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天龍》[真命天龍] - 第八章 一諾千金

   陰暗的水牢里,一人一蛇相互依偎着。 這是黃志耀和靈蛇被關在水牢里的第七天, 寶老曾經來看過他們,並且告訴他們很快便能出去。

   這以後,寶老又來了一次,給黃志耀帶來了不少青龍膏。還告訴他只要滿了七天就可以出去了。

   寶老走後,黃志耀高興得不行。那些青龍膏當然讓靈蛇飽飽地吃了一頓。看着靈蛇那感激的小眼神。黃志耀也是特有幸福感。

   又在先天黑水之中玩了幾回。黃志耀他們頭頂上的時光之門終於打開了。他終於可以回到地面上去了。這時黃志耀對黑暗水牢里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懷念來。

   這座黑暗水牢通向不知名的地方。那些幽深可怕的地方黃志耀從來也沒去過。這時黃志耀還有心思在黑暗水牢從呆些時日,好好擦終一下這個神秘的所在。

   但時光之門就在眼前,黃志耀也不能再等什麼了。他懷抱着靈蛇,回到了大地之上。

   張行義和朱鐵熊他們早早地就等在這裡了。一看黃志耀出來,朱鐵熊十分的意外。武明的眼中更是流過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神色。武明沒想到黃志耀能活着出來。他也沒想黃志耀活着出來。

   雖然張行義十分的看好黃志耀。但此時他還是要例行公事。

   「黃志耀,你聽着,再有過錯,重重罰你!以後,但有半點不尊敬馬老師,定不饒你!」張行義威嚴地道。

   「是,是是!」黃志耀忙不疊地道。他此時急着見楊美爾她們,沒心情為眼前的事多浪費時間。

   「看他在黑暗水牢中也苦了很久,上次說回甲區的處罰也就算了吧!」寶老開始為黃志耀說知。

   「是,寶老說得是!」馬大可道。達這些人面前馬大可微不足道。他聽寶老這樣說,當然不敢說不是。

   朱鐵熊也不願意為了一點屁事又吵,也就沒有說什麼。

   黃志耀心中十分的感激,寶老真好啊!

   最讓黃志耀奇怪的是,楊美爾她們都沒來。黃志耀真是想不通。楊美爾呢?邢義呢?他們不可能不來接自己啊!也許是天水堂內不許她們隨便出入吧!黃志耀還在替她們想着。

   黃志耀自己悶悶地回了甲區,卻不見楊美爾她們的蹤影。這讓黃志耀真是想不到。他不明白,楊美爾她們為什麼還不來接自己。只是七天,她們就變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方永清那樣耿直。楊美爾那樣地真情。

   無聊的黃志耀就四處走走。這時,他卻遇到了一個自己都想不到的人。這人是李曉誠。好多人可能都忘記了李曉誠是誰了。但黃志耀記得,他在乙區市場的時候買過李曉誠的東西。那時李曉誠還是一個新得不能再新人,真不明白他怎麼這麼快也進入了甲區。

   「天奇大哥!」李曉誠那眼神十分的真誠。

   「嗯?李曉誠?你也進入甲區了?太好了!」黃志耀為他高興道。

   「嗯!剛好搭上邊!天奇大哥快來吧!他們快頂不住了。我本事又低!」李曉誠急着道。

   黃志耀不知道誰快頂不住了。但他看着李曉誠這樣真誠,這個忙不能不幫。

   李曉誠當選領着黃志耀就跑。

   一陣狂奔之後,黃志耀竟然看到了邢義。他看到得不止是邢義,還有一群圍着邢義大戰的人。

   「邢義!」黃志耀叫了一聲。

   邢義抬頭看到黃志耀。他十分的意外。但這時邢義正處被動之中,他連和黃志耀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黃志耀兩不說,掄着拳頭就沖了上去。玄水宗內打鬥不可以用碎月刀這樣的高殺傷武器。此時黃志耀就用拳頭好了。他已經到了罡氣境。那一對拳掄下,兩真氣之雷也跟着擊了下來。

   啪!啪!

   兩聲飛響。兩個雜兵飛了出去。

   「黃志耀?黃志耀來了!」那伙人中馬上有人喊道。

   那伙的頭領就是李志平。李志平是見過黃志耀的。他本來還想找黃志耀報仇。但知道了黃志耀後來的事後,他再也不敢這麼想了。

   李志平一看是黃志耀來,他轉頭就跑。

   這一伙人雖然多,但他們一看李志平都跑了。他們還等什麼。這些也飛也似的跟着跑!

