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19章 偏就這麼巧

司鶴把人帶走後虞泠便用藥引入葯喝下,才喝了葯沁雪宮那邊就傳來消息。
宮女雲兒膽大包天,公然與皇帝身邊的侍衛苟且,意圖探聽天子心思。
皇帝大怒,下令命人將雲兒與私通的侍衛五馬分屍。
皇貴妃管教下人不力,禁足半月,且命其前去觀刑。皇帝對皇貴妃的懲罰可謂只是象徵性的,但貴妃還是嚇得不輕,卧病了好幾日,人也安分了不少。
目的達到,病了好些時日的虞泠自然合時宜地好了。
經此一事皇帝也再來來過鳳棲宮,一連半月對皇后不聞不問。
宮裡的宮人都是牆頭草,見皇帝對鳳棲宮冷淡,宮女太監也連帶着對虞泠懈怠起來。
司鶴不來虞泠也不閑着,整日里搗騰草藥,翻閱了鳳棲宮所有的全部醫書。
研究發現這個年代的藥材許多都是現代極少見的,對她的藥物研究非常有益。
「娘娘,這些都是您要的草藥,奴婢去太醫院親自挑的,您看看可還少了什麼。」
小禾抱着一堆草藥磕磕絆絆走進來,虞泠接過去攤開數過一遍點了點頭:「都齊了。」
虞泠挑出幾味草藥放在研缽之中磨碎,偌大的鳳棲宮靜悄悄的,只剩研磨東西的聲音。
「娘娘,您沒發現鳳棲宮的宮人都不知哪裡去了么?青天白日的連個人影都沒有。」
小禾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抱怨,自從陛下不來後就連宮裡的下人都敢怠慢虞泠。
虞泠頭也不抬,往研缽里加入參片:「無妨,有你在身邊就好。」
虞泠不慣事事有人伺候,有一個小禾在身邊其實就足夠了。
小禾撇了撇嘴:「娘娘您應該拿出皇后的架子震懾他們才是,免得他們失了尊卑。」
近來小禾總擔心有膽大包天的宮人敢公然挑釁欺負虞泠,都不敢從虞泠身邊走開。
畢竟從前,自家主子被宮人欺負也是時常有之,偏偏自家主子從不計較。
虞泠聽出小禾對她的擔憂,摸着小禾的腦袋莞爾一笑:「莫慌,本宮有分寸。」
震懾人心自然需要,不過現下不是時候。原主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根本折騰不起。
除去之前中毒以至身體機能整體下降,虞泠還發現原主居然患有哮喘。
古代沒有有效控制哮喘的藥物,她須得儘快自己把藥丸研製出來,研缽里的葯便是。虞泠暗笑,她可得好好養好身體,以後這身子骨要用的地方可多着呢,不強健些可怎麼行?
沁雪宮內,阮笙瀾身邊的貼身宮女已經換了一位,是阮丞相自宮外送進來的。
「娘娘,淑妃與昭嬪來瞧您了。」新來的貼身宮女知秋年歲長些,人也沉穩。
躺在塌上的阮笙瀾緩緩睜眼,她卧病這段時日,來往沁雪宮的人不曾少過。
知秋扶着阮笙瀾坐起身,門外的宮女就把兩位妃嬪引進來。
「嬪妾給皇貴妃娘娘請安。」淑妃與昭嬪對阮笙瀾福了福身。
「你們來了,坐罷。你們都下去,留知秋在旁伺候即可。」阮笙瀾懨懨的,眉眼間滿是疲倦。殿內的宮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