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女嫁邪王》[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 第八章:這家規真是有趣

  一聲聲粗重的喘息聲在白清瓏身後大敞着的屋子裡傳來。

  白清瓏身披紅蓋頭,對身後的一切恍若未聞。

  「你的建議本王准了。」
厲王看了一眼木隱,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白浮與白夫人此刻心神劇顫,他們的目光帶着不可思議的看向那門扉後面的淫.亂,交纏媾.和的白花花的肉.體,泛濫這**的氣息,飄蕩在這片空地之中,「王爺饒命,饒命……這一定是有人下的毒手,我們白家家規森嚴……」

  「家規森嚴?」
木隱嗤笑一聲,那諷刺意味尤其深重。

  「白家的家規本王沒有興趣,再者,未傷了本王王妃,你這二女兒與那男人又有婚書,在哪裡媾.和也不會有誰多說的,只是你這女婿興趣倒是廣泛,竟二女共一夫,着實有趣,有趣啊……」

  厲王說罷這一句,卻是拉過白清瓏身上已經被塞過去的綢緞就走。

  白清瓏此時此刻,一句話都沒有說,隨着厲王就往外走去。

  才走出幾步,屋子裡突然傳來一聲驚叫,「啊……」

  白雁冰,醒了。

  她看着赤身裸.體的自己與華玉林滾在一起,又看着在華玉林身上的鈴蘭,大驚失色,竟是一巴掌就扇了過去,「該死的賤奴,誰給你的膽子勾.引華玉林。」

  「成何體統。」
厲王遠遠道一句,他與白清瓏已經快要走出院落。

  白雁冰有些僵硬的轉過頭來,夜色迷濛,她紅腫的雙眼看不清院落里的景象,卻捕捉到了正朝着她奔來的白浮。

  「爹爹,爹爹,快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女兒的名譽不能毀,不可以……」她這時眼裡竟是陰狠。

  「真是笑話,白浮,你們家的家規還真是有趣。」
木隱落在最後面,還不忘繼續諷刺。

  娃娃臉的男人卻是突來一聲斷喝,「放肆,我厲王府的人也是你想殺就殺的,白大人,一個小小的從三品官員,竟如此枉法。」

  他一劍凌空而來,恰恰立在了白雁冰的身側,嚇得她當時就是一個瑟縮。

  華玉林已昏睡了過去,鈴蘭一直在哭。

  白浮也終於是走到了白雁冰的身邊,看着這荒唐的一幕,白浮狠了狠心,一抬手就朝着白雁冰打了下去,「我真是平日里太縱容你了,竟如此胡來。」

  白雁冰霎時就被打蒙了。

  她獃獃望着眼前的父親,心中的委屈一涌而出,「爹爹,定然是她設計的,一定是她設計的,女兒在自己的院子里好好的,為何會在白清瓏的院子里,又發生了這般事宜……」

  厲王的腳已經跨出了院落的門檻。

  白夫人此時不知道哪兒來的毅力,突然就攔在了厲王身後牽着喜綢的白清瓏跟前。

  「白清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他們會在你的院子里行事,為什麼你安然無恙,為何你不求助院中僕人?」
一系列的質問自白夫人的口中而出。

  白清瓏紅蓋頭下的臉上微微浮現出漠然的笑容,「白夫人,你說我為什麼不求助呢?」

  她輕輕巧巧

猜你喜歡