   「李志平!你不是說要找我的嗎?爺當初把你擊出幻戰之林時,你還挺硬氣的!」黃志耀一邊追一邊喊。

   一聽這話,那一伙人跑得更歡了。

   邢義剛才吃了不少虧,他的脾氣都上來了。這時邢義也玩命似地追。這是李曉誠第一次上大場面,但他被黃志耀和邢義給鼓舞了。他也着瘋狂李志平他們。

   李志平那一伙人,一共約有三十來人。但他們沒一個強的。李志平也就是和邢義不相上下。他們三十來被黃志耀他們三個追着狂跑。

   李志平怎麼跑得過黃志耀。此時的黃志耀是罡氣境。他的真氣一涌,奔跑如飛。就是幾個晃身,黃志耀就追上了李志平。

   黃志耀探手一抓,一記帶着雷電的大手就抓了過去。李志平還想頂一頂。他一回頭一拳擊了過來。

   但這李志平才是什麼修為?那一拳,黃志耀了躲也不躲,他只是一張手就把李志平給舉了起來。

   「去你的吧!」黃志耀叫了一聲,把李志平給飛了出去。

   「啊!」半空中的李志平狂叫着。

   還沒等李志平的叫聲完,他就落在了地下。這一摔之中帶着黃志耀的真氣。那個李志平被摔得動了動不了。

   邢義也追上了幾個雜兵,他雙拳連舞又放倒了三四個人。那些雜兵此時就是想逃命,誰也顧不得誰。邢義追上一個,就放倒一個。

   黃志耀站在那裡將金雷九轉真身運發出來,他雙一推。一道巨大的真氣之雷暴發了出來。黃志耀正前面的七八個雜兵當場被擊飛。

   李志平在地上爬了一爬,想要爬起來。這時李曉誠剛好追了上來。李曉誠跑得慢,所以才到。他一看李志平就要爬起來。他二話不說,上去就踹。

   本來以李曉誠的修為是打不過李志平的。但這時的李志平已經是落架的鳳凰。他被黃志耀打得動一動都很難,更不用說跟李曉誠對打了。

   李曉誠把李志平給打得一點也動不了。這一戰過後,李曉誠迅速躥紅了為甲區的名人了。

   黃志耀和邢義又掃了幾個雜兵,也沒心情一個一個地追。才讓一些雜兵跑掉了。

   他們一回頭看李曉誠還在打着李志平。在李曉誠心中李志平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存在。他一停也不敢停。他怕自己一停下來,李志平就飛起來把他打倒。

   黃志耀看着那孩子的認真樣笑了。

   邢義道:「這孩子,行了,不用打了!」

   這樣一來,李曉誠才停下來。

   黃志耀道:「他是李曉誠啊!我們要乙區的時候還買過他的東西!」

   邢義也才想起李曉誠來。「哦,曉誠啊!」邢義笑了笑。

   地上的李志平已經像死狗一樣了。黃志耀過去一把抓起了他的頭髮。

   「說,你們為什麼打邢義?」黃志耀怒道。

   李志平本來也是武勇男那麼的一個骨幹悍將。但他和黃志耀他們較量了兩次後,是真的怕了。此時的李志平一點膽子也沒有了。

   「武勇男說要好好地打一打他們,把他們打服。他還說,你出不來了!叫我們不要怕。」李志平喘着氣道。

   「還有呢?」黃志耀怒視着李志平。

   「他還說,就是你出來也沒事。我們這麼那麼多高手。你得罪的人太多了,你自己都不知道!」李志平補充着。

   啪!

   黃志耀把李志平扔在了地下。

   「呵呵!這個武勇男!看來,我真要和他好好戰一場才行啊!」黃志耀也是怒了。

   「楊美爾她們可能也有危險!」邢義馬上道。

   黃志耀這時才明白,為什麼楊美爾她們沒有去接自己。原來,他們都被武勇男這些給圍毆了。

   打黃志耀的朋友,是黃志耀最不能忍的。他這一次是和武勇男他們扛上了。不打倒武勇男他們,黃志耀是不罷休的。

   「你知道不知道楊美爾她們在什麼地方?」黃志耀問着邢義。

   「我也不知道!本來說好去接你的。然後,我還沒見到他們就被人追殺!也不知道楊美爾她們怎麼樣了?」邢義十分無奈地道。

   「馬上傳出話去,把我找到楊美爾她們中任何一個人的,八百積分!」黃志耀急道。

   這樣的話迅速在甲區傳開了。黃志耀是甲區第一大富豪。找到一個人,他竟然就給八百積分,這真是讓人想不到的!

   不一會,黃志耀就收到了消息。這些消息,一部分來自天奇會內部。還有一部分來自於中間商。當然也有一部分,來自於甲區三巨頭的小弟們。有一些小弟們不會管上面做什麼。他們只知道自己得好處就行。所以,他們想着辦法俏俏地把信息買給了黃志耀!

   「我們現在就行動,先救方永清!」黃志耀道。其實黃志耀心中最關心的是楊美爾。但他相信楊美爾還能頂一頂。因為楊美爾的速行功法練得非常好。而方永清是最容易被攻擊的那一個。

   「不,我們還是先救楊美爾。武勇男親自去對付楊美爾。她一定更危險!」邢義道。

   別吵了,誰近就救誰!不知道誰給的李曉誠勇氣,他大聲地吼道。

   黃志耀和邢義都感覺李曉誠說得對。幾個人帶着天奇會的十來個人一起向最近處的黑暗山岩殺去。根據內部消息,楊美爾就被武勇男他們圍在這裡。

  

   天奇會在甲區只有十多個人。這還是算上黃志耀他們五六個。天奇會的根基基本都在乙區。如今黃志耀要在甲區大戰,也只能帶上這幾個人了。好在凡是加入天奇會的人,都是「必死」的覺悟。他們都是被武勇男那幾伙人欺壓得久了的人。如今得了黃志耀這樣一個領袖,他們恨不得天天打,打到死!

