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重生醫女:夫君來定親] - 第9章: 壞心的主持(2)

心。
顧言溪應了一聲:「哎,主持找我?」
她便走了進去,卻看見這中毒的男子正和主持坐在的石桌,這的桌子上還放置着櫻花美酒,這紅色的蓋頭,也被拿到一旁,這熟悉的味道……這分明是……
她剛剛研製出來的美酒啊,怎麼還被拿出來了,她可是打算拿出來賣的,便有些生氣。
男子淡然自如,將顧言溪憤怒的眼神看在眼內,喝完這有點粗劣的櫻花美酒:「不好喝。」
男子這般地說著,倒也是讓顧言溪越發生氣,將美酒搶了過來:「不好喝,那你就別喝。」
一直以為,顧言溪這個孩子過於沉默的主持,在看見着,她表現出來的小孩子氣,這也是讓主持差點笑出聲來:「阿溪,你們明日就要離開,貧尼就將你之前在櫻花林種下的櫻花酒拿出來,招待各位。」
原來拿出美酒的人,不是男子,而是主持,這也是讓顧小魚有些尷尬,可看向主持的眼神內,還是帶着輕柔之意:「主持,顧家離這裡近,以後我有時間,就過來看看你,不必拿出美酒出來的。」
更何況,這些美酒都是顧小魚專門製作,就是能給主持一些香火錢,也好報答主持對她的好。
主持搖頭,一雙的清澈如水般的眼,正看向顧小魚:「阿溪,我知道,你都是為了這寺廟好,但若真的維持不下去,那就關了,沒事的,還可以去別的地方。」
顧言溪聽完,心跟着捏緊,最近這段時間,這主持真對她很好,她想要回報什麼,可現在什麼能力都沒有,在得知這個寺廟快要維持不下去,越發難受:「沒事的。」
男子越聽越迷糊:「你們在說什麼?」
主持只是笑了笑,沒有解釋。
顧言溪也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故而將此事當做沒有發生過一般,也知,主持的心是好的,罷了,對方也算是幫了她一個忙,倒一杯櫻花酒,那又如何?
她將酒倒入白瓷內,隨之放在案前,而後看着坐在對面的男子:「主持是出家之人,酒肉都不能碰,今日這一杯酒就由我來好了。」
說完,一口氣喝完,將白瓷底翻開,露出這白底來。
可喝得太猛,這辛辣的酒味,還是刺激着她的喉嚨,讓她覺得有些不舒服,身子跟着一晃。
主持連忙扶着顧言溪,關心道:「沒事吧?」
顧言溪笑着搖頭,很是豪邁伸出手來:「來,來,再來一杯。」
這分明是醉了,男子很少看見一個女兒家家的,這般地要強做什麼,無奈地嘆氣,看了一眼嬤嬤。
嬤嬤心有領會,走到主持和顧言溪的身側,將顧小魚扶起來:「主持,這事交給老奴就好。」
主持有些擔心顧言溪的情況,想要跟上,但還是被東春攔住,便不悅地看向男子:「施主,你這是在做什麼?」
男子卻從衣袖內,取出最近這段時間,主持因裝自個兒可憐,而從顧言溪那邊拿走不少錢財的證據,打在案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