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26章 提拉米酥

眼見局勢有被扭轉之勢,阮笙瀾也不顧什麼皇貴妃的體面拍案而起怒指虞泠。
「好你個虞國細作!死到臨頭還敢狡辯,此次晚宴報備的菜單上分明寫明有一道唯有你擅長做的點心,現下為了脫罪又說沒準備,下毒與欺君之罪並罰,這筆賬倒真是算不完了!」
司鶴收回抵着虞泠下顎的手,冷眼睨着她。此女素來多計,他做什麼操這個心?
他方才定是瘋了,竟怕她真的中毒,就算她真的死了又能如何?虞國也不能怎樣。
比起遠在天邊的顧慮,司鶴更想知道他的皇后接下來會如何解她的困局。
司鶴冰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氣勢壓得虞泠有些喘不過氣。
不過……虞泠看向案上放着的牡丹花,原主身上的哮喘真是麻煩。
虞泠單手扶着桌案,氣定神閑地坐下來:「本宮確實準備了點心,但不是千層酥。」
虞泠強行忍着身上不適,盡量讓呼吸趨於平和教人聽不出異端:「小禾,端上來。」
小禾瞥了一眼虞泠被打腫的臉頰,強行忍住眼中的淚水迅速下去命人把虞泠準備的糕點端上來。虞泠在菜品上之所以註明特色點心也不過是想碰碰運氣,沒想到阮笙瀾真入了局。
傳菜宮女把虞泠準備好的點心端上逐一放在各人桌案上,虞泠接過小禾遞來的那一份呈於眾人眼前,碟中的糕點與千層酥壓並非同一品類。
「這份糕點才是本宮新研製的點心,大家可以放心品嘗,這與千層酥並非同種糕點。」
做出千層酥後虞泠就想到有人會藉此做文章,故而特意留了一手。
直到這道糕點端上來之前,除了她自己無人知道碟中的糕點叫什麼名字。
新做的糕點需要用到巧克力豆,可這個時代背景下還未有此物,為此虞泠花了不少心思。
虞泠嘗試了種種辦法,連日做實驗才終於找到巧克力豆的替代品:長角豆。
將長角豆的豆莢風乾後把豆粒放入鍋中熬煮,把豆粒煮透後碾成泥,再把豆泥放入烤爐中烘焙,風乾透後豆泥就能製成小顆粒以此代替巧克力豆。
雖然長角豆的味道與可可有點類似,但不如可可味苦,反而帶有一股蔬菜特有的清香。
風味固然不同,可更加符合他們現在的口味,也比可可更能接受一些。
「本宮為晚宴特地準備的新糕點――提拉米酥,味道清香可口、入口即化,願諸位喜歡。」
提拉米酥也就是現代虞泠愛吃的提拉米蘇,只不過為了方便解釋些乾脆把蘇改成酥。
說罷虞泠就先用勺子舀起一塊提拉米酥放入口中吃了起來,虞泠本來還想着怎麼向他們證明這東西能吃,不料司鶴就先舀起糕點吃了一口。
眾臣對皇后的手藝頗有耳聞,能在晚宴上吃飯其獨家研發的糕點本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有千層酥的變故在先,眾臣本有所顧慮,但看到司鶴帶頭,紛紛跟着吃了起來。
「這是什麼點心!臣妾還從未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