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3章 鋌而走險

「交出解藥,朕可以留你全屍。」
冷漠到如同機械音質一般的聲音砸進虞泠耳中,她的心底一沉,太被動了,自從穿越過來之後,好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推着她一點一點步入深淵,做好命定的死局一環扣一環地直到把她扣死在這裡。
難道剛活過來就要再死一次了嗎?這A3178真是她的剋星!
「皇后,朕有的是辦法能讓你生不如死。」
不帶絲毫個人情緒的宣判從上方壓下,壓得虞泠的心臟連跳動都覺得困難起來。
這才是她真正面臨這個時代最危險的地方,皇權至上,人命如芥,哪怕她這個身份背後牽扯的利益不小。
虞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深吸一口氣,冷靜而滿含鋒芒道:「皇上難道不覺得奇怪嗎?謀殺太后如此大的罪名竟然在須臾之間便水落石出。」
「你想說什麼?」
「臣妾到翎國不過半月,何來如此大本事收買人心、安插眼線?退一萬步說,若是宮中有臣妾的眼線,那何必等到今日再動手?在臣妾還未成為翎國皇后之前下手不是更好?虞國公主的身份依舊是臣妾的保護傘,可如今臣妾已是翎國皇后,犯下如此大罪,豈不是白白地將自己規制在翎國律法之下,束手就擒?」
虞泠條理清晰、口齒伶俐地指出這件事的種種疑點,一抬頭對上司鶴深邃幽暗的眸子,心中微定。
看來這個皇帝是個明事理的。
「鳳棲宮臣妾今日第一次踏足,若真是臣妾毒害太后,又怎可能把鐵證放在讓臣妾無可辯駁的地方?分明就是有人蓄意栽贓陷害!」
言罷,虞泠又指着地上的飯菜道:「陛下先前離開後,在用膳時先是臣妾的婢女被人打暈,後又有人送來了有毒的飯菜試圖毒害臣妾,樁樁件件定然是有人想一石二鳥,一來造成臣妾謀害太后後畏罪自殺的假象,翎國太后與皇后竟在同日斃命,必然引起後宮大亂;二來臣妾本是虞國公主,競對翎國太后下此毒手,皇上怎可能不疑心虞國用心險惡,萬一皇上為告慰太后出兵虞國,必將使得國家大亂,還請皇上明鑒!」
說完這些,她不再抬頭看,這麼一個禍亂國家的帽子扣下去,她不信司鶴不考慮考慮,牌要慢慢出,人才能活得長久。
虞泠跪倒在地,字字珠璣,「臣妾死不足惜,但事關太后安危,此等暗藏禍心之人不除,皇上如何能放心?天下如何能放心?」
「這一切都是皇后紅口白牙一家之言,有何證據?」
虞泠一頓,意識到司鶴並沒有被她帶着走,不由慌了一瞬,連忙用指甲掐了一下手心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愧是皇帝,果然不好對付。
她只能坦白:「臣妾無證據。」
司鶴眉頭一皺,看向虞泠的表情又恢復了之前的冷漠,「那朕留你何用?」
為了那一點可能是賊人的可能性也會殺了自己嗎?真夠果斷的!
「臣妾對這毒頗有些了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