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 - 第7章: 娶我

剩下獨臂男子有些無奈的瞪了一眼顧言溪,冷哼了一聲跟着也消失在房間里了。
————
顧言溪手抬起細針,神情淡然,將一根細針在她輕柔的力度下,分別插ru人中,耳垂下方的下一寸位置,而後拿出防身用的匕首,在火上烤了會,徹底做了個最基本的消毒。
她低頭望向有着精緻面容的男孩,他印堂依然發黑,也知這毒過於集中,不好清除。
看來,只能是放血,吸毒了。
她沒有半點猶豫,抬起男孩那沒有做過粗活的手腕,輕輕一划。
又黑又紫的鮮血,從傷口涌了出來,迅速染紅床榻,這躺在床榻上,身子消瘦的男孩,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她收回明朗神情,拿出簡單的香包,輕輕地扇着,用香料治療的辦法開始着手,就這還是從現代所學過來的。
當時教她的老師曾說,人和狗的鼻子很是相似的,極為敏感,有時候一些氣味,能通過空氣轉播,進入鼻腔,從而得到緩解毒素擴散。
將香包放置在床邊後,她拿出了能解百毒的丹藥來,這是她歷經七七四十九天,瞞着顧家人煉製而成的丹藥,竟沒有想到,今日會用在這男孩的身上。
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身為醫者,個人利益是小,救死扶傷為大!
她將丹藥放在小男孩的嘴巴前,動作輕柔,將丹藥送入口內,這才開始,看向已放出毒血完的手腕,開始蹲下身,拿起細針縫製着。
「你是誰?
我怎麼在這?」
一道稚嫩,有些尖細的男聲,帶着警惕,飄入她那雪白的耳邊。
顧言溪根本沒有抬眼,反而是繼續手中的動作:「我只是來救你的人,至於你怎麼在這,這得問帶着你過來的人。」
針線穿過皮肉,小心翼翼縫製的她,沒有過多搭理對方。
男孩聞言,不悅地蹙緊眉頭,盯着顧言溪那一張有些醜陋的臉看,只是眼神並未放下警惕。
這是一道炙熱的,宛如夏日艷陽般的眼神,就連在最後縫製好皮肉的顧小魚,都覺得有些不太舒服,抬眼,對上那一雙如黑夜般,深邃的眼,微微愣住,男孩比她想像更好看。
但也只是很快一眼掃過去,她將東西收拾好之後,便站起來,走到木門,打開。
「咔吱咔吱!」
外面的人在聽見木門打開,便自覺地看了過來。
蒙面人最先迎過來:「怎麼樣了?」
低沉的言語,帶着慌張之意。
獨臂男子冷哼着,瞧不起這個女娃娃:「大哥,就憑着她能治好公子嗎?
別想了。」
蒙面人抬起無掌紋的手,示意獨臂男子莫要多言。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在等對方的回答。
顧小魚將眾人緊張的眼神,一一看在內:「治好了,只是,最近你家公子不得隨意碰水,防止感染到傷口,還記得飲食清淡,不能吃油炸,酸辣,這些對胃部刺激的食材。」
她盡量聲音穩重很多,也讓眾人有一定信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