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13章 刀鋒劍影

阮笙瀾被虞泠當眾駁了面子,臉色別提多難看。起身時冷冷剜了虞泠一眼,連禮也未行就冷哼一聲拂袖而去,大有以牙還牙之意。
虞泠看她這般只覺得有些好笑,起身回了裡間,讓小禾把頭上的釵環取下。
「娘娘,不知是不是奴婢的錯覺,奴婢怎覺得今日皇貴妃身邊的雲兒好似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小禾把虞泠的長髮披於腦後,梳順再挽成一條辮子。在發尾處繫上髮帶,於頭髮右側戴上一隻偏鳳銜珠簪便是最得體又利落簡單的樣式。
虞泠但笑不語,這丫頭還算聰明,能看得出雲兒心裏有鬼:「今日天氣不錯,出去走走吧。」
來翎國皇宮這麼久,虞泠頭一回願意出去走動,小禾先是一愣,隨後趕忙去拿披風。
虞泠嫌披風穿着麻煩,只讓虞泠拿了一把油紙傘遮陽。
眼下雖是四月,翎國這個時節的氣候還有些寒涼,好在太陽高照,倒不怎樣冷。
翎國的御花園造的十分氣派,園中種着各式奇花異草,多是虞泠不曾見過的。
「皇兄這般對臣弟窮追猛打,難道沒贏過不成?不過一局棋,何必如此較真?」
御花園涼亭內,司鶴與一男子相對而坐,雙方執各色棋子,毫無相讓之意。
司鶴面無表情在棋盤上落下一枚黑子,他的棋風一如他本人的行事風格,殺伐果斷。
「既然不打算較真,六弟為何不直接輸給朕?朕近段時間預備下召裁減官員,名單六弟應當已經看過,六弟可有什麼看法?」司鶴說話的空檔又落下一枚黑子。
「皇兄說笑,棋差一着就要滿盤皆輸,誰願意苦心經營的好局被他人得去?至於裁減官員一事,臣弟以為此事應當放一放,朝中官員勢力盤根錯節,可輕易動不得。」
司忱落下一枚白子,吃掉了司鶴的黑子,兩人話語間暗藏刀光劍影,誰都瞧不上誰。
「皇兄,您要輸了。」司忱拋起手中的黑子再接住,然後隨手扔在漢白玉石桌上。
「臣妾以為不然。」虞泠在小禾的攙扶下走進涼亭,「官員結黨營私、沆瀣一氣,若不趁早斷其根基刮骨療傷,長久拖着只會累及根骨,長痛倒不如短痛。」
少女施施然對兩人行禮,司忱虞泠有些印象,此人乃當朝攝政王,為人溫潤如玉。
「起。」司鶴下意識抬手扶她,剛碰到虞泠的手就冷了臉。
虞泠起身的動作微頓,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荷花酥:「臣妾可以吃么?」
她才不過十五歲的年紀,聲音脆生生的,帶着她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天真可愛。
司忱表情微妙地打量了虞泠一眼,也不起身,只對虞泠拱了拱手:「見過皇嫂。」
「嗯。」虞泠眨了眨眼,又去看那碟子糕點。倒不是她有意裝出這副樣子,而是這具身體有些低血糖,她這會子頭暈地厲害,此前她不曾多走動,所以沒察覺。
見她神情無辜,又一直盯着糕點看。兩人便沒往心裏去,只當她是嘴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