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28章 修生養息

翎國誰人皆知當今聖上霸道冷酷、殺伐果斷,即是明君亦是暴君。
此前人人都道前來和親的虞國公主是個病秧子,在暴君的挾制下活不長久。
不料虞國公主確實病弱,但也是個病中帶狠的狠人,且一貫暴躁的皇帝對其出奇地有耐心,民間便開始好奇這位翎國新後到底是怎樣的人物,如何能讓司鶴另眼相待。
不止宮外百姓沒琢磨明白,宮中眾人也沒琢磨明白。
經過百花宴下毒一事後宮的紛爭平息不少,太后老實了,皇貴妃也暫時守起了規矩。
阮笙瀾固然對虞泠恨得牙痒痒,可有香雲這等「珠玉在前」她一時不敢有什麼大動作。
虞泠經了百花宴一事倒意識到別的事,那就是原主的身體素質真真是個玻璃人。
還不用別人動手,風吹一吹她就要倒。這本書的劇情不過才開了頭,今後要應對的危險紛爭不知還有多少。既然哮喘不能根治,那便先把身上的毛病能治的治了。
太后與皇貴妃暫時停手讓虞泠得以喘口氣,乾脆趁着這段時間將息休養。
這個皇后儘管受多方掣肘,可仍有許多方便,其中對她最有益的便是隨意取葯。虞泠借皇后特權把太醫院對自己有用的珍惜藥材搜羅來配合食療,再輔以練瑜伽鍛煉身體。
後宮的生活倒不大難適應,畢竟她在研究所的時候除去做研究就是做吃的,差不了多少。
虞泠閑暇時最喜歡照料牆根邊上長着的薔薇,剪下幾枝簪在鬢邊別有意趣。
「娘娘……」
一道畏畏縮縮的聲音自身後響起,虞泠「咔嚓」剪下一枝開得正好的薔薇,把薔薇接在手裡看向站在鳳棲宮宮門下卻不進來的小湯子:「怎麼了?陛下命你來傳什麼話?」
小湯子搖了搖頭,愁眉苦臉地垂着腦袋:「不是陛下,奴才是悄悄出來的,陛下近日因政務心煩意亂,殿內只有師父敢近身伺候,御書房那邊用不上奴才。」
主子心情不痛快,底下跟着伺候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尤其是伴君如伴虎,聖前伺候的宮人每日都是戰戰兢兢。
司鶴近日幾次在鳳棲宮用膳都是還未吃完便匆匆趕往御書房面見兵部尚書,虞泠雖未過問過此事大概也能猜到皇帝近日是為何事煩心。
虞泠對小湯子莞爾一笑:「所以你過來是向本宮求助的?」
小湯子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娘娘恕罪,放眼宮中只有娘娘能為陛下寬心。」
古人講究夫妻一體,帝後之間更是如此,她的榮辱未必能影響司鶴,但司鶴的榮辱卻與她息息相關。司鶴在前朝不得勢,她的皇后之位同樣岌岌可危。
「待會本宮會親自熬一碗安神湯,你代本宮送去御書房給陛下,連同這枝薔薇一起帶去。」
小湯子見虞泠答應得爽快才鬆了口氣,高興地連連點頭,活像是怕虞泠反悔。
伏在案上批了兩個時辰奏摺的男人聽聞鳳棲宮有東西送來才抬起頭:「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