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女嫁邪王》[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 第九章:自不能見了血

  她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畢竟也是我的父親與姨娘,又是在我大婚之日,自不能見了血,便放了他們吧。」

  這一刻,她高高在上。

  這一刻,屋子裡已經清醒過來的白雁冰與華玉林,看着大紅蓋頭下的那個女人,在這一刻竟不一樣了。

  他們說不出來的不一樣感覺,甚至是不願承認的高高在上。

  喜樂震天,白清瓏被喜綢拉着走了出去,這一刻,她甚至沒有回頭看上一眼這屋子裡的人。

  狼狽的一切被她拋在了腦後。」

  「那個賤人,我要殺了她……」白雁冰看着已經空蕩蕩的門扉,爆發出一陣大吼。

  今日,她的名聲,她的面子,她的里子已經毀於一旦。

  這一夜多少人看到了她的身體,這一夜,多少人看到了她與鈴蘭在與華玉林苟合。

  等到眾人都清醒的時候,她抓緊了地上的衣衫,覆在了自己的手上。

  白浮更是一甩袖子,關上了門。

  「啪」的一聲,裏面傳來了巴掌的聲音。

  「白雁冰,你在做什麼?」
華玉林又豈是那麼輕易就挨打的人,他看着白雁冰的眼光顯然生出了些許不善。

  「華玉林,這都是你乾的好事。」
白雁冰已經站了起來,她抬起了手,顯然是要再來一次。

  但華玉林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今日的事兒不對勁兒,白清瓏那個女人已經逐漸脫離了我們的掌控?」

  「哼,白清瓏,她能翻出什麼浪花來,厲王府是地獄還是天堂,你我比誰都清楚!」
白雁冰的手握成了拳頭,她深深看着華玉林,「何時娶我?」

  華玉林一怔,這個女人的身體被那麼多人看到過,如今坊間流言蜚語只怕更甚,若是娶了她……

  他有些猶豫,但白雁冰斷不會給他猶豫的機會,「華玉林,你可莫忘了你答應了我父親。」

  華玉林抬起了頭,「自然,冰兒,我對你海誓山盟,情深似海,你別想太多。」
他微微安撫了一聲。

  而此時的白清瓏隨着喜嬌顛簸已經到了王府。

  「新郎請踢轎門。」
有喜婆子顫顫巍巍的喊道。

  白清瓏眸光微閃,想不到這個男人竟當真按着禮儀來迎娶她。

  有踢轎門的聲音響起。

  「請新娘下轎。」
喜婆子的聲音好像更軟了一些。

  白清瓏翻了個白眼。

  有人撩開了轎簾,她緩緩被攙扶下了馬車。

  「請新娘跨火盆。」

  白清瓏一一而行,待到入了府,卻無三跪九叩就被送入了洞房。

  她心中有些許異樣,卻未做表露,安然入了洞房。

  天色已經很晚,這座府邸里竟有些森寒。

  掛在門前的大紅燈籠光影閃爍間竟緩緩熄滅了去。

  天,變了!

  雷電閃爍而來,在門外辟出光影,白清瓏隨手揭開了頭上的紅紗,看了一眼桌上的冷時,悠悠的站起了身,「卻是有些餓了!」

  她朝着四周逡巡,看不到任何人影,這座屋子一下子竟空蕩的有些可怕。

  雷鳴聲依舊在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