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21章 皇后的心意

司鶴當夜留宿在鳳棲宮,次日天還未亮就起身去上朝。
下朝時司鶴面色便不好看,命人宣攝政王到御書房議事。
「攝政王方才在殿上公然拂朕的面子是何意?」司鶴一手支着下顎,冷冷地睨着站在殿中的人。攝政王位高權重,見皇帝可不必行跪拜大禮。
司忱面上笑得雲淡風輕,恭敬道:「臣弟說的難道不對么?歷朝君主素來前朝穩固為首要目標,唯有前朝穩固,天下方可大安。陛下忽然要裁減官員,前朝必有一場腥風血雨。」
司鶴冷笑,一把拂落桌上的奏摺:「照攝政王所言倒像是為了天下考慮,可這天下到底是誰人的天下?還是說,攝政王在殿前所言是為了自己的私心?」
守在殿外的太監宮女聞聲呼吸一滯,紛紛屈膝跪下把頭磕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司忱抬頭望向寶座上面若寒霜的男子,眼底始終是淡淡的,沒有一絲波動。
「陛下多心,臣弟只為陛下做考慮。前朝安定方可天下安定,管理國家就如下棋,稍有行差踏錯就是萬劫不復,難不成皇兄想攪亂這如今大好安定的局棋?」
今日司鶴在大殿上正式提出裁減官員一事,司忱一派的官員立即請求皇帝收回成命。
他們那點心思司鶴清楚,他們無非是知曉司鶴必然會藉著這個機會瓦解攝政王的勢力。所以個個裝出一派為國為民的樣子來諫言,以此堵住司鶴的嘴。
「朕縱然要攪亂棋局又如何?攝政王莫不是擔心自己無法再次設局以致敗北?」
座上的皇帝似乎冷靜了些許,可他越冷靜,氣勢的壓迫感就越重,開口字裡行間都帶着天子不怒自威的氣勢。
司鶴就是要打壓攝政王的勢力,且要做的毫不掩飾,就看誰先耐不住性子。
司鶴目不轉睛地盯着司忱溫潤如玉的臉,可殿中的人從始至終連眼神變化都沒有。
從小到大司忱都是如此,仿若天打雷劈他臉上的笑意都不會淡去。
他越是如此司鶴就越想撕下他臉上的面具,讓他露出他本來的面目。
「臣弟只在棋局間與皇兄設局,在朝堂上臣弟只是皇兄的臣子,臣弟絕無半分僭越之心。」他說得誠懇,好似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好話。
他自己難道信么?
說罷司忱笑了笑:「何況皇兄久不進後宮,如今尚無子嗣,前朝安穩難道不好?」
司鶴也笑了:「朕的家務事,不必攝政王操心。」
一陣風灌進殿內,把落在地上展開的奏摺紙頁吹得嘩嘩作響。
司忱與司鶴對視片刻,恭敬地對其拱了拱手:「既如此,陛下自行定奪。」
在御書房伺候的小湯子趁人不注意悄悄跑到皇后宮中,小湯子平日里與小禾玩得好,御書房這邊不安生,他也害怕。
「陛下才與攝政王在御書房大吵一架,陛下心情差的很,今夜陛下若翻皇后娘娘的牌子,你們可千萬要小心伺候,別觸了霉頭。」
虞泠倚在美人榻上閉目養神,聞言微微睜眼。
她記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