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女嫁邪王》[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 第四章:婚書是個擺設

  白清瓏聽在耳里,笑在心裏。

  當年白雁冰進府成為姨娘的時候,他似乎也是這麼說的,愛屋及烏……

  何其諷刺。

  「清瓏,婚書不過就是個擺設,你我是一定要娶進門的!」
他宣示一般。

  若是從前的自己,定已感激涕零,將一顆心捧出了。

  「可是……定國侯府的外家小姐是不會做妾的。」
白清瓏就站在那廊柱邊上,扶着它,眼光深沉而凝重。
「若是外祖知道我如此作踐自己,你如此怠慢與我,只怕你的仕途會到此為止……」她欲言又止,眼光淡淡。

  華玉林覺得眼前這個女人似乎有哪兒不對勁兒了,以前的她不過是一根筋兒的軟弱性子,唯有一個願望就是嫁給自己,如今竟知道為自己爭取位分了?

  他斜眼看過去,白清瓏眸間陰雲籠罩,依舊是那副愁眉不展的模樣,這樣的人兒看着哪兒有半點可心,進了府整日看着愁雲的臉,他怕不是得厭棄的很,只是,為了仕途,為了那個人的籌謀與承諾……

  華玉林看了一眼白雁冰,白雁冰冷着眼,卻還是點了點頭。

  他這才開口,「放心,若是進府,自然你是主母。」

  「玉林……」白清瓏深情一喚,那愁眉好似突然展開了些,華玉林不由就是一怔。

  其實白清瓏這張臉長得極美,說是傾國傾城也不為過,但總是愁眉不展,看着就讓人不想接觸,生怕沾了霉運。

  這才讓白雁冰愣生生的壓了一籌。

  可剛才的一個恍然……

  華玉林搖了搖頭,卻見白清瓏依舊是那一副慘淡怯懦模樣。

  「姐姐,這下你可放心了?」
白雁冰的言語竟依舊溫柔。

  白清瓏點了點頭,「委屈妹妹了。」

  「父親與母親可在裏面久等了,這再不進去,怕是以為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兒呢!」
白雁冰壓根不接話茬,轉身就走。

  華玉林緊隨其後,此時此刻,竟無一人記得,白清瓏扭傷了腳。

  當二人的背影消失,鈴蘭才走了過來,「小姐,奴婢扶您進去。」

  白清瓏心底冷笑,「我這腳疼得厲害,怕是吃不了這晚膳了,鈴蘭,你且進去給老爺與夫人告罪,你來送我回去!」
她隨手指了一個下人。

  那下人可是將剛剛這三人之間的詭異氣氛看了個全過程,此時面對這位大小姐的時候,心底莫名生出了些別的心思。

  鈴蘭進了大堂,將白清瓏的話說了一番,當即就感受到了桌子上的人面色都變了。

  「老爺,這清瓏可是生了怨氣?」
白夫人微微轉過頭。

  白浮哼了一聲,「不過是個小丫頭,還敢生了怨?
怕是又被侯爺家的人教唆了,竟還想着讓冰兒去做妾,我與你的女兒,千嬌百寵的長大,就算是進玉林的府,也必然是個平妻。」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對白清瓏竟生了意見。

  白浮轉過了頭,看向華玉林,「玉林,你知道我的心思,也知道我們要做的是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