   這時正傍晚來臨,黑暗山岩下,正是單挑的好時候。

   還在遠處,黃志耀就看到楊美爾被一群人圍在了一起。這時的楊美爾就像一隻小燕子一樣,在暴風雨中狂飛急戰。但她正處於劣勢,時時都有被人打倒在地的危險。

   黃志耀他們跑得近了一些,還能聽到武勇男他們的說話。

   「哈哈!小妞,你那個什麼黃志耀是出不來了。他死在黑暗水牢裏面了。跟了我吧!哈哈哈!跟了我,你要什麼有什麼!」武勇男正在狂笑着。

   楊美爾能支持到現在,多半是因為武勇男一直不怎麼正心打。如果武勇男上來就下重手的話,楊美爾早就倒在這裡了。

   對武勇男來說,一邊打着楊美爾,一邊調戲她。那最有感覺了!這種人,最喜歡的就是讓獵物成為玩具。這時是武勇男最享受的時候。

   武勇男她聽說,黃志耀可能就要出來。他們幾個決定在黃志耀出來的時候,就給黃志耀一個大大的下馬威。讓黃志耀這一夥好好地吃點苦頭。

   甲區三巨頭都算好了。就算黃志耀能從黑暗水牢中活着出來。他的真氣也一定大大地消耗了。他的修為也會減少得極多。黃志耀本來的修為就不及他們。又經過黑暗水牢中的什麼黑暗力量的折磨。出來也是半個廢人。

   他們這次要打穩了甲區的江山。讓人知道甲區是他們的甲區。除了甲區三巨頭以外,全都是個渣。

   「住手!」黃志耀怒道。這時黃志耀和楊美爾她們還有着一段距離。

   武勇男對黃志耀的出現沒有感覺到太多的意外。李志平早就爬着過來告訴他了。武勇男一點也不怕黃志耀。他的修為本來就不弱於黃志耀。剛剛從黑暗水牢中出來的黃志耀,能有多大的本事?

   再說還泰天梁坐鎮呢!他們今天要在這裡,好好打地黃志耀一場。要好好地打一打黃志耀的臉。讓全甲區的人都看見和他武勇男作對是什麼下場,也讓全甲區的人都明白。他武勇男才是甲區一哥。黃志耀不過是甲區一渣!

   黃志耀沒有想那麼多,他想得就是楊美爾。他想得就是快一點救楊美爾了來。再他什麼也不想了。

   「小東西,你跑出了啊!怎麼樣?黑暗水牢中舒坦吧?你爽了吧!跟我武勇男大爺作對就是這個下場!」武勇男大罵著。

   黃志耀沒有心情和他對罵。他先衝到眾人之中,跑到了楊美爾的身邊。

   邢義和李曉誠等人也一起沖了進來。

   「哈哈哈……!」

   武勇男那群人一陣狂笑。這狂笑中有着諷刺。

   「你就這幾個雜兵?就這幾個人,還來和我們打?」武勇男狂笑着。

   「有本事單挑?」黃志耀道。

   黃志耀的說法,讓武勇男有點意外。他沒想過要和黃志耀單挑的事。但在這個場合,這麼多人,他總能不退縮吧!

   「就你?你行嗎你?一隻手打死你!」武勇男道。

   武勇男還是不想和黃志耀一對一。他也說不清為什麼,他對黃志耀有點畏懼。自從上次從幻戰之林出來,他對黃志耀就有一點畏懼。他相信自己會勝,就是有泰天梁,更重要的是有他老子武明。

   「那動手吧!放開來打!讓你兩隻手的!」黃志耀笑了笑。

   這時,武勇男他們那一方的人十分的多。但黃志耀這一方人十分的少。只要自己一對一打敗武勇男才有機會。

   「我來!」一直站在邊上的泰天梁道。

   這個泰天梁就像個小山似的。他這時一說,就十分的有力。

   楊美爾拉了拉黃志耀的手。楊美爾知道黃志耀很難得過泰天梁。那個泰天梁是罡氣境六級。而黃志耀不過不罡氣境一級。如果黃志耀和武勇男還是有勝算的。但和泰天梁打,就差得多了。

   「怎麼樣?敢不敢打?」這泰天梁主動。他逼問黃志耀。

   黃志耀也知道泰天梁的厲害。但眼前除了一對一,再也沒有什麼機會。他總不能看着大家都被打倒在這裡。那樣不但沒有救出楊美爾,還把邢義他們幾個給賠上了。

   「我勝了,你們馬上滾!」黃志耀一字一句地道。

   「我勝了,楊美爾那小妞就是我們的了!」泰天梁無恥地狂笑着。

   「她是她自己的!和我勝負無關!」黃志耀怒道。

   「那你憑什麼和我賭?」泰天梁道。

   「是啊!你有點本事嗎?小東西!」有了泰天梁的撐腰,武勇男更來勁了。

   「我輸了,所有積分,還有寶物都是你們的!」黃志耀狠着道。

   這些積分都是武勇男做夢都想的。那些寶物武勇男也是十分的要想要。一聽這話,武勇男馬上道:「好,打!現在就打!」

   黃志耀看了看泰天梁道:「你呢?」

   泰天梁自己信一定打得過黃志耀。他高興地道:「打,現在就打死你!」

   「好,動手吧!」黃志耀道。

   吼!吼!

   一聽說有一場好戲可以看,那些雜兵們都十分的高興。能看到罡氣境的高手之間對戰,對他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楊美爾也是十分擔心黃志耀。但黃志耀都答應了。她也不能再說什麼。

   邢義退了一退,為黃志耀壓好陣。

   眾人也退出了一塊空地。這一塊空地,就是專門給黃志耀他們準備的。

   兩個人都沒有用武器。這一戰,就是玄水宗只的較量。要是張行義他們知道了。那就說師兄弟們比試切磋來的。

   吼!

