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 - 第6章:談條件

陳二旺剛到家就瞧着李寡婦坐在炕上拿着張紙條傻笑,「娘,一張小紙條能讓您笑的這個高興?」
「你懂個啥,這東西可值錢嘞!」
李寡婦從顧家回去,就一直坐在那兒盯着這張顧小魚寫下的欠條,甚至都開始想到時候拿到錢了要怎麼花了。
就他們村裡,能有這麼二兩銀子,可是一家人一年的花銷了。
「娘,我覺得您恐怕要失望了。」
陳二旺瞟了一眼李寡婦手上的欠條。
「你給我說清楚,什麼失望?」
李寡婦立馬轉頭看着陳二旺。
「我剛從村頭回來的時候,聽說顧家人要把小魚送去尼姑庵子。」
聽陳二旺這麼一說,李寡婦當下就急了,從炕上跳了下來,「這可不行,她要是走了,我的銀子咋辦?」
還未等李寡婦去查驗事情的真假,第二天一大早,顧小魚就被顧老大給領上山去了。
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這山上的尼姑庵子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庵子和牙儈有合作,每隔一段時間,庵子就會賣走一批姑娘,對外聲稱去別的庵子學習了。
顧小魚要是真的被黑心庵子賣走了,她的銀子怕是就這麼打水漂了。
這麼一想,李寡婦趕緊掉頭去了平常人多的地方走一走。
……
來尼姑庵的這幾日,顧言溪倒是覺得比待在顧家好受多了,雖說打掃庭院累了些,但至少吃得飽穿得暖。
她在這兒倒是好了,只是她有些擔心那軟性子的劉氏。
算了算日子,李寡婦應當已經把事情辦得差不多了,顧家的人也快上山來接她了吧。
剛放下掃帚,準備休息一下,大門被人給推開了,入目的是一位婦人,背着個與她年紀相仿的男孩,迎上去一看,男孩嘴唇發紫,明顯是中毒了。
顧言溪趕緊給婦人帶路,聞聲出來的主持看着顧言溪問道:「靜塵發生了什麼事?」
靜塵是顧言溪來尼姑庵的時候,主持給她取的名字,意在沉心靜氣,勿念凡塵。
顧言溪側過身,示意主持看一眼,主持見男孩昏迷,趕緊讓她帶去了空房。
從婦人和男孩的穿着來看,衣服材質算是上乘,做工精緻,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況且看男孩中毒的癥狀來看,也不是普通的毒,就他們這窮鄉僻壤的地方,誰能認識這種毒,更是驗證了眼前的人並非如此簡單。
將男孩放在床上後,主持趕緊給男孩看了看,搖搖頭道:「貧尼也沒有辦法。」
婦人趕緊拿出足足一百兩的銀票遞給主持,「要多少錢都可以,只要能治好他。」
主持活了這麼大歲數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錢,自然是心動了,只是瞧這不普通的兩人突然出現在她們這荒山之中的庵子里,着實令人感到害怕。
即便是有再多的錢,她也不敢收啊。
「貧尼的廟小,怕是沒有人能有辦法,還是請施主另謀高就吧。」
說完後,主持轉頭看向顧言溪,「靜塵你留下來看能否幫上什麼忙,明日一早將人送走!」
說完後,主持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迅速邁出了房間。
顧言溪按主持的話,乖乖的站在一旁,忽然臉邊刮來一陣風,回過神來後,面前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