔的油燈都冒出了火光。

「什麼原理?」胡安看着燃起的油燈嘖嘖稱奇,心想這玩意的造價比電燈還貴吧,什麼地方還用這種復古的東西。

「算了,不管它了,有光就是好事。」胡安看了幾眼就沒了興趣,轉身開始第二輪翻箱倒櫃,想找點吃的填填肚子。

十分鐘後……

「什麼也沒有,罐頭餅乾礦泉水……都沒有啊。」胡安絕望的看着圓廳。

「MD老子就不信了,外邊不是有草么,吃草應該也能活,旁邊還有條小溪,應該是淡水……嗯?什麼玩意?」就在胡安餓的說瞎話的時候,旁邊一個小巧的身影一閃而過,鑽進了柜子底下。

「啥玩意?兔子?哈哈,這破地方居然還有兔子,天不亡我啊哈哈哈。」飢餓的胡安彷彿迸發出了無窮的力量,一個箭步衝上去,趴在了地上看向柜子底部。

在兔子驚恐的眼神下,胡安直接伸手抓住了它的耳朵。

伸手一提,兔子便被提到了胡安眼前,看着眼前的兔子,胡安又一次陷入了獃滯中。

「這TM是兔子?豬吧這是!」看着眼前長得豬鼻子哼哼的『兔子』,胡安大聲吐槽道。

「哼!哼!」豬鼻子兔在胡安的手裡掙扎了起來。

「不管那麼多了,長得跟怪物似的人我也見過,不差你一個。」胡安提着兔耳朵,找來了一塊石頭,三兩下就解決了兔子,又在附近撿了點樹葉和樹杈子,拿石頭堆了個小窩窩,用油燈點了一把火,一個小型的篝火就完成了。

隨後胡安從圓廳架子上找了個不知道幹嘛用的鐵片,劃開了兔子的腹部,剃掉皮毛,又把裏面的雜物掏乾淨,拿着剝乾淨的兔子走到了燈塔外的溪流處清洗了一下,順道還喝了幾口水。

花了大概二十分鐘,胡安看着穿成串的豬鼻兔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架在火上美滋滋的烤了起來。

「這幾天經歷的事太多了,被人害,被人揍,被人切,還來了場越獄,最後還被扎了個透心涼,現在呢?現在卻坐在這裡烤變異兔子肉,人生果然變化無常……」胡安看着烤了七八分熟的兔子肉感慨着。

「哐!」

正當胡安即將烤好肉的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