   泰天梁大吼一吼。這時的泰天梁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的全身都變成了鬼青色。

   「那是什麼?」李曉誠好奇地道。

   「這是地獄鬼身,一種很強大的功法!」楊美爾道。

   「地獄鬼身?是自己的形態變身了嗎?」邢義也好奇道。

   邢義對功法懂得了也一定沒有楊美爾多就是了。

   「是的!可以大大加強施法者的防禦力。還可以讓施法者放出百分之二百的地獄傷害!」楊美爾看着道。

   「什麼?」李曉誠的眼睛瞪了起來。

   黃志耀看着泰天梁。他還不知道地獄鬼身是什麼。但他能感覺到泰天梁身上可怕的力量。泰天梁本來就是罡氣境六級,比自己的修為高了很多。如今一個全身增大了不少,全身都是鬼青色的李曉誠出現在了自己面前。這讓黃志耀也感覺到了壓力。

   「哈哈!黃志耀,你小子就死在這裡吧!」武勇男高興地道。他想着着那些積分和寶物都向自己飛來。

   黃志耀也不示弱,他手微微地向上一抬。一道金色的閃電擊了出來。這是黃志耀剛剛練成的金雷九轉真身的力量。這一抬,一電就有一代宗師的氣派。

   泰天梁這人渾是渾,但他一點也不傻。他看到黃志耀這一抬,就能感覺到黃志耀的力量。

   「死去吧!」泰天梁當先揮出了一拳。他這一拳帶着綠色的鬼力,向黃志耀的頭上襲來。

   「看誰先死吧!」黃志耀一隻手向上一抬,另一隻手揮起來也是一拳。

   黃志耀向上架起的那隻手上,也是帶着雷電之力。他擊出拳頭的那一隻手上卻是帶着噬月魔刀的噬月魔力。

   他本想以手做刀,用噬月魔刀的真氣將這個泰天梁給打敗。但黃志耀太大意了。這個泰天梁本身就是練得高防禦型的功法。他吼了地獄鬼身之後,防禦更是大大加強。黃志耀那一拳怎麼可能就擊透泰天梁?

   但泰天梁這一拳的力量卻是巨大的。黃志耀一架沒有架住。

   轟!

   黃志耀的雙腳被實實地打到了地下去。

   「黃志耀?」楊美爾急道。

   黃志耀這一邊的所有人,都急壞了。他們想不到泰天梁這樣厲害。黃志耀的雙腳都陷入了石磚之中。還好黃志耀的功力深厚。不然黃志耀當場就吐血而死了!

   「哈哈,他小子不行了!泰天梁可是罡氣境六級!他一個罡氣境初級選手也敢和泰天梁打?真是找死!」武勇男高興地道。

   「是啊!這小子一完,武勇男大哥在甲區的地位更高了!」

   那些雜兵,也跟着笑道。

   「哈哈哈!」武勇男十分得意,笑得更歡了。

   「去死吧!」泰天梁大吼一聲,又一拳砸了下來。

   注意這一拳是砸的,不是掄的。他這一拳用上全身的力量。這一拳帶的地獄之力更多!

   黃志耀怒笑一聲,雙手一架。他這雙手上的金雷九轉真身之力也是極強。

   轟!

   黃志耀把泰天梁的那一拳給架開了。

   但泰天梁卻在原地動都沒有動一下。看來黃志耀要想把泰天梁給震走還是很難的。

   「黃志耀哥哥的腳好像陷得更深了啊!」李曉誠急道。

   其實,楊美爾和邢義當然也是看到的。這時大家都非常的急,但一點辦法也是沒有!

   「你們都給我停下來!」一個聲音出現了。

   眾人一看,竟然是宗主張行義。這一下,黃志耀和泰天梁都慌了。

   黃志耀想怎麼回事?一打架就遇到宗主。這也太可怕了!

   泰天梁雖然渾,但他也知道這事不能讓宗主知道。他也是嚇得不輕,當然也不敢再打黃志耀了。

  

   還是楊美爾聰明,楊美爾馬上過去見禮道:「宗主大人安好!」

   奇怪的是那張行義好像也沒什麼大怒。他只是道:「好!安好!」

   武勇男馬上反應了過來,他帶着他那一班兄弟們都跪下了。黃志耀這邊也馬上跪了下來。大家一起給張行義見禮。

   張行義也只是笑笑不說什麼。

   黃志耀大着膽子道:「天奇剛才和師兄切磋了一下,被宗主大人見笑了!」

   泰天梁他們本以為,黃志耀一定會告他們的狀。沒想到黃志耀先說是切磋了。這樣一來,武勇男他們的心也就放下了。一般來說,男孩子有孩子的解決方式,大家還是不習慣什麼事都讓大人知道的。

   張行義竟然笑道:「我張行義了需要些敢於比勝的弟子,這也沒什麼不好!」

   聽見宗主這樣一說,眾人的心也就放了下來。本來雙方都怕被宗主叫過去好好地責罵一翻。

   隨知接下來,張行義從玄水宗的建立到近代著名師長們的事迹,隨口說來,直說了半個時辰。

   黃志耀他們雖然也是十分喜歡這些故事,但跪在地上十分害怕的感覺還是很不好的。不過沒一個敢多說一句話,也沒一個人敢俏有不滿。

   張行義自顧自地說了好久才道:「你們要比試也是好的!不如比來我看!」

   黃志耀心想這次一定要勝過泰天梁那人。但黃志耀自己也知道一名罡氣境初級的弟子想在拳腳一對一上勝得罡氣境六級的人物,十分之難。

   「你們打來我看!」那張行義微笑道。

   眾人弟子退了一退,讓出一塊空地來。黃志耀和泰天梁來到中間。這時黃志耀才發現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那個泰天梁已然疲憊得不行。剛才的地獄鬼身效果完全沒了!

