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23章 重提鳳印

自御書房解圍一事後司鶴對虞泠的態度變了許多,得空時便去鳳棲宮小坐。
阮笙瀾焉能忍虞泠在後宮「興風作浪」?到鳳棲宮請安時也越發放肆。
虞泠一邊應付着和阮笙瀾鬥智斗勇,雖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阮笙瀾使什麼招虞泠都默默應下再進行反擊,多次打得阮笙瀾措手不及。
阮笙瀾雖煩人,好在每回受了打擊都會消停一陣,能讓虞泠得以喘口氣。
「娘娘,這些都是什麼東西呀?您都埋頭在這堆東西里搗騰了好幾日。」
小禾看着桌上擺滿的藥丸藥粉滿是好奇,一邊問一邊把虞泠安排的東西分好。
「這些事解毒丸,製成後你也帶一些在身上應急,還有我前日教你的急救知識可都記清楚了?」虞泠頭也不抬地把一碗黑乎乎的葯倒入圓凳上的花盆中。
這已經是虞泠用來做實驗的第十盆花。
「奴婢都記着呢!還有娘娘對奴婢的提醒,身在後宮,以防萬一,奴婢都記得!」
小禾背書般把虞泠說過的話念出來,虞泠被她直率認真的樣子逗得忍俊不禁。
「記得便好。」虞泠盯着花盆裡的花看了良久,直到花葉開始枯萎才鬆了口氣。
成了。
「把這盆花拿出去放在廊下,回頭找個機會埋起來,順便拿一盆新的花進來。」
「娘娘,您初到鳳棲宮的時候不是很喜歡這些花么?糟蹋了多可惜。」小禾看着被虞泠糟蹋地差不多的花花草草,心裏一陣唏噓。
「給你多研究一些好玩的東西不好么?」虞泠把一瓶變色藥水拋給小禾。
小禾得了什麼寶貝似的,嘻嘻笑道:「好!娘娘真厲害,奴婢這就去拿新的花來。」
兩人在暖閣里搗騰這些葯玩得正高興,殿門外忽然響起太監的通傳聲:「陛下駕到!」
小禾與虞泠對視一眼,心有靈犀迅速把桌上的東西收起,略微把頭髮挽好便迎出門去。
主僕二人才出殿門皇帝就已走到廊下,瞥見牆角枯萎的盆栽隨口問道:「這花怎麼回事?」
「臣妾初到翎國,覺得此地的花很有意思,便讓小禾移栽了幾株到花盆中想試着養一養,不想臣妾實沒有養花的本事。」
司鶴原不過是隨口一問,虞泠順勢敷衍過去,隻字不提制毒一事。
皇帝還是不要知道太多的最好。
司鶴自然而然牽上虞泠的手走進殿內:「虞國今日來了信,你皇兄問你過得可好。」
虞泠被司鶴握着的手僵了一下,儘管只是一瞬司鶴還是捕捉到她情緒的波動。
「陛下若是回信,還望陛下同皇兄說臣妾一切都好。」
虞泠的聲音有些低,似是心中含着千言萬語難以向外人道也。
司鶴牽着虞泠走進暖閣內就把她抱起讓他坐在自己腿上,虞泠身形瘦小,兩人一同坐在官帽椅上倒不會逼仄。皇帝每每來鳳棲宮都是如此,虞泠也習慣了。
「皇后入主後宮也有一陣時日,鳳印總放在皇貴妃手中不合情理,皇后覺得如何?」
司鶴逗弄着虞泠的下巴,像是在逗一隻小動物。
虞泠有些無語。
皇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