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泠司鶴》[虞泠司鶴] - 第8章 挑釁

宮女話中所謂的「照顧」自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另有他意。
阮笙瀾緩了口氣,思襯片刻才熄了火,貼身宮女見狀連忙挪了張乾淨椅子給主子坐。
「你說的不錯,那個病秧子病弱,要她死不好辦,可要她不舒坦,法子多了去了!」
阮笙瀾扯下琉璃花瓶里供着的艷紅牡丹用力攥在手心,牡丹花瓣被擰成一團,殷紅的花汁滴落在地面,有如血跡,觸目驚心。
司鶴命欽天監挑了良辰吉日為皇后做了一場極為漂亮又圓滿熱鬧的法事,由頭卻不是天降異象,而是祈福祝禱。
天降祥瑞賀皇帝功德,虞泠身為皇后,理應為翎國萬民謀福祉。
再好不過的理由,翎國、虞國兩國之間臉面上也好看。
宮裡宮外自此開始盛傳帝後感情深厚,伉儷情深,實為天下夫妻之表率。
「娘娘,您說陛下那般費心命人為您操辦了一場法事,心中定是在意您的,可為何從那之後陛下再為未踏足鳳棲宮?」小禾鬱悶地撇了撇嘴。
虞泠把盆栽多餘的枝葉剪去:「陛下體恤本宮體弱,有意讓本宮安心歇息,不是很好?」
話自然是胡扯的。
司鶴面冷心冷,自沒有這般溫柔體貼。
就是有這份溫柔也不會用在她身上,不過她也並不在意就是了。
小禾不經世事,以為真如主子說的那般,煞有介事地點點頭。
「娘娘以前也喜侍弄花草,不過這些草藥娘娘不曾種過,竟也種的這樣好。」
院子鵝卵石兩邊的灌木花叢被虞泠命人挖去大半,騰出來的位置都用來種了草藥。
虞泠有些得意,想起實驗室里自己救回來的瀕危品種草藥,傲嬌地揚了揚下巴:「自然。」
「奴婢真是意外,那日娘娘您不過同陛下一說,還以為陛下會拒絕,不想當日草藥苗就送到鳳棲宮。」小禾仔細地給每一株草藥澆水,照顧得無微不至。
虞泠拿帕子把剪子上的汁液擦拭乾凈,好看的杏目微微眯起。
她亦有些意外,原以為司鶴會不屑於管她這號人物。
不過從那場法事可以看出,他對虞泠固然冷淡,但該給的照顧和體面不會少。
前提是虞泠安分守己。
如此也好,他給她想要的同時劃清彼此界限,她樂得落個清閑。
「娘娘,這些草藥種出來有什麼用處?」小禾不懂藥理,每日都如好奇寶寶一般。
「用於急救。」
還有制毒。
這具身體過弱,一無體力、二無武力,若無技能傍身,遲早是個死。
「娘娘,收拾收拾吧,待會各宮妃嬪便要過來請安了。」小禾忙去凈手。
虞泠長吁一口氣:「怎麼又來請?」
「妃嬪早晚請安,不是歷來如此么?公主……奴婢失言,娘娘總要習慣的。」
小禾心疼地嘆了聲,娘娘從前在虞國做公主的時候雖算不上十分得寵,卻也過得無憂無慮。
自從嫁到翎國,雖貴為皇后,可總不大見娘娘笑。
御書房內。
日落餘暉透過窗格照進來,把殿內照得金碧輝煌。
「陛下。」敬事房太監捧着牌子進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