   黃志耀對這地獄鬼身功法還不是十分的了解。地獄鬼身也是暴氣功的一種。只不過它是更為強悍的暴氣功罷了。使用地獄鬼身的人功法消耗之後,會有一段時間真氣大損。一般來說,這個施法者的身體也會跟着十分的虛弱。

   於是就有了眼前的泰天梁。這個泰天梁一看就能感覺到力不從心。

   「打來我看!」張行義笑道。

   「請了!」泰天梁還想撐一撐,他自認為怎麼也勝得過黃志耀。

   黃志耀也笑道:「請了!」

   一聲請了過後,黃志耀的雙手一推,一道真氣就站了出去。這一點真氣當然是傷不了泰天梁的。但接下為,黃志耀動作迅速,飛空而去,一個漂亮的連擊就出現了。

   像泰天梁這種外家修真者,他們的移動速度本來就不是十分的快。此時泰天梁的真氣又不足。他如何躲得過黃志耀的飛身連擊?

   前三腳泰天梁還是挺住了,因為怎麼說他也是一名罡氣境六級的高手。他這種外家型高防有蠻力。黃志耀的前三腳還沒把他怎麼著。但第四腳,泰天梁就挺不住了。他晃了一晃。

   楊美爾看到泰天梁一晃,就能感覺到黃志耀是勝了。因為泰天梁如果不能防守反擊,那他只有一直挨打的份。真氣再蠻,頂得再強的人,一直被打,也終有被打倒的時候。

   黃志耀飛在空中,一個漂亮的迴旋踢。這一腳上帶着金雷九轉真身的真氣,正中在泰天梁的胸口。

   泰天梁被擊得重重地退了幾步。

   「打他啊!打他啊!」武勇男他們急着喊道。

   但此時的泰天梁動一動都很難。他只能用着渾身的真氣硬頂着黃志耀的進攻,那裡還能還手?

   「打啊!打他啊!」武勇男他們也急了。

   泰天梁也是一位戰鬥經驗豐富的弟子。這幾年來,他橫行玄水宗小字輩之中,打過不知道多少架。他也知道如果一直不能還擊,只有敗北了!

   黃志耀從空中下來,又是一拳。這一拳上帶着噬月魔刀的刀氣。可以說是以拳力發刀氣。泰天梁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麻好像是要被劈開了似的。

   泰天梁再也不能等了。他集起全身的力量,想要給黃志耀必殺的一擊。

   但此時的泰天梁那還有那種力量?耗損之下,他的攻擊速度更是慢了不少。還沒等泰天梁擊到黃志耀,黃志耀的一腳就到了。

   如果是剛剛暴發出地獄鬼身的時候,泰天梁還是能頂着黃志耀的這一腳,再一拳擊到黃志耀的身上的。但此時是不行了!他全身的真氣都像被燒乾了似的!

   轟!

   一聲重響。泰天梁被擊飛了!

   武勇男他們的眼睛都快掉下來了。他們想不到黃志耀竟然能擊飛泰天梁!

   高大的泰天梁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黃志耀又飛上去,一腳踩在了泰天梁的身上。

   「你勝了!可以了!」張行義輕輕地道。

   黃志耀一點也不敢違背張行義的意思。他飛下來,漂亮地落在了地上。

   「天奇哥哥太棒了!天奇哥哥太棒了!」李曉誠高興地喊了起來。

   黃志耀也知道自己和泰天梁之間還差距。今天能勝主要是正好泰天梁的地獄鬼身耗盡。他的真氣大大的不足。其次是泰天梁發拳想打的時候,正好被黃志耀一腳踢中。因為泰天梁的真氣都在攻擊上,黃志耀這一腳才能將泰天梁給踢飛的。不然像泰天梁這處外家型真氣高手,極難踢飛。

   「不錯!這個蕭姓的小娃子還是有兩下子的!來我玄水宗也是好好修習了!」張行義笑道。

   黃志耀太意外了。他沒想到張行義會讚賞他。更沒想到自己打架打勝了張行義還會讚賞他。

   張行義隨手丟出一粒藥丸道:「那弟子,你回去服下,就無大礙了!」

   那弟子當然就是泰天梁了。張行義作為一門之長,當然要給泰天梁一顆療傷內丹什麼的。

   張行義又對黃志耀道:「這一顆靈神鎮心丸就給了。感覺你體內真氣太亂,像是不純似的!」

   「謝門主!」黃志耀跪下道。

   「無需多禮!都去吧!」張行義揮了揮手。

   這下一來,武勇男他們想打也不敢再打了。只好裝作好孩子的樣子,扶着泰天梁走了。

   黃志耀看着手中的靈神鎮心丸十分的高興。他正是體內真氣太亂了。得了這一顆靈神鎮心丸,也好理一理自己真氣的脈絡。

   武勇男那一夥向黑暗山岩的東面走了。黃志耀這一夥自然是向黑暗山岩的西面走。

   黃志耀本想着帶大家去救洛水心和方永清他們。卻看遠處太陽下,洛水心扶着方永清來了。

   「是洛水心她們!」邢義高興地道。

   幾個人跑了過去,看方永清一身重傷。洛水心卻什麼事也沒有。

   「永清!」黃志耀十歉意地道。

   黃志耀是天奇會的老大。如今方永清被人打成這樣,他心中十分的難過。重傷中的方永清勉強地笑了笑。那意思是沒事!我還是好好的!

   邢義過去代替了洛水心。他攙着方永清。洛水心的醫療不停地加在了方永清的身上。但方永清身上好像還有種毒素效果。真想不到同門之間,還會下毒攻擊的!

