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女嫁邪王》[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 第五章:這驚喜很是喜歡

  黑夜裡,燭火微暗,恰聽這道清斂嗓音,不由就是一怔。

  他猛地抬頭就往聲音來源地看去,「你……」

  「玉林哥哥,姐姐是怎麼了?
什麼女兒家的名譽?」
再次被拔高的聲音,令得眾人眼光都聚集在了這間院子里。

  衝進來的人也越來越多,可是,他們一眼看過去,白清瓏端端正正,而這兩個哭泣的人,卻好像瘋子一樣。

  白清瓏嘴角揚起笑容來,「我很好啊,只是有隻老鼠在牆角,我砸了個被子過去罷了,就不知你二位怎來的這般快?
難道就攜手在我屋子外面?」

  白雁冰與華玉林對視一眼,「我二人剛想來看看你的腳如何了,恰聽到了這杯碎的聲音,這可擔心壞了!」

  「我的腳沒事兒了,有勞妹妹與玉林哥關心了,夜深了,都回去睡吧。」
白清瓏作出有些生氣的模樣,那面容添了幾分不滿。

  華玉林與白雁冰眼裡都有疑惑,四處張望之下也未覺何處有異樣,「那你且好好休息,下月侯爺壽辰,我再來尋你一道去懇請侯爺首肯。」

  華玉林走到了白清瓏的眼前,放下了一瓶膏藥,說罷便看了一眼白雁冰,二人轉身一道離開了去。

  白清瓏看着那一瓶葯,又看向了鈴蘭,終是揮了揮手,「下去吧,我要睡了。」

  鈴蘭深深望了一眼白清瓏,欲言又止,卻還是退了出去。

  待她們走了有一盞茶的時間,白清瓏未在等到厲王,她抬腳便悄無聲息的翻了窗戶,縱身而去。

  她會武,尤其是輕功,她的外祖父征戰沙場一生,如何允許自己的外家孫女只是一副柔弱的小女子,前世屢屢暗中來人逼迫練功學武,她心中怨恨,再有了白夫人一家的挑唆,那層怨恨才越積越深。

  後來,她才知曉,武功,才是最真切的自保手段,只可惜……當華玉林知道了一切之後,卻是懼她,畏她,竟殘忍的廢去了她的武功,更讓她的親人死於非命……

  她猝然站起,夜已深沉。

  白清瓏身影矯健,竄出了屋子,恰停在了一處清冷的假山之後。

  那裡停留了兩個人,便是走出去沒多久的華玉林與白雁冰。

  「這是怎麼回事?
你安排的人呢?」

  「我怎麼知道,人都是你找來的。」
白雁冰臉色同樣不太好看。

  「可惜了,若是那些人玷污了她,我再做出一副憐惜不嫌的模樣,她必然會更死心塌地。」
華玉林見白雁冰不高興了,便將人籠在了懷裡,輕哄道。

  「你那批人絕對靠譜么?」
白雁冰臉色稍霽。

  華玉林點了點頭,「自然可信,別是他們走錯了屋子,去與夫人說一聲,此事可萬不能張揚,着人找上一找。」

  白清瓏也不去聽剩下的話,轉身就走。

  路走一半,卻突然停下,往空氣之中掃了一眼。

  突有一顆石子落在白清瓏的正前方,她微微揚起唇角,不疑有他,順着這石子指引的方向而去,竟來到了這白府的一片小竹林里,哪裡橫七豎八的躺着兩個男人,裸.體橫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