   「是誰?誰幹的?」黃志耀急了,他怒了!

   方永清笑了笑:「張百靈他們。」

   黃志耀知道了,這次不止是武勇男他們一個團伙對付自己。還有張百靈他們。

   這時的黃志耀處事還不是很深,也不知道張百靈他們為什麼要對付自己。不過,一個少年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他只知道有人打了他的朋友,還要打回來。就這麼簡單。

   我們先回去,其它的再說!

   黃志耀對方永清他們說道。

   雖然黃志耀大勝了泰天梁。但看到方永清傷成這樣,他一點不開心。

   好在洛水心的醫療真氣越來越強了。方永清也漸漸好了起來。

   十多個一邊走,洛水心一邊說著這一天發生的事。

   原來張百靈他們一夥去對付方永清。方永清當然是倔子骨。他是不會服的。戰鬥沒打響多久,方永清就被打倒了。但他一直不服。所以準確地說,方永清是被打了一天。一直到最後,張百靈他們感覺再打就會死了。才停地下來,洛水心正好路過那裡,就把方永清給帶回來了。

   至於洛水心自己,她也遇到了敵人。她遇到的是陸劍剛他們。小洛水心被陸劍剛他們包圍之後,馬上服軟認錯。

   陸劍剛調戲了洛水心一會,也就算了。最後因為洛水心哄得陸劍剛開心,陸劍剛還認了洛水心作妹妹。

   聽了洛水心的故事,黃志耀當時就零亂了。這以後算怎麼回事。洛水心是跟自己一夥的,還跟陸劍剛他們一夥的?

   但洛水心卻不以為然。她覺得她今天特機智,要不然她說不定有多慘呢!

   怎麼說洛水心平安是張百靈重要的。黃志耀當然也不能說什麼。天快黑的時候,一行人就到了黃志耀的住處。作為甲區第一大富豪的人,這時已經有了一座單獨的別墅。這別墅當然也是地下秩序的一部分。也只是一些弟子讓出來的房改裝過來的。

   但不管怎麼說,在弟子中能住上這樣的別墅的人,絕對是牛得一呵一呵的!

   黃志耀要組織反擊。但他的實力是不夠的。不要說挑戰甲區三大巨頭,就是挑一個,黃志耀的實力都不夠。

   人家在甲區橫行多年,手下高等級的兄弟無數。像方永清個級別的小哥們,每個巨頭手下都有十幾二十個。

   就是像黃志耀這級別的。人家手中也不是一個沒有?

   更不要說像泰天梁、陸劍剛、張百靈這樣高手了!

   「但,打了我的兄弟。這事沒完!」黃志耀恨怒地想道。

  

   回到了黃志耀的住處。黃志耀拿出了最好的丹藥給方永清服下。然後,大家都急着想對付甲區三巨頭的事。

   邢義和方永清一直嚷着就是拼了。只要對方敢打,他們就一直打到最後。

   黃志耀卻想那樣代價也太大了。但他和邢義他們一樣,不可能就這麼認輸了。

   楊美爾卻道:「不如去聯繫陸劍剛。」

   這個說法,讓黃志耀他們十分的意外。他們沒想過可以聯合陸劍剛的。楊美爾卻道:「三巨頭中武勇男和我們有仇。張百靈今天把方永清打成這樣,我們也不可能放過他。只有陸劍剛能聯合了。再說陸劍剛還是我們小洛水心的乾哥哥呢!」

   說到這裡楊美爾也笑了。洛水心也笑了:「是啊!我可以去陸劍剛。他人還是不錯的!再說我們不聯合他,在甲區真的很難混下去了!」

   黃志耀想了想卻道:「只是這樣一來,我們卻成了靠陸劍剛才活下去了?」

   「這有什麼,以後我們強了,陸劍剛還不是聽我們的?」洛水心笑道。

   但幾個男孩子還是很難接受小這個建議。

   這主要是三條原因。一條是男孩們很難接受自己是靠女人交際貼臉才活下去的。這是男人們的榮譽,他們很難放下。

   第二條是,如果這樣天奇會在甲區的地位就不可能太高了。甚至可能只會是陸劍剛他們的一個分支。

   第三條是自己將和陸劍剛他們綁在一起,失去自由自在任性的生活。

   這三條使得,男孩們不願意去找陸劍剛。楊美爾多少還理解他們一點。洛水心一點也不理解他們是怎麼想的。吵了一會兒,索性也不管了!

   「我們還是去收人!不能主動服輸!」黃志耀下決定似地。

   黃志耀這個想法一下子得到了邢義和方永清的呼應。他們都同意這麼干。小李曉誠當然也同意。他還不能想得太多。一般來說黃志耀說什麼,他就會支持什麼。

   洛水心見這群男孩就是這樣,也不再說什麼。反正,她也習慣了聽黃志耀的話了。

   現在黃志耀手裡有大把的積分和寶物。但他卻收不到什麼太強的人。這是因為武勇男他們搶佔了先機。強一些的甲區人物都被武勇男他們幾家收走了。現在黃志耀只能收一些小人物,或是一些邊緣型的人物。

   這使得,黃志耀這一組十分難以和武勇男他們幾家對抗。

   眾人正在想有多少同伴可以拉過來的時候,李曉誠說話了。李曉誠道:「其實,有一個人可以拉的!只是他基本不可能來的!」

   「誰?」

   「浩海!」

   「浩海?」黃志耀很意外,竟然有一個的名字叫浩海。

   「是的!」

   「這名字真怪!」方永清也笑了。

   「其實他的本名叫李海誠,是我的親哥哥!」李曉誠想了想道。

   李曉誠這樣一說,眾人也是十分的意外。過了一會,李曉誠才把浩海的事一點點說了出來。

   原來甲區不僅有浩海巨頭,還有四大奇人。

   這四大奇人分別是泰天梁、陸劍剛、張百靈還有就是浩海。

   這四個人分別奇在各自的特點上。泰天梁的真氣防禦張百靈高。陸劍剛的攻擊力最強。張百靈的修為最高,現時也攻擊範圍最廣。

   而這個浩海就強在,他的打怪得寶上。

   浩海對什麼打架鬥毆,爭強好勝一點也不敢興趣。他感興趣的就是打怪得寶。所以浩海雖然只是一名弟子,卻多半時間不在玄水宗之內,而在滿世界地打怪得寶。

   像李曉誠剛進入玄水宗的時候,就能賣高等級的好寶物。就是浩海給的。

   聽了李曉誠的話,黃志耀對這個浩海倒是十分的感興趣。

   「這麼說他打怪的本領自然是十分的高嘍?」洛水心也笑道。

   「這個當然,只以打怪這一件事來說,他一個人超過武勇男他們一群人。不過打架就不知道了!」李曉誠笑道。

   黃志耀想這個浩海怎麼說也應該是一個高等級的存在。不然他也不可能打出那麼多好寶物來。只是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可以找到浩海來。

   李曉誠接下來又說了一些關於浩海的事。這個浩海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喜歡和任何人一組。因為他喜歡獨得寶物,又不喜歡參加到什麼團戰,群戰中去。因為他認為那是在浪費時間。還有就是他多半時間不在玄水宗內,李曉誠也不能保證可以打得到他。

   「但,沒有這個浩海。我們怕是不可能打得過武勇男他們!」洛水心失望地道。

   看着洛水心姐姐失望的小神色,黃志耀下了下決心道:「我去找他試試,怎麼說他也是我親哥哥!」

   這一刻黃志耀也是十分的感動。他和李曉誠認識也沒多久。李曉誠不但幫着自己和武勇男他們大戰,還為自己去拉人。他一下子就把李曉誠當親弟弟看了。

   李曉誠走後,楊美爾才道:「我以前也聽說過一點關於浩海的事。」

   「他的戰鬥力到底是怎麼樣?」方永清急着道。這時方永清的傷好得差不多了。他也是急着打敗武勇男他們。

   「這個不知道。我只是聽說甲區歪歪榜上有他!」楊美爾笑了。

   黃志耀他們還不知道甲區有一個歪歪榜。聽了楊美爾話也是十分的意外。看來楊美爾這樣冷艷高的妹子,有時也是很八卦的啊!

   楊美爾笑了笑,給大家講了講甲區歪歪榜的事。

   甲區歪歪榜上的第一就是陸劍剛的劍能不破得了泰天梁的「盾」。

   這個矛和盾的戰鬥,一直是讓甲區廣大弟子喜歡討論的。因為在甲區弟子中,陸劍剛的攻最高,泰天梁的防最高。

   有人說其實還是泰天梁最厲害。陸劍剛不可能一劍殺了他。泰天梁卻能防守反擊。還有人說,只不過是門內的較量罷了。真動生死,陸劍剛一個連擊就秒了泰天梁。哪裡有什麼防守反擊?

   這個就是甲區歪歪榜第一的討論話題。歪歪榜第五的,就是關於浩海的。有人說浩海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罡氣境九級高過張百靈。也有人說,浩海就打怪經驗好。他不過才是罡氣境初級而已。再說,真要是人對一的打起來。浩海還不夠一個小人物打的呢!

   「哈哈,真有意思!甲區歪歪榜上不是一些有意思的話題!」方永清笑了起來。

   其實楊美爾沒說,自從楊美爾和洛水心來到甲區以後,甲區歪歪榜上又出現了一個話題。這就是楊美爾和洛水心會不會起嫁給黃志耀。這個話題在甲區也是火得不行!

   不一會,李曉誠回來了。他帶了十多個人回來。這些多半都是從乙區剛剛升入甲區的。他們本能地選擇了和黃志耀在一起。成為了天奇會新生的力量。

   這些人中有一人,修為明顯高於其它人。這人就是浩海了。浩海看起來十分老成的樣子。他一頭銀色小發,個子也是不高,雙手還背在背後,如同一名老者一般。

   但面相卻還是清俊,只是神色寧靜如水,看不出一點殺氣來。

   「你們找我?」浩海笑了笑。

   黃志耀他們自來打鬧習慣了。突然面對這個樣一個師兄,還真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呃……!是的!浩海師兄!」黃志耀勉強地笑了笑。

   「說好了。這本沒什麼!」浩海安慰着黃志耀道。

   「我們想讓你加入我們,或是幫我們對付武勇男他們!」黃志耀終於鼓起了勇氣。

   「小孩子嗎?多無聊啊!」浩海笑了。

   黃志耀是不可能求人的,但他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黃志耀道:「兄弟還有點積分,也還有點寶物。你要是看得上,就當打怪了!」

   「嗯?把人當怪來打?我還是第一次想到呢!」浩海笑了。

   李曉誠一看有希望,就道:「浩海,怎麼說你也是我的親哥哥吧!我都加入天奇會了。你會看着我被打?你還是不是李海誠了?」

   聽到李曉誠激動得叫了自己的本名,浩海笑了笑。他又道:「不是叫你安心修習的嗎?和他們綁在一起生什麼事啊?」

   浩海這話雖是責備,卻是十分的溫和。

   「你幫還是不幫?快點說吧!」李曉誠馬上道。他還是了解自己的哥哥的,浩海是不會和自己生氣的。

   浩海低下頭來,像是想了一想。

   黃志耀又補充道:「成功了以後,我們可以一起和你去打一次怪!」

   「嗯?」浩海抬了抬頭。

   眼下朱浩海正有一處怪物點,怎麼也打不過。他也想找幾個幫手。但武勇男他們還是算了。那些人太多事了!一聽黃志耀的想法,他還是有一點動心。

   「打出的寶物都是你的!怎麼打也全聽你的!」黃志耀又加了一句。

   浩海想了想道:「好吧!我幫你們一次,你們幫我一次。其它的另算好了!」

   「好!」

   黃志耀馬上道。洛水心想說等等啊!所有積分寶物都給他了。他行不行啊!

   但黃志耀想得不多,又是少年,一衝動就本答應了。

   浩海卻看出了洛水心的意思。

   浩海笑了笑,一抬一道青光從天而下。接下來他手中一畫,一道雷幕就擊在了青石之上。

   黃志耀他們看到一道道青煙從地上升了起來。眾人再走近一看,大地被這一招切割出了一道極細的小縫。那縫隙足有數十丈深,也或是有百丈之深呢!

   「果然好強!」黃志耀心中道。

   「也許是你們的年少的激情帶動了我吧!」浩海笑了笑,回身走了!

  

   收了浩海之後,黃志耀這邊的實力也不是太強。因為人家浩海巨頭也是一夥的。這個浩海雖然露了一手,但他從來以打怪為主。誰曉得他真上場行還是不行?

   接下,黃志耀他們照常去上課。有事沒有事的,也去市場上轉一轉。不過,這些天以來,黃志耀已經不是一個人走來走去了。而是帶着一大群人。大家都覺得一群人在一起安全。

   如今天奇會在甲區也有三十來號人了。這些人包括邢義這樣的骨幹,也包括甲區原來的一些散兵。當然還人朋乙區剛剛升級到甲區來的人。

   以眼前的勢頭看,黃志耀他們還是很有可能成為甲區最強的。因為從乙新來的人,都會加入黃志耀這一夥。只要給黃志耀時間,他的天奇會就會成為甲區最強。但三巨頭會給黃志耀時間嗎?

   就在黃志耀他們一群人逛市場的時候,他收到了一個消息。一名兄弟讓人打了。對方是陸劍剛的人。

   這本來是一件平常無奇的小事。那兄弟自己去餐廳吃飯,就沒和黃志耀他們在一起。偏巧遇到了陸劍剛那邊的一個。陸劍剛那個邊的人欺負新人習慣了。結果兩個人就打了起來。

   這些事在甲區本來是太正常不過了。但如今卻不同了。因為黃志耀是一支新升起的力量。它不能怕,它需要證明自己!

   「怎麼辦?」方永清的眼中燃着火。方永清這人本來是個老實人。但他上次被張百靈他們給打得太慘了。他一直想報復他們。

   「我們力量還弱,不如等等!」楊美爾想了想道。

   黃志耀也有點忍不住了。這時那小哥們跑了過來。對方是火系修真者。這小哥被人家打的跟烤了似的。

   「天奇師兄!我……!」那小哥們想說點什麼。

   黃志耀腦子一熱。「走,帶我去找他們!」

   這個故意完全是一場意外。如果讓黃志耀想一想,他或許會說:「再等一等!我們還有機會!」

   但一看到那小哥們被打成那樣,他受不了。黃志耀直接來了一句:走,帶我去找他們!」

   「好!」那小哥們一聽就來勁了。他就等這句呢。

   黃志耀這一伙人都來了精神,風風火火地殺向了對方的地盤。

   等黃志耀他們趕到的時候,那邊也聚集了百十來號人。但陸劍剛卻不在。因為正常的習慣這點小事,不會出去大師兄級別的人物。對方沒想到黃志耀會親自帶隊來。

   「怎麼回事?」黃志耀上來說問。

   對方今天帶隊的是一個叫作裴火的人。裴火這人的修為也不是太低。他有着罡氣境的修為。也是陸劍剛那伙的一個悍將。他知道黃志耀也就是罡氣境初期。如果正常來說,他和黃志耀是一個級別,也不會怕黃志耀。但他知道黃志耀的戰績。因此,他還是十分小心的。

   「小師弟們鬧着玩呢?怎麼著?為這點事就來一架?」裴火一點也不示弱。

   「來就來!我怕你啊!」黃志耀當然是一點也不怕裴火他們。裴火他們雖然人多,但黃志耀還是敢打。

   「誰怕誰啊!這些天我們甲區三巨頭可是沒找你的事!你就為了這點事,把臉撕破了?」裴火揚着臉道。

   其實裴火心中還是怕黃志耀的。所以他上來就把甲區三巨頭給搬出來了。 他這是跟黃志耀說,如果今天打起來,他黃志耀不但得罪了陸劍剛這一夥,還得罪了其它兩個巨頭。

   「交人!」黃志耀冷笑道。

   這也算是最後通牒了。雖然是裴火這邊的人佔了便宜。但說什麼他後面站得也是甲區三巨頭之一的陸劍剛。他裴火說什麼也不會交人的。

   「交人?打了兩下又有什麼了不起?幾粒丹藥還不是打發你了?」裴火一面不屑地道。

   雖然面上裴火十分的了不起。但這也算是十分給黃志耀面子了。因為甲區三巨頭的人打了人,還會賠丹藥,也算是少見的事了。

   但黃